现代派小说的中国式叙事

2018-02-12 16:38 来源:宁波日报 
2018-02-12 16:38:15来源:宁波日报作者:责任编辑:李姝昱

  作者:车厘子

  久闻雷默老师大名,但真正识荆却是上个月。4月9日,我去参加同心文艺之家举办的主题为“文学,我们这个时代的爱与怕”雷默新书分享会,得见作者本尊,听他分享自己的文学创作经历,并收获他的新作——中短篇小说集《追火车的人》,请他在扉页题签。

  新书装帧精良,封面夺人眼球,封底则是程永新、施战军、马原、谢有顺等四位文坛名家对雷默小说的评语,颇多溢美之词。腰封上的几句话尤为“吓人”:先锋残云飘散之际,硬汉小说挟电来袭。霹雳手“断”,赤子心肠,只为血缘——以雷默兄鲁提辖也似的身板,称之为“硬汉”,倒也毫不夸张。书不算厚,只收录了作者的10个中短篇小说,书名即以其中唯一的中篇小说《追火车的人》命名,想来该篇就是本书的扛鼎之作。

  折页上介绍,雷默已在《收获》《十月》《花城》等纯文学大刊上发表小说60多万字。据我所知,雷默并非科班作家,他大学专业是化学,与文学相去甚远,正式从事写作的时间也不长,且以创作中短篇小说为主,能在短短几年内达到此等规模,真是才华横溢!

  讲实话,当代小说我看得极少,雷默小说更是头一次看,好在篇幅短,这一看,就看进去了。整本集子认认真真地看完,10篇佳作皆有可观,不过以个人口味来说,印象最深刻的是《追火车的人》《傻子和玻璃瓶》《告密》三篇。《追火车的人》显然更出类拔萃,小说即将被改编成电影,也说明了实力。说到电影,我总不免把《追火车的人》同赵本山主演的电影《落叶归根》联想到一块儿去,二者讲述的都是一个看似荒诞不经的故事——“千里送尸体”。小说中主人公程啸的父亲被运煤的火车意外撞死,尸体入殓时却发现少了左手,孝子程啸不顾众人反对,执意千里迢迢追赶火车到山西,要把父亲的残肢找回来,居然还真的找到了。于是他千方百计一路携带断手回家,眼看着就要到家,结果一个疏忽,断手让野狗给吃了。最后程啸毅然砍下自己的手,烧了“捎”给父亲作为替代。而电影中赵本山演的“老赵”是个农民工,工友刘全有意外死在工地,为了不负好友生前之托,他决定收了全尸回乡安葬。这一路背尸跋山涉水、费尽千辛万苦,最终还是没能保住尸体,只得就地火化,把骨灰送回亡友老家。

  《傻子和玻璃瓶》的结局则使我想起了《廊桥遗梦》。山村“童养媳”兰梅偶遇外来的年轻旅行家余军,芳心暗许,本想随他远走高飞,终究不忍心抛下共同生活多年的养父母及傻哥哥而最终选择留下,这与《廊桥遗梦》中乡村主妇弗朗西斯卡邂逅远来的摄影家罗伯特·金凯并产生“婚外情”后,最终为了维系现有家庭而与男主角痛苦分手的情节,有异曲同工之妙。

  而最后一篇《告密》中,国光的爸爸磨刀霍霍,扬言要杀邱老师,“我”和其他人听说后觉得很恐怖,可谁也没有及时去通知邱老师防备,结果一直蒙在鼓里的邱老师真的被国光爸爸一刀刺死了——读到这一桥段时,我第一反应就是想到加西亚·马尔克斯的代表作《一桩事先张扬的凶杀案》。事实上,早在20世纪90年代初,李少红导演就将这部拉美经典小说改编成了中国乡村题材的电影《血色清晨》,同样发人深省。

  通观这部小说集,魔幻现实主义色彩浓厚,从中不难看出作者文学素养积累的源头在哪儿。但根植于欧美的现代派小说的元素并不适宜直接搬用到中国小说里,而雷默的小说,在这方面明显做了成功的“移植”。诚如大名鼎鼎的先锋派小说家马原评价:“雷默的小说具备了西学背景下的中国叙事的特质,是现代派小说与中国土壤的一次文学结亲,我相信他能走得更远。”

  在这10篇小说中,多次出现了地名“三七市”,有一篇甚至专门以此冠名,这当然只是个虚构的地方,尽管我们知道现实中余姚有个三七市镇,大约因为作者曾在那工作生活多年,所以情有独钟吧。我们不妨做个大胆的期许,说不定有朝一日,雷默笔下的“三七市”也会同莫言小说里那个亦真亦幻的“高密东北乡”一样出名。(车厘子)

[责任编辑:李姝昱]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