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表达了“虚弱的坚强”

2018-02-12 16:27 来源:宁波日报 
2018-02-12 16:27:59来源:宁波日报作者:责任编辑:李姝昱

  作者:罗鹏飞

  评判一部散文集,读者不会满足于其知识的丰富、文献的广博、语言的华丽、情感的充塞,更为看重的是其思想的分量、题旨的深厚。李修文从个人遇见中提炼出文学创作的元素,深挖人性之美。《山河袈裟》的独到之处在于作者把所有技巧都消解在诗意流畅的语言和不动声色的叙述中,使作品呈现出一种平和自然的状态,但同时又深刻而细腻地捕获了历史截面中底层人的精神气质与身心关系。

  书中每篇故事总给我猝不及防的震撼与感动。书中的人物,社会地位卑微却心灵高贵,狂暴的情感表达中深藏着温柔,真实故事中随处出现一波三折的传奇,在孤绝处、荒塞处、穷愁困厄处,见大悲喜和大庄重。每一篇单独的文章,就有独特的气场,上手了就想一口气读完。读毕,我的思绪会不经意间重返作者笔下的场景中去。李修文笔下的“他们”,其实也是包括李修文在内的“我们”,“他们”的许多遭遇,“我们”同样经历过。李修文告诉读者,这个世界上还存在“虚弱的坚强”,“虚弱”,既有社会制度设计层面上的原因,又有家庭及个人的自身因素。

  《山河袈裟》20万字,33篇正文。这部散文集从题材上很难归类,记人、叙事、写景、怀旧、哲理、思古、议论,应有尽有。《义结金兰记》中,讲述了一只猴子和它的恩人结为兄弟,猴子知恩图报的奇迹超出了常人的想象力;《紫灯记》中,记述了李修文在日本遇见同胞,可谓“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异国偶相识”;《临终记》中,作者给姑妈扫墓,写道,“在过去的光阴里,人人都知道她心里藏着苦,不止一点一点,而是一片一片乃至一座一座的苦。”因为坟墓里的女人5岁丧父、9岁丧母,年岁稍长,早早婚配,生下大堆女儿,苦苦度日;《一个母亲》中,为了给疯儿子治病,母亲10多年来变卖了家里一切能变卖的东西。为了防止儿子意外伤人,母亲经常亲手把儿子绑缚起来。为了筹款,母亲与会拉二胡的陌生瞎子搭档到城里乞讨。最终疯儿子没苏醒过来,母亲却在意外事件中丧生了……作者写凡人凡事,充满着对小人物、小事件细致入微地体察,对个体生活的彻底打量。陀思妥耶夫斯基说过,“只有通过痛苦,我们才能学会热爱生活。”“他们”对人生磨难和痛苦的理解,总超越常人。“他们”有面对现实的勇气和拯救自我的力量。那种粗粝的质感,那种不可重复的生命体验,那种在城府深沉的世态中不免显得天真甚或幼稚的念头,却让我感到触电般的震惊。李修文写的是健康的人性,人与人之间谦和互爱,人与物之间亲切共适,人与环境之间和谐相依。作品人物鲜活饱满,叙事简洁流畅,字里行间洋溢着一种淳朴的情感和动人的情怀。

  文学的本质,就是提供一种陌生化的经验。《山河袈裟》一次次清除我内心的垃圾,让因世故而冷却的心重新温热,让因麻木而坚硬的心重新柔软。李修文是一位有社会责任感的作家,他的文字既是为自己写真,也是为时代立传。这样的文字,有温度有筋骨,有说服力也有感染力。(罗鹏飞)

[责任编辑:李姝昱]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