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一代一双人

2018-02-12 17:21 来源:宁波日报 
2018-02-12 17:21:47来源:宁波日报作者:责任编辑:李姝昱

  作者:姜岫玉

  “要是我们两人一同在雨声里做梦,那境界是如何不同,或者一同在雨声里失眠,那也是何等有味。”这是朱生豪与宋清如合葬的墓志铭,也是他写给她无数情书中的一句话。朱生豪,是因翻译莎士比亚作品达到了极高的艺术水准而为世人所知的才子。而宋清如,是朱生豪的夫人,他毕生钟爱的女子,在朱生豪那一封封缱绻缠绵的情书中,仿佛还能看到她明媚温婉、眼神坚毅的样子。《一生花落随:朱生豪与宋清如》由朱生豪与宋清如情书中动人的字句串联而成,再现了那一段令人唏嘘的爱情往事。

  朱生豪与宋清如是典型的才子佳人。朱生豪在之江大学主攻中国文学,辅修英文,他不仅写得一手好诗文,还精通英文。宋清如出身于一个地主家庭,看似娴雅沉静,却是思想独立的新女性,为了追求知识和自由,她用嫁妆换来了进入大学读书的机会,并退掉了家乡定下的亲事。朱生豪对宋清如一见倾心,用一封一封情书一点点绵绵密密地诉说自己的欢喜、忧愁、细腻、怨怼、真挚。1942年,两人终于举行了婚礼。他们既是心灵相通的才子佳人,也是苦乐相伴的柴米夫妻。可是,世事无常,情深不寿,婚后仅仅两年,朱生豪就因积劳成疾去世,留给宋清如的,是未完成的莎士比亚译著,和13个月大的儿子。从此以后,宋清如独自抚养幼子,完成丈夫翻译莎剧的遗愿。他,早已经成为她心头不可逆转的思念与牵绊。

  朱生豪和宋清如相遇于1932年的之江大学,那是令我们无限遐想的民国年代,徐志摩与林徽因、沈从文与张兆和、钱钟书与杨绛,这些令现在的我们或唏嘘或遥想的爱情故事,都发生在民国时代。我们向往那个时代的爱情,或许向往的是这种情书中字字真切、情意绵长的感觉。在这样一个不写信的年代,微信短信过于发达,时间空间太过逼仄,连带爱情也变得粗暴、直接,充满了需要快速满足的欲望和功利。

  然而打开《一生花落随》,一字一句慢慢读下去,你也许能体会到民国时代那种细腻绵长、慢而有味的爱情。“恍惚中,他把落花掬在手心,对着它们轻轻呵气,想要温暖它们一身的寒凉,只是,那时那刻,他竟然分不出眼前这一种空灵的绝美,究竟源自他掌心的落梅,还是源自他柔美的爱妻。凝眸处,花瓣被雨一片片打落,他茫然若失,只好一瓣一瓣将它们掬起,每掬起一瓣,就在纸上写下一段想念她的话。”作者吴俣阳用细腻善感的心灵,揣摩朱生豪在情书中字里行间的情感轨迹,文笔疏淡明秀,和朱生豪平淡却深情的文字十分相衬。

  朱生豪与宋清如相识于之江大学诗词社,二人亦常常诗词唱和,宋清如的新诗,更是曾被施蛰存大加赞赏,赞为新诗中的精品。叙述他们二人的爱情故事,自然也要点染出几分诗意。“可知,在他的梦里,他总是拨开弥散在窗前的烟雨,望着门前的潺潺流水,一边紧紧攥着她的手,一边和她说着知心的暖语,而那时他们已是成婚多年的夫妻?可知,在他的梦里,他始终守在时光的渡口,把一叶无人摆渡的孤舟在如雪的阳光下转换成只属于他们两个人诗情画意的采莲船?”这对民国才子佳人的故事,没有跌宕起伏的传奇经历,动人的,恰是这种相知相惜、寻常日子中流露出的诗意。

  一生一代一双人,争教两处销魂?斯人已逝,那些旧日的故事,那墨字素笺上泛黄的情话,在作者温柔的笔下流泻而出,或许能温暖你那颗日渐疲惫困乏的心。(姜岫玉)

[责任编辑:李姝昱]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