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翻书的快乐

2018-02-13 10:32 来源:深圳特区报 
2018-02-13 10:32:47来源:深圳特区报作者:责任编辑:崔益明

  作者:慧远

  读书人大抵都会有一些相似的爱好,比如,他们不仅自己喜欢读书,同时也关注别的读书人如何读书,读什么书。这颇有一点同声相应、同气相求的意思,有相同的喜好,自然会产生惺惺相惜的感觉;喜好不同,也同样能够从对方身上吸取一些有益的东西。我平时就喜欢读一些读书类的文字,读这类文字如同与一位读书人面对面交流读书经验,从中既可以看出这位读书人的性情和爱好,又能够开阔自己的阅读视野,有见微知类、闻一知十之妙。李瑾的新作《纸别裁》正是这样一部小书,书中收录的文字篇幅短小,言简意赅,说是读书笔记,更像是写在书边上的眉批文字——因为“兴之所至,随便摘录”,所以“读得随心,记得率性”,颇得闲时乱翻书的乐趣,也正合我的阅读口味。

乱翻书的快乐
  书名:纸别裁 作者:李瑾 出版社:山东画报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7年9月

  《纸别裁》中涉及的书籍以文史类居多,其中既有中国古代文史典籍如《尚书》、《春秋》、《诗经》、《论语》……也有西方现代政治史、思想史与文化史的各类著作,如萨义德的《知识分子论》、马克·里拉的《当知识分子遇到政治》、恩斯特·卡西尔的《人论》……另外,还包括一些中国现、当代作家的文学作品和文史小品,如阿城的《遍地风流》、苏童的《生命册》、木心的《文学回忆录》等等——表面看去,这固然是一个相当杂乱的书单,内里却也不乏一条明晰的线索,那就是以所读的书籍为引子,糅合进自己的所思所想,稍加点评,然后引申开来,却又点到为止,并不纠缠于细枝末节。对于读书,李瑾认为读书既不崇高,也不卑微,不过是一种生活情趣,一种生活方式,或者也可以说是一种自以为是的快乐和远方。对于读书方式,李瑾声言“只是玩玩而已”,喜欢的,就多读几遍,不喜欢的,就扔在一边,“乐在其中矣”。所以,李瑾向以《五柳先生传》“好读书,不求甚解”铭己,而每有会意,也总会随手记下,且不管有用无用,其实就是想和书说说心里话。

  李瑾对中国古代文史典籍的点评可谓深入浅出、切中肯綮,既带有浓厚的私人气息,也极具启发性。李瑾对西方现代思想文化论著的评论也是同样,总能抓住要害,稍加点拨,即可见出其中真义。阅读弗兰克·富里迪的《知识分子都到哪里去了》,李瑾将重点放在作者对知识分子的定义上,借以阐发了他的知识分子的本质并不在于他们从事什么职业,而在于他们的行为方式与价值选择的论断。除了这类学术著作之外,李瑾对一些文学、艺术类的书籍也有自己独到的见解,他评价金宇澄的《繁花》是在市井与庸常中展示生活,是打开,而不是营造和挖掘“意义”。

  李瑾有一句非典型性名言:读书,是自己唯一能做得了主的事儿。在《纸别裁》的前言中,他又进一步解释道,读书是一门灵魂沉寂的学问,既无关功利,也不必跟风。对于他本人来说,读书不过是他借纸遁去的一种手段——读不读是自由的,读什么是自由的,怎么读是自由的,觉得快乐就是自由,就是目的,就是超越,至于其他,又何足挂怀?李瑾喜欢读诗歌,说诗歌内蕴的风流总会让他感到其乐融融;李瑾喜欢读日记,言读日记如同偷窥作者的床笫之事;李瑾喜欢读古龙的小说,称古龙的小说于他乃是一种必不可缺的按摩性读物……正是如此随心所欲地乱翻书,既让李瑾始终保持着思想的自由,体验到一种人生的惬意,也让他真正感受到读书的快乐。(慧远)

[责任编辑:崔益明]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