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水记》:远不止是游记 _书虫 _光明网


《建水记》:远不止是游记

2018-02-13 10:49 来源:深圳特区报 于坚
2018-02-13 10:49:12来源:深圳特区报作者:于坚责任编辑:崔益明

  作者:傅适野

  于坚的散文自成一派。从2009年的《众神之河》开始,几乎每隔两年,于坚便会为读者呈上一本新鲜出炉的散文集。一般围绕一些自然景观,比如大河的起源;一些路线,比如沿着三峡一路行走;一个国家,比如印度;一座城市,比如昆明。对于这些或自然或人文的景观,于坚绝不满足于走马观花式的游赏,而是结合史料、档案、文学作品以及对于当地人的探访和观察,对一个地方或者一个区域的历史、文化、地理进行立体呈现。一开始可能是一些零散的点,接着是一条延绵的、靠河流贯穿的路线,慢慢地拉近拉近,到一个具体的城市,而2018年,于坚选择了一座小而精致的古城——云南建水。

《建水记》:远不止是游记
  书名:《建水记》 作者:于坚 出版:中信出版集团 出版时间:2018年1月

  目标越小越不容易写。如果是一个国家,一个地理区域,又或者是一条路线,或许还能选择最感兴趣的、或者是资料最丰富的部分重点描画,其余部分则略去不表。但如果专注描写一座古城,意味着将它掰开了揉碎了,好好分析,慢慢品读,意味着不能错过每一块石板上留下的历史痕迹和雕梁画栋中暗藏的文化掌故。于是于坚以笔为摄像机,将建水的每一个角落用细致入微的笔触记录下来,画面中多如毛细血管的街巷,有老树掩映的古宅,有质朴热情的村民,也有香气扑鼻的特色美食。他的“摄像机”不光记录了建水的当下,还回溯了建水的过去。于是,过去与现在,街巷与行人,树木与群鸟,日月与群星,在于坚关于建水的影像中以蒙太奇的方式彼此交织。于坚仿佛一位魔术师,将关于建水的不同片段拼贴在一起,形成一部连贯的、有惊喜但却不觉突兀的影像作品。

  也正是这种蒙太奇般的拼贴方式,让建水变得立体、变得生动,正所谓“一千个读者心中有一千个建水。”于坚的《建水记》有几种读法。浅白地读,它可以是一本云南建水风物志。从青年时代至今,于坚多次造访建水,在书中他以一种近乎本地人视角,带领读者走遍建水的大街小巷和隐秘角落,探访散落各处的传奇人物和历史悠久的雕梁画栋。

  纵深地读,它可以是一本建水传。建水最早为南诏时修筑的土城,明洪武二十年扩建为砖城。也是在明代,建水被命名为临安。这个名字暗藏野心——临安本是杭州的名字,常言道“上有天堂,下有苏杭”,在江南移民的努力下,建水确实成为云南的杭州,欣欣向荣,一派繁华盛景。利用各个年代的建水县志、州志、建水当地宗祠碑的记录以及古诗中对于建水的描述等等,于坚还原出一种建水发展的历史,梳理了从古至今建水的变动与坚守,以及它们背后蕴含的文化意味。

  横向对比着读,它可以是一本探讨传统与现代、延续与断裂、世俗与彼岸、历史与当下、东方与西方的哲学与美学作品。建水在于坚笔下,成为一个样本,一个引子,借此讨论中国古代作为传宗接代世代所居的家与如今作为商品房急于转手升值的家的区别,讨论传统中国世俗意义上的在场与20世纪对于进步、未来、彼岸的追寻如何否定了这种在场,讨论宏大意义和空洞观念对于日常生活与细枝末节的吞噬。于坚仿佛一个匠人,将上面这些丰富的层次聚集、糅合、锻造、再重新打磨成一篇篇隽永的散文。

  而对于哲学、美学、人类学问题的探寻,其实贯穿于坚的几部散文作品。通过自然人文景观探讨更为深刻的思想议题,是于坚自成一派的散文书写方式。除了诗意的、引人深思的文字之外,书中也配有134与建水有关的照片,它们均由于坚拍摄,充满了他对建水的情感以及一种极其私人的美学取向。(傅适野)

[责任编辑:崔益明]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