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激流中的人与文学 _书虫 _光明网


时代激流中的人与文学

2018-02-13 11:04 来源:深圳特区报 
2018-02-13 11:04:34来源:深圳特区报作者:责任编辑:崔益明

  作者:陈华文 周璇

  上世纪八十年代是一个百感交集的时代,也是一个心怀渴望的时代,冯骥才和当时的一批中青年作家,在这个时代开启文学新航程。

时代激流中的人与文学
 
  书名:激流中 作者:冯骥才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7年9月

  阅读一个人的回忆录,不仅能看到真实的人生过往,也能通过感受一个时代、一个群体的精神样态。现年74岁的冯骥才,在天津出生、成长,文学创作和文艺工作一直与这座城市紧密相连。他在文学、绘画、民间文化艺术保护等领域都有极深的造诣和见树。他身材高大魁梧,人称“大冯”。这个外号还有另一层含义,他对人正直真诚、爱憎分明,对国家、对社会、对文学文化,具有责任意识和担当精神,做一个大写的“人”,是他的价值取向。由于历史的原因,冯骥才没有上过大学,但是他天资聪颖、博学多才,年轻时在天津从事绘画工作,从上世纪七十年代末期开始,在文学创作领域大展拳脚,杰作迭出。进入九十年代之后,开始关注渐行渐远的“乡愁”,致力于民间文化艺术保护。

  人生岁月总是太过匆匆,年过古稀之年后,冯骥才反思自我,着手撰写自传作品。人这一辈子,有平淡,有欢喜,也有忧愁,他和多数人一样,经历过跌跌撞撞的青年,也经历过意气风发的中年和壮心不已的晚年。冯骥才人生中最难忘、感慨最多的时代,就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在他看来,那是个激流奔涌的时代,也是百舸争流的时代。《激流中》一书,就是对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激情忆述。

  冯骥才在《激流中》,记录上世纪八十年代的衣食住行读起来令人动容。在那个年代之初,冯骥才一家住在天津临时搭建的棚屋里。这个家又小又窄又简陋,仅有的一张桌子,既是饭桌,同时也是书桌,还是儿子写作业的地方,若三两个友人来访,家里无法转身,就是这么小的家,还放满了成捆的书籍资料。尤其是夏天又热又闷,实在无法提笔写作,他只好住到旅馆去写,以至于有人当时称他为“旅馆作家”。

  依靠写作成名的冯骥才,依据政策,当时他可以在天津分到两居室,但是管理住房建设的工作人员百般刁难,为了分到一套住房,他和妻子东奔西走,历经了不少的波折,最后在1984年才分到住房,且是当时天津最早的一批电梯公寓楼。住进新房时,他和妻子喜极而泣,他在书中写道:“我当时便有一种异常奇妙的感觉——从此我们的生活要转弯了,牵头的风景一定美好。”

  冯骥才不仅操心“小家”,还操心“大家”,八十年末期时,他当选天津文联主席,然而文联连一个集中办公的大楼都没有,这让他颇为着急,他多方呼吁,四处“化缘”,最后这件事情尘埃落定。为了筹集建楼资金,他在文联主席的岗位上分文不领,还把一笔3000元的稿费捐献出来。当时,这不是一个小数目。建设办公楼,其审批程序和手续,极为繁琐,但是为了建设朝前推进,他自始至终都没有打退堂鼓。

  整个八十年代,冯骥才写出了一系列的小说、随笔、散文,还主持创办了赫赫有名的《文学自由谈》杂志。这也是冯骥才文学写作的高峰时期,其中影响最为深远的则是小说《神鞭》《三寸金莲》。1984年《神鞭》的发表,意味着冯骥才和当时流行的伤痕文学分道扬镳,开始关注地域历史民俗、回归民族民间文化、反思传统中国文化精神。《神鞭》借鉴了章回体小说和评书艺术的形式,开篇即是一首打油诗作为“定场诗”,以“神鞭”贯穿始终,环环相扣,有起有伏,有张有弛。小说中的人物塑造,采用中国传统艺术的白描手法,淡淡几笔,一个动作,几句道白,就勾勒出人物总体面貌。同时,还结合了现代小说技巧,夹杂哲理议论,整篇小说富于象征性、哲理性。这部小说发表后,在文坛引起广泛关注。创作中如何挖掘中国传统文化资源、写出具有中国风格、中国气派的作品,至今文艺界还在孜孜不倦地探求。

  总体上而言,冯骥才不仅在《激流中》梳理了八十年代为人为文的难忘经历,还以文学为基点,为当时中国文学发展进程整体“画像”。他在书中写道:“我承认,我有八十年代的情结。不仅因为它是中国当代史的一个急转弯,也是空前又独特的文学时代。当然,它还是我人生一个跳跃式转换的季节——由寒冬快速转入火热的炎夏。”毫无疑问,那是一个百感交集的时代,也是一个心怀渴望的时代;一个涌向物质化的时代,也是一个纯精神和思考的时代;一个干预现实的时代,也是一个理想主义的时代。冯骥才和当时的一批中青年作家,在这个时代开启文学新航程,驶向各自辉煌的彼岸。(陈华文 周璇)

[责任编辑:崔益明]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