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深可以入史

2018-02-13 11:12 来源:深圳特区报 
2018-02-13 11:12:25来源:深圳特区报作者:责任编辑:崔益明

  作者:慧远

  事实上,深情并不仅仅象征着感情的深度,深情同时也是一种价值观。

情深可以入史
  书名:深情史 作者:刘丽朵 出版社: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7年9月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这句流传甚广的写情名句,出自金、元之际的著名文人元好问的《摸鱼儿·雁丘词》中。自古以来,深情即是人性最珍贵、最美好的特质之一,以深情的眷恋感受刻骨的温柔,以深情的双眸锁住一世的柔情,各种情圣、情痴、情癫,可谓代不乏人。刘丽朵的新著《深情史》即是一部有关深情的历史——书中的内容虽然以爱情为主,却并不限于男女之情,人与人之间的各类感情均可纳入其中。刘丽朵的写作以一个“情”字贯穿始终,古往今来以深情所引发的缠绵悱恻与恩怨纠葛,均被她演绎得淋漓尽致,情深可以入史,应该正是刘丽朵写作这部小书的初衷。
 
  刘丽朵是以中国古代的小说笔记为线索来写作这部小书的。书中收录的七十多篇短小精致的故事,每个故事,皆有所本——既是化典新编,却又化腐朽为神奇;既过滤掉了原典中的荒诞不经之处,却又凸显出人性背后最真实的一面,增添了世俗气与人情味。正像刘丽朵本人所说的那样,她写作、或者说重新演绎的这些故事,“其实是用一个‘情’字取代了原先故事中各种无聊的命题”,说她是化典新编亦可,说她是原创亦无不可。我个人觉得,刘丽朵其实是借古人小说笔记中的故事,来讲述她自己内心的故事,对于她来说,古人的小说笔记不过是一条能够抵达她内心世界的渠道,正是通过这条渠道,刘丽朵才得以以文字的方式向古往今来的深情人致敬,才得以阐发自己对爱情、亲情、友情以及人世间所有不同情感的感受,进而将一个“情”字大写特写,并予“深情”一词以全新的概念。
 
  刘丽朵自称“情教中人”——所谓“情教中人”,就是将“情”作为一种信仰。体现在古人身上,就像明代文人汤显祖笔下塑造的一系列深情人一样,为爱而生,为爱而死,情之所钟,生死以之;就是重情义,轻名利,率性而发,至情至性,追求无拘无束的自由心灵的大爱之人。刘丽朵在《深情史》中同样塑造了许许多多这样的人物,在她的笔下,有贪恋旧爱,宁愿去死,也不愿屈从权贵的韩冯夫妇;有跨越生死、却永生永世不得相见的杨舜俞和越娘;有终其一生的梦想,不过是想被埋进爱人家坟地的王幼玉;有只想把这一世的日子碎碎地过,和自己喜欢的男人做一对灶头夫妻的李幼奴……刘丽朵说:“一种爱情,强大而深刻,当它产生时令心灵达到浑融的无我状态,因而始终与孤独相伴。倘若恰逢其人,自然可以死生契阔,否则便是悲剧的诞生。”即形象地诠释了她笔下所有人物的命运。
 
  与真诚、浪漫、直率的古人相比,倒是现代人身上再没有了那种执着于心的深情——他们在世俗的泥淖中摸爬滚打、越陷越深;他们以利益为出发点衡量一切,只看重结果,不注重过程。的确,这是一个世情凉薄的时代,且不说普通的亲情和友情,即便是男女之情亦已沦为现实利益的权衡与交换,心心相印、海誓山盟、天长地久、白头偕老……爱情的坚执与坚守,都已变成遥不可及的神话,甚至变成了痴呆与愚笨的代名词。事实上,深情并不仅仅象征着感情的深度,深情同时也是一种价值观,而刘丽朵的《深情史》则更像是一种深情的呼唤,她告诉你世间有过这样一种感情:坚贞自守,矢志不渝;不问结果,只求过程——若没有美好的过程,一个明艳的结果又有什么意义呢?(慧远
[责任编辑:崔益明]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