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运密码

2018-02-13 11:25 来源:深圳特区报 
2018-02-13 11:25:54来源:深圳特区报作者:责任编辑:崔益明

  作者:冯积岐

  如果说,这是命运,命运的密码究竟如何破译?

命运密码

  书名:鸟镇 作者:马治权 出版社:中国文联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7年6月

  读完《鸟镇》,合上书本,我在想,假如没有粉碎“四人帮”,沙平顺还处在那个时代,他的命运将会如何;假如沙平顺没有幸运地被列入“可教育好子女”而当了工人,进入了体制,他的命运将会如何;假如沙平顺只是在工人那个群体中转圈子,而将工人做到底,他的命运又会如何?可是,没有假如,马治权《鸟镇》中的沙平顺的命运有其自己的轨迹。可以说,他是幸运的。

  如果说,这是命运,命运的密码究竟如何破译?性格决定命运?这种决定固有一定的说服力,但不全对。沙平顺也觉得,冥冥之中,有一种无形的东西在左右着他的命运,这种东西是什么,他自己也理不清。马治权塑造的沙平顺这个形象,讲述的是沙平顺的人生故事,但使我们看到的残酷现实却是:一个人的幸与不幸,完全不由自己。一个没有命运的人的命运。这是《鸟镇》的看点之一。

  《鸟镇》不是官场小说。如果作为反腐败题材来读,更是误读。

  马治权为我们塑造的沙平顺这个人物本质上是善良的,不要说开篇沙平顺所经历的那些苦难,就是在第三部,沙平顺准备自杀前回到老家的那几章叙述,便特别让人动情。沙平顺是一个大孝子,他对村里的每一个人都给予了爱心和善心。他爱母亲,爱故乡,他具有一切真诚的、善良的、普通人的情感。他确实也接受过别人的资助,确实也享受过奢侈的生活,但这一切,不能用“恶”去概括。如他所说,他不这样,就成了另类,他想给任何人办一点好事,也便无法办到。

  因此,从这一点上,我们不能苛求沙平顺没有洁身自好,没有严于律己;我们更不能苛求沙平顺清醒,其他人皆醉。当然,在人欲横流的时代,沙平顺也是把自己撇不清的,他的腐败和他个人品质之间也会有着紧密的联系。但我以为,《鸟镇》写的是前者,而不是后者。写后者的小说,已经成为一种套路,一种模式,市场上已经很多很多,读者已经很厌烦了。

  我最赞赏的是马治权把沙平顺当做一个平平淡淡、普普通通的人来写,作为一个有七情六欲、感情丰富的人来写;所以沙平顺没有概念化,类型化。尤其是,沙平顺和他的情人倪梦荇的爱情,马治权写得很人情,很动情。尽管,沙平顺是依权力而得到倪梦荇的,但两个人一旦有了感情,这种感情经过时间的熬煮,就有了味儿,而且是醇厚的味儿,他们两人爱得很真切,很真实,很真诚。在这个问题上,马治权没有简单地切割一个活生生的人的感情,他的笔要搭在人的感情上,要把人的内心挑出来,叫读者看。每个人的内心世界都不是那么简单的,每个人都有感情丰沛的一面——包括沙平顺面临两难选择的矛盾心理,那种煎熬,马治权捕捉到了。

  《鸟镇》的语境平淡,语言平实,作者看似不动声色,其实把自己饱满的情感深深地隐藏在了文字背后,使读者读起来有一种厚重感。1990年获诺奖的墨西哥诗人帕斯说过,现实主义的本质是批判的。马治权深谙此道。(冯积岐)

[责任编辑:崔益明]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