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精神来一顿电影大餐

2018-02-14 11:34 来源:江西日报 
2018-02-14 11:34:34来源:江西日报作者:责任编辑:崔益明

  作者:胡蓉

  新年宜欢聚、宜畅饮,也宜刷剧、宜观影。对于拖延症患者和对岁月流逝比较敏感的人,大概总是要到农历新年,才会承认2018年无可置疑地来了。所以,要想假装2017年还没走,不妨趁着春节,把这一年没看成的国产电影补上吧,也免留遗珠之憾。

  电影《明月几时有》剧照

  电影《六人晚餐》剧照

  2017年的国产电影最让人开心的一点是,怪力乱神少了,明显更百花齐放了,不少貌似小众的片子不用制片人下跪也都顺利登上了大银幕,有的还取得了不错的票房。

  其中要推荐的第一部电影是《明月几时有》,讲香港人的抗日故事,导演却是以文艺片赢得口碑的许鞍华。这种看似根本不搭的组合本身就让人期待或者疑惑:许鞍华会把战争片拍成什么样?简而言之,这是一部有人间烟火气的战争片,恐怕会刷新你的刻板印象。

  有的战争片以“百万雄师过大江”的气势去呈现摧枯拉朽式的胜利,有的以“一将功成万骨枯”来为英雄立传。而《明月几时有》却更重视探究“合理性”,它让你相信,为什么这片土地上的人要抗争?当然是为了宏大叙事,但也是为了过回到太平琐碎的世俗生活。所以,送情报与喝喜酒,并不影响画风的和谐;探听到租客要退房时忿忿撤回那几块小点心,也不让人觉得小气。毕竟饭一样要吃、日子一样要过,甚至比平时更急迫,手中有粮才能心中不慌,急着嫁汉也是为了多一点安全感。

  除了工作狂,大多数人工作都是为了更好地生活;同理,除了战争狂,大多数人革命也该是为了更好地生活。所以,当梁家辉以亲历者身份讲完故事后,开着他的出租车,继续在香港街头讨生活时,你的心中会升腾起不一样的感动: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这是小人物的伟大,这部电影也依然是浓浓的许鞍华风格。

  当然,活在太平盛世不等于人生就此摁下了快活键,否则我们就不会被张扬执导的《冈仁波齐》打动。这部像纪录片一样的剧情片,克制隐忍、不急不躁地讲述着藏区腹地一个村子里的村民,出发去2500公里以外的冈仁波齐朝圣的故事。

  凭着口碑,这部商业性几乎阙如的电影最后成了票房黑马。为什么?凭什么?因为它显示了坚强的力量,也映衬出我们的迷失。看看这一行人,有老有少,还有挺着大肚的孕妇,所有人没有一丝犹豫,说走就走;所有装备,一辆小卡车搞定;饿了埋锅做饭,困了一起“混帐”(混居于一个帐篷中);刮风打霜下雨飘雪,那是老天爷的安排与我无关;车被撞坏了,那就拉起车厢继续……这样的理所当然、无怨无悔,看得人不禁想:我们的精神有多久没有这样充盈了?又有多久未曾这样不计得失地投入了?

  想起意大利电影《海上钢琴师》,遗弃在跨洋巨轮上的孤儿因为天赋异禀,无师自通成为一名钢琴师。他从来没想过上岸,仅有的一次动念是遇到了意中人想追随而去,但走到最后一步舷梯时他止步了,他说,“看不见的城市什么都有,惟独没有尽头,太多的选择让我无从选择。”不似朝圣者的由衷,普通人只能靠自己的意志去自救了。

  对于国产电影,笔者发现一个现象:只要故事背景设定在上个世纪后四十年,那么这部电影会被称为怀旧之作,比如《芳华》,比如《六人晚餐》。但是,我们不会这么划分外国电影,也不会把发生在其他年代的国产电影包括进来。这大概是因为,我们的生活处在前所未有的急遽变化中,朱颜未及改,雕栏玉砌却不在,国人集体怀旧也就不奇怪了。生活如穿鞋,好看是别人的观感,舒不舒服只有自己才知道,何况,时代的裹挟让人无从选择,哪怕削足适履也得跟着走。

  好吧,《六人晚餐》这样的厂区电影就是用来怀旧的。《阳光灿烂的日子》反映的是大院子弟生活,但对大多数中国人而言,厂区生活才是主流,工厂、单位、体制……像空气一样存在,你想逃却离不开。可惜的是,这部电影剧情支离破碎,风格也摇摆不定,只因导演想法太多、办法太少。不过,从中捡拾到一些属于自己的记忆,再看看吴刚和邬君梅的表演,也聊胜于无。

  如果还不满足,那就去看看王小帅的《青红》和顾长卫的《孔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