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萝莉的猴神大叔》:情感共鸣比特效更重要

2018-03-06 10:15 来源:北京晨报 
2018-03-06 10:15:39来源:北京晨报作者:责任编辑:崔益明

  作者:郁晓东

  《小萝莉的猴神大叔》如同这两年的前几部印度影片一样,获得了好评。至此,印度高水平影片的观众口碑,已经稳定地保持在一个较高层级,这其中有一些元素值得中国影业思考。

  安安静静讲故事

  从总体质量来说,《小萝莉的猴神大叔》比去年年末的阿米尔·汗的《神秘巨星》要稍微低一点,这个故事的传奇程度,虽然比《神秘巨星》要更高,但是电影手法上,显得弱一些。相比于《神秘巨星》的紧凑流畅和对电影节奏的把握,“小萝莉”的前半部分,完成得并不好,故事有些拖沓,猴神帕万的身世回溯和小萝莉沙希达的走失流浪之间的衔接,显得嗦,导演虽然赋予该片轻喜剧的风格,但是笑料还不够多,如果不是扮演小沙希达的演员超级可爱,恐怕很难抓住观众继续往下看。笔者看的是晚场,影院中居然响起响亮的呼噜声。

  但是影片的后半部分,一下子就进入了精彩的阶段。影片讲述的是一个普通的印度青年帕万遇到了和母亲走失的巴基斯坦女孩沙希达,6岁的小萝莉沙希达大约是由于心理的原因,不能说话。帕万克服了种种的困难,最终送小沙希达回到了母亲身边。影片的后半段讲述的就是帕万在想了各种办法都不行的情况下,只能偷渡去巴基斯坦,可是由于沙希达不能说话,所以盲人摸象的旅程里,艰难与误会重重,一方面是悬念迭起,一方面是笑料百出。印巴两国的情绪对立与双方普通民众的善良美好以及种族和宗教间的差异等复杂元素,也都有展现。除了采用一部分航拍镜头,影片并未采用太多的电影特技,故事讲得相当传统,但是因为故事的核心是大爱,所以最终达到了扣动观众心弦的目的,影片终结的那个镜头,是一个我们在八十年代的电影里用的太多还遭到过专业批评的手法——男女主角相向奔跑,虽然不是情侣,而是大叔和小萝莉,可这个俗得不能再俗的手法,在这里却完美地成为了影片的最高潮,其催泪效果,可以打满分。由此可见,技术无好坏,境界有高低。从《摔跤吧,爸爸》到《神秘巨星》到《小萝莉的猴神大叔》,每一个安安静静讲故事的印度电影都获得了成功,相比于堆砌概念拼凑元素狂砸制作费的国产喜剧片、时尚剧,这种对物质和精神两种不同投入方式的理解,足以令我们思考。

  对民族文化的骄傲展示

  《小萝莉的猴神大叔》另一个值得借鉴的地方在于,它对印度民族文化的骄傲展示。除了影片开始部分那段热烈喜庆充满印度风格的大型舞蹈,影片比较真实地展现了印度普通人的日常生活。

  我发现“小萝莉”和之前阿米尔·汗的那几部片子一样,从没有刻意回避印度那些可能会让我们觉得落后的内容,而是真真实实大大方方地把镜头对准了普通人的生活,影片从不违背剧情要求去展示高楼大厦时尚人群等“高端元素”,那些略显嘈杂的城市街道与拥挤简陋的住宅环境,在故事中显得和谐自然,而故事中主人公的精神境界,也并没有因为他们的物质条件而降低,反而更令人肃然起敬。相比于我们的某些导演,用中国发展中的某些阴暗面或者暂时性的落后来做文章讨西方主流意识欢心,用西方的语境做标杆来衡量中国故事的好坏,这种态度就自然多了。影片中有一个桥段,是憨实的帕万,学习成绩非常差,20岁考上高中,可居然连续10次都过不了毕业考。作为教师的老爸对帕万怒其不争,每次他没考过,都会赏一个巴掌。可能按照某些中国导演的理解,体罚是不文明的,那按照国际(其实也就是西方)的表达体系,这样的桥段就不能用,如果用也一定是批评性的表达。但在“小萝莉”中,导演把它做成了一个喜剧桥段,一组连续剪切的镜头,展示的就是帕万被老爸扇耳光。电影演到这时候,观众席上传出阵阵笑声,是一种会心的笑,是一种感同身受的笑,同样是东方文化,我们的观众很理解帕万老爸那种望子成龙的心态,而适度体罚,在东方文化中从来代表的是一种爱和关怀,这与西方强调的所谓人权和儿童保护完全不搭界。如果在讲故事的时候,永远背负着一种“外人会怎么看”的心态,无疑就是把自己放在了弱者的一方,还怎么能自信地讲好故事呢。

  中国的精彩需要更多好电影

  《小萝莉的猴神大叔》算不上是一部大作,只是一部正常的好电影。印度也出产神片和神剧,网上经常能看到一些令人啼笑皆非的视频,但是《三傻大闹宝莱坞》《摔跤吧,爸爸》和这次的《小萝莉的猴神大叔》,让我们比较直观地感受到了以宝莱坞为首的印度影视业,已经形成了自己的金字塔结构。能用平常的手段讲出好故事,传递正能量,这是电影最核心的战斗力。说到这里,想到去年的一个调查,某机构调查了100位中国年轻的导演,关于他们的电影理想,所有人的第一选择,都是成就个人的艺术理想。成就个人的艺术理想,这本没有错,但是没有一个人选择让投资制作方满意,更没有一个人选择让观众满意,这就很令人吃惊与担忧。这让我们不得不去探究一下,他们的所谓艺术理想是什么。在我看来,如果选择从事商业电影,那么创作出符合主流价值观,让观众喜爱的电影,产生广泛的社会效应,并且让投资方能够获得正常的商业利益,是基本的职业标准,也是电影良性发展的基本人才需要。如果选择艺术电影(中国电影业将商业电影和艺术电影对立,这个也是世界无二,而中国的所谓艺术电影,往往就是采用非资深影迷观众所看不懂的拍摄手法,讲述一些社会中的负面因素),那就应该甘于寂寞,耐得住清苦,在艺术探索的旅途中一往无前。可是如果一方面觊觎投资商的金钱,一方面又摆出不屑于为大众服务的嘴脸,就很令人不齿了。上周有个网络热点,是某位著名艺术片导演的出轨情人,用一篇名为怀念实为炫耀的小资文,在朋友圈里获得了十万加。文章的文笔虽差,但是让我们看到了这个在电影中不遗余力宣扬某种宗教情怀的导演,在个人生活中的放纵和物化。这种反差之大,足以撕下某种面纱。如果成就个人艺术理想的目的就是这个,恕我无法表示尊重。

  中国电影中,也有很多的好故事,也有很多兢兢业业扎根基层的好导演,但是相比于中国的发展来说,相比于当代中国不断涌现出来的精彩来说,还不够多,也不够好,这是我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目标之一,改变这种不平衡,电影界仍需努力!(郁晓东)

[责任编辑:崔益明]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