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这对奇妙的艺坛CP:徐悲鸿与齐白石

2018-03-09 14:11 来源:北京青年报 
2018-03-09 14:11:27来源:北京青年报作者:责任编辑:石依诺

    作者:薛良

    自古以来,文人相轻,民国画坛的风气亦是如此。中国画的“改革派”与“保守派”之间常常口诛笔伐,论战不断。连一向自诩“一切画会无能加入”,希望可以闭门安心画画的齐白石也难逃被人攻讦的命运。为此,齐白石还专门绘制过一幅人物画,画中描绘一位白发白须的老人正襟危坐,冷眼侧目,唯以右手伸出两指指向画面一侧,配合画中所题“人骂我我也骂人”,让人感觉幽默之余又颇多讽刺。

    虽然文人画家之间的相互攻讦体现出民国画坛相对自由、宽松的风气,但这种情况却不是绝对。比如中国画坛绕不过的这两位大师——徐悲鸿,一位致力于改良中国画的中西融合型画家,不惜自身前途和声名,敢于同北平国立艺专的国画教师决裂;齐白石,一位从继承传统中创新的保守型画家。两位艺术家对中国画的理解、追求和探索方向存在着极大的差异,更何况他们的出身、年龄、教育背景,乃至为人性格、处事原则也完全不同,按照常规理解徐悲鸿与齐白石是根本走不到一起的。两人却在1928年初识时一见如故,结为莫逆之交,他们的友谊也一直持续到1953年徐悲鸿突然辞世,长达25年,成为中国美术史上的一段佳话,而两人互相尊敬、支持,情意真挚的相互照料也为我们书写出一段文人之间的温情。

    木匠也能当教授

    1928年,“北漂”近十年的齐白石终于在北平站稳了脚跟,此时的他刚刚经历了自己在艺术上的“衰年变法”,大写意画风的“红花墨叶”虽然仍受到一些人的质疑,但是却在市场上渐渐被人认可。这一年,风华正茂的徐悲鸿留法归来受聘担任北平大学艺术学院院长,此时的徐悲鸿风头正劲,大胆提出中国画的革新主张,在他眼里陈陈相因的北平画坛太需要注入革新的理念了。所以徐悲鸿在见到齐白石的画后大为心折,对齐白石敢于突破自我,坚持艺术创新的精神和魄力更是敬佩不已。

    徐悲鸿亲自到跨车胡同齐白石的家中拜会,两人初次相识便因共同的艺术旨趣和革新精神结为知己。徐悲鸿还力邀齐白石出山担任北平艺术学院的教授。面对徐悲鸿的邀请,齐白石在心里却犹豫了,自己年事已高,卖画收入足以养活自己,还有必要去“洋学堂”里冒险吗?更何况自己是乡间木匠出身,唯一的教育经历便是童年时在家乡上的半年私塾。面对老人的顾虑,徐悲鸿反而“三顾草庐”,白石老人也被徐悲鸿的执著和真诚所打动,答应去担任教职。在《白石老人自述》里,他回忆起这段教授生涯时说:“木匠当上了大学教授,跟十九年以前,铁匠张仲飏当上了湖南高等学堂的教务长,总算都是我们手艺人出身的一种佳话了。”

    当时京城画坛门户之见深重,木匠出身的齐白石也多受人排挤,而徐悲鸿敢于在执掌艺术学院期间起用众所争议的人才出任教职,魄力可见一斑。而在孤寂的艺术探索生涯中,齐白石也为自己能拥有徐悲鸿这样的艺术知己而老怀欣慰。齐白石曾欣然赋诗“我法何辞万口骂,江南倾胆独徐君”,以此感佩徐悲鸿的知己之慨。

    齐白石幼子托付徐悲鸿

    可惜单枪匹马的徐悲鸿没有抗衡住教学改革的压力,短短数月后他便辞去职务离开北平只身南下。面对好友的离去,齐白石怅然若失。然而远隔千里的地理距离并没有隔断徐、齐二人的交往,相反他们之间通过书信的传递、画作的互赠等诸多小事而显得更加温情。卢沟桥事变后,北平沦陷。齐白石辞去艺专教职,深居简出,甚至停止卖画以拒绝日伪人员的骚扰。烽火连天的战乱阻隔了徐、齐两人的相见,徐悲鸿心中既感佩老人的气节,又时时刻刻惦念着他的安危。常常在百忙之中去信问询老人的身体和生活近况。“乱离阻我不相见,屈指翁年已八旬。犹是壮年时盛气,必当八十始为春。”一首徐悲鸿的自作七言诗也道尽了他对老人的思念与敬重。

    1938年的夏天,已经78岁的白石老人喜得贵子,取名良末,意为最后一个儿子。此时的徐悲鸿远在千里之外的桂林筹办抗日赈灾画展,他在听闻这个消息后也为老人高兴,欣然挥毫一幅《千里驹》寄赠齐白石作为贺礼。而白石老人收到徐悲鸿的贺礼后,也是精心绘制了《墨虾》小册回赠老友。多年后的一天,齐白石牵着这位幼子的手来到徐宅拜访,向老友徐悲鸿表露自己的托孤之情。据徐悲鸿夫人廖静文回忆说:“当时齐白石先生说自己年事已高,最放心不下的就是这个小孩,希望悲鸿能在自己百年之后对幼子多加照料。”奈何造化弄人,比齐白石小32岁的徐悲鸿突然病逝,走在了齐白石的前面,令人唏嘘不已。

    会间相聚成诀别

    1953年9月23日,全国文学艺术工作者第二次代表大会召开,徐悲鸿担任执行主席并主持会议,齐白石也是参会代表之一。会议结束后,徐悲鸿搀扶着白石老人一起在怀仁堂门口等车,两人亲切地叙谈着。未料当晚徐悲鸿便因过度劳累而导致脑溢血复发,三天后病逝于北京医院。

    徐悲鸿去世后,齐白石身边的人考虑当时老人已是93岁的高龄,而且他又与徐悲鸿的感情深厚,不敢将这个消息告诉他。每当老人问起,大家便谎称徐悲鸿出国公干了。徐悲鸿纪念馆收藏着一件徐悲鸿、齐白石合作完成的作品《斗鸡图》,画中左侧为徐悲鸿题跋:“丁亥小除夕停电之际,暗中摸索,为刘金涛君糊窗,悲鸿漫笔。”画面中两只一高一低相向而立的公鸡出自徐悲鸿的手笔,也许是因为1947年小除夕夜的停电,使得他没有将画中背景完成。画面右侧为齐白石题跋“九十四岁白石补石并花草”,白石老人在两只公鸡的下方补画了石头和丛草,也就是说94岁的齐白石在补画这幅作品时,徐悲鸿已经离世了,这幅作品是两位至交好友在阴阳相隔的情境下合作完成的。画中的上款人刘金涛是深得徐悲鸿赏识、齐白石信任的青年裱画师,他拿着徐悲鸿未完成的作品找齐白石补画,也许是为了向老人隐瞒徐悲鸿已经去世的消息,而编织的一个美丽的谎言。

    直到1956年,齐白石才得知好友徐悲鸿去世的消息,他匆匆赶到自己曾无数次到访的徐宅,却看到门前熟悉的“徐宅”已经换成了“徐悲鸿纪念馆”的牌子。齐白石站在徐悲鸿的遗像前深深鞠躬,沉默良久才开口:“悲鸿先生,我来看你了,我是齐白石啊……”

    齐白石有一方印章《知己有恩》,在印章的边款上他刻道:“予有知己二三人,其恩高厚,刻石记之。”面对徐悲鸿这位比自己小了三十多岁的忘年交,齐白石心中常怀感恩之情,也多次对身边亲友感叹:“生我者父母,知我者徐君。”

[责任编辑:石依诺]
  •   纪录片具有其他艺术形式不可比拟的意蕴深度,自诞生之日起以真实表现社会担当,也助推社会秩序的消解、反思、重构,成为记录历史、警戒当下、推动社会变革的重要代表。【详细】

      当万圣节在年轻一代中成为一种潮流,狂欢还是肃穆就成了一个问题。但不管怎样,从更深的层面来说,无论“鬼节”如何庆祝,其背后真正寄托的,都是对逝去亲人的思念。【详细】

  •   党的领导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本质的特征,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最大优势,也是推动改革开放取得伟大胜利的重要保障。【详细】

      中国共产党带领全国人民推进改革开放的根本目的,就是要让国家变得更加富强、让社会变得更加公平正义、让人民生活得更加美好。【详细】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