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科恩嫂 这个影后有点酷

2018-03-09 14:02 来源:北京青年报 
2018-03-09 14:02:46来源:北京青年报作者:责任编辑:石依诺

    作者:张嘉

    两次提名奥斯卡最佳女主角奖,两次成功封后,这位奥斯卡“中奖率”百分之百的女士,就是今年的新科奥斯卡影后——“科恩嫂”弗兰西斯·麦克多蒙德。

    弗兰西斯·麦克多蒙德以电影《三块广告牌》成为今年颁奖季最受关注女演员,横扫金球奖、英国电影学院奖、奥斯卡等诸多重量级奖项。

    或许是演得太好,观众对科恩嫂有点“人戏不分”,觉得生活中的她就是片中那个粗糙得像个老男人、满嘴脏话、做事果敢不回头、坚硬固执如同石头、总是掩饰自己温柔和善意的孤僻老女人。

    而观众的猜测确实没错,61岁的弗兰西斯·麦克多蒙德一向不修边幅,内心强大,我行我素,在发表奥斯卡获奖感言时也是豪气万千。不过有趣的是,在颁奖典礼后的派对上,有人偷走了科恩嫂的小金人,让这位“女汉子”哭了鼻子,科恩嫂“性情中人”一面可见一斑。

    说起来,他的丈夫科恩及影迷,最喜欢弗兰西斯的就是她这点——不伪装不矫情。我行我素、酷酷的科恩嫂虽然出道以来鲜少宣传自己,但是,在好莱坞的“演技榜”上,却始终名列前茅,科恩嫂的表演绝对是“品质保证”。

    一直戴着丈夫前妻留下的结婚戒指

    弗兰西斯·麦克多蒙德之所以被影迷们称为科恩嫂,是因为她嫁给了好莱坞著名的科恩兄弟中的哥哥乔尔·科恩,两人1984年结婚,至今已经34年。有趣的是,结婚时,弗兰西斯戴的婚戒还是科恩前妻留下的。

    科恩兄弟在世界影坛都是响当当的金字招牌,他们的经典作品包括《老无所依》《冰血暴》等等,《血迷宫》是两兄弟的首部电影,也正是这部电影,让乔尔·科恩与弗兰西斯结缘。

    《血迷宫》讲述的是酒吧老板马迪·朱利安怀疑他的妻子爱比对他不忠,于是雇了一位私人侦探劳伦·威斯去调查她,由此发生的一系列故事。开始,科恩兄弟想找的女主角是霍利·亨特(曾因《钢琴课》获得奥斯卡影后),可是她因为要参加另一场表演而无法试镜,就推荐了室友,而这位室友就是弗兰西斯·麦克多蒙德。

    听说要去试镜“一对古怪兄弟要拍的一部古怪电影”,弗兰西斯大大咧咧地就去了。试镜后不久,科恩兄弟又打电话让她来第二次试镜,结果却被弗兰西斯拒绝了,理由是她那个时间已经答应男朋友,要去看他拍的一部只有两句台词的肥皂剧。多年后,弗兰西斯调侃说这就是科恩兄弟录用她出演《血迷宫》的原因,因为她对他们说了“不”。

    乔尔·科恩也承认,虽然弗兰西斯当时表现出的才气让他们觉得很适合这个角色,但确实尤其喜欢她的那种“冲”和无所谓,“与这个酒吧老板娘的角色特别吻合”。

    科恩与弗兰西斯在1983年拍了《血迷宫》后,于1984年结婚,虽然两人都是狂热的电影迷,但是科恩嫂说两人之间的“红娘”是文学。当时她去拍《血迷宫》时只带了一本书,看完后就问乔尔有什么推荐的书籍,结果乔尔给她拿了一整箱的詹姆斯·M·凯恩和雷蒙·钱德勒的作品。科恩嫂说:“我问他,从哪本开始读起呢?他让我先读《邮差总按两次铃》。”就这样,两人慢慢地白天拍戏,晚上一起喝着热巧克力聊着文学,聊出了感情,谈起了恋爱。

    上世纪70年代末,乔尔与前妻结婚,为了不浪费,弗兰西斯和乔尔结婚时,就戴着前妻留下的戒指,一直到前几年,才换了新的。

    乔尔·科恩夫妇结婚30多年来,堪称模范夫妻,乔尔说每当开始计划新电影项目时,总会浮现出妻子的形象;而科恩嫂则对于能和相爱的人做着同样热爱的工作庆幸不已:“ 哇,真的,噢,我的上帝,原来我真的可以和爱人一起工作一起生活,我没想到会在这个世界上找到与我如此步调一致的人,我在他面前能自在地活着,我们彼此不会隐藏。”

    而对于爱情保鲜的原因,科恩嫂认为是两人始终都有共同话题。虽然他们是工作伙伴,但是彼此还有很多其他事情在做,所以总是有新鲜话题可聊,两人还会鼓励彼此敢于冒险。

    没有丈夫乔尔就不会有科恩嫂演《三块广告牌》

    而说起来,如果没有丈夫乔尔的鼓励,就不会有科恩嫂演《三块广告牌》,更不会有她拿奖拿到手软这些事了。

    《三块广告牌》讲述了一个绝望的母亲米尔德丽德在女儿被强奸致死而捉凶无果后,竖起三块广告牌同当地警长威洛比、警探迪克森正面对峙,这在小镇上引起轩然大波,众多人物相继被卷入这场充满暴力感的纷争之中。可是这样悲伤绝望的故事,却拍得并不“黑暗”,而是在孤独、忧伤、绝望中,又有荒诞和温暖。科恩嫂也说:“这个悲剧本身并不好笑,悲伤的母亲也不好笑,但她置身如此境遇却流露出了黑色幽默,导演绝对是这方面的大师。”

    《三块广告牌》编剧兼导演马丁·麦克唐纳早在1996年就已获得影评人戏剧奖,被视为“最有希望的编剧”,自编自导的处女作剧情长片《杀手没有假期》曾获第81届奥斯卡最佳原创剧本提名。

    《三块广告牌》中的母亲米尔德丽德形象,是马丁·麦克唐纳根据弗兰西斯“量身定制”的。但是,在看完剧本后,科恩嫂的决定是“拒绝”:“我非常喜欢这个剧本,也喜欢母亲这个人物,可是,我觉得自己太老了。”拿到剧本时的科恩嫂58岁,她觉得自己的形象不像会有那么年轻女儿的妈妈,所以片中这个绝望的母亲,并不适合她这个年龄,尽管她非常非常喜欢这个角色。结果,乔尔给她的答复是:“闭嘴吧,别唠叨了,这么好的电影,赶紧去演。”

    于是,就有了科恩嫂扮演的这个母亲形象,穿着工装裤,包着头巾,一脸苍老,却是怒火中烧不妥协,她满口脏话,还打伤牙医,纵火烧警局,全身火药味十足。对于这个很像男人的母亲形象,科恩嫂也表示,“自己借用了同类型电影中的经典男性角色作基底。”

    片中,米尔德丽德的头巾是她的一大亮点,这是科恩嫂为自己设计的一个细节:“我和导演关于米尔德丽德戴头巾这件事争论了很多次,我认为那是一种她要有所动作的隐喻,我希望更常戴,比本来剧本中的次数还要多。”

    1995年,乔尔·科恩和弗兰西斯领养了一个巴拉圭孩子。科恩嫂说当妈妈的经历也让她对在《三块广告牌》中扮演母亲帮助很大,“做了母亲后,你简直是生活在灾难边缘,孩子六个月大时被我们领养,从我抱起来闻他那一刻,我就知道我今后的工作是让他好好活着,所以我能理解,失去女儿,这个母亲心里有多痛。”

    “我的脸是一张地图,一张我人生的线路图”

    身为女演员,而且是全世界最耀眼的好莱坞女演员,不在乎自己外貌的,简直是太“另类”了,弗兰西斯就是这么另类,而且俨然一副“我另类我快乐”的样子。

    科恩嫂成长于一个温暖友爱的和睦家庭,她一岁半时即被收养,养父是牧师,养母是护士,他们没有亲生子女,收养了包括弗兰西斯在内的三个孩子。这个家庭每几年就要搬家,但是在这样的不安定中,养父母给予了几个孩子足够多的尊重和爱,也正是在这样的家庭中,弗兰西斯从小就是个有主见的人,更幸运的是,她很早就发现了自己喜欢演戏。

    14岁的弗兰西斯就读于宾夕法尼亚州的莫内森中学,那年她第一次演了舞台剧,出演《麦克白》中的麦克白夫人。她发现自己很喜欢演戏,大家也喜欢看她演戏。高中时代的戏剧表演是她第一次感觉到在做本该属于自己的事情:“我那时比所有别的孩子都更认真,慢慢地我自己都能清楚地感觉到,表演是我唯一知道怎么去做的事情。”

    于是,从那时起,弗兰西斯就将演员视为自己的理想职业,此后进入贝萨尼学院读戏剧系,然后又进入耶鲁大学戏剧学院读研究生。

    虽然乔尔·科恩在创作新作品时总会浮现出妻子的样子,虽然凭借科恩兄弟的《冰血暴》奥斯卡封后,但是科恩嫂早就声明自己的职业生涯不会依赖于科恩兄弟。事实也如此,她会一边演别的导演的作品,一边还不放弃舞台表演。

    按照好莱坞的惯例,奥斯卡封后,片商自然趋之若鹜,可是科恩嫂却舍弃那些大制作,青睐于拍摄有才华的导演作品,她希望自己的名气能被好莱坞遗忘,“我只是一个演员,很普通,很简单。”

    近年来,科恩嫂还当上制片人。2014年,她制作并出演了美剧《奥丽芙·基特里奇》,还出品了电影《失踪秘闻》,这两部作品都取得了不错的票房和口碑。

    科恩嫂只希望人们记住她扮演的角色,而非她本人,所以她很少接受采访,有限的几次采访也是寥寥可数。可以查到的采访一篇是她和丈夫一起参加罗马电影节,一篇是她在跑步时被《纽约时报》记者追着采访了一篇文章。据说,她的宣传负责人,主要工作就是拒绝各路媒体采访要求。

    对于粉丝也如是,科恩嫂拒绝合影、签名。有一次出门被影迷认出,对方激动地叫她,她做的是走过去聊几句,然后拥抱下对方,走人:“这才是交流,我不是明星,不用签名拍照。”

    所以,科恩嫂永远是真心做自己,她可以不施粉黛,尽情释放她的表情包,完全不用考虑美丑。在2011年的托尼奖颁奖典礼上,弗兰西斯因舞台剧《好人》获得最佳戏剧女主角奖。上台领奖的时候,她没有化妆,穿着一条红色条纹的大码棉布长裙,套着短牛仔外套就上了台,头发也乱糟糟未曾打理,一副“街边大妈”的样子。

    科恩嫂不关心自己的容颜,对于自己这张“老脸”,科恩嫂说:“这是一张地图,一张我人生的线路图,包括上面的各种皱纹。如果你去改造它,就会失去自己原有的路线。”

    就是这位很多观众只认脸,甚至叫不出名字的女演员,成为美国演艺界三大奖(奥斯卡、艾美奖、托尼奖)最佳女主角全满贯得主。不久前还获得第24届美国演员工会奖最佳女主角奖,由此也成为演员工会奖史上第一次两度获得女主角奖的演员。

    小金人还没拿热就被偷

    虽然私生活保持低调,但是在公众面前,性格使然,科恩嫂常常语出惊人,她曾自我介绍说:“大家好,我的名字叫弗兰西斯·路易斯·麦克多蒙德,本名辛西娅·安·史密斯。1957年,我出生在伊利诺伊州吉布森城,性取向正常,是异性恋的‘白人垃圾’。我的养父母不是‘白人垃圾’,我的生母是。”

    今年金球奖颁奖典礼还因为她闹了个小乌龙。当时,科恩嫂发表得奖感言,一上来就说:“这一奖项入围的女士们,你们的龙舌兰我请了。”随后,在感谢《三块广告牌》的出品公司福克斯探照灯(Fox Searchlight)时,她刚一开口露出了“f”的嘴形,就被颁奖典礼的导演直接消音了,原来,现场工作人员以为一向口无遮拦的科恩嫂爆了粗口。

    本届奥斯卡颁奖典礼上,科恩嫂豪迈风不减,她说着说着就把小金人放到了地上,开始为女性大声疾呼,她请求现场所有被提名的女性起立,更说了一个让美国人都懵懂的词——inclusion rider。原来,所谓“inclusion rider”,指的是演员尤其一线大明星,在电影合约中加入一项确保“性别、种族平等”的条款。这项条款要充分考虑演员配置的男女比例,要确保给予少数族裔、残疾人、同性恋等群体适当的份额。作为新科影后,科恩嫂呼吁一线明星带头改革好莱坞文化,呼吁圈内圈外重视“性别与种族”平等。

    不过,奥斯卡领奖台上霸气的科恩嫂在台下却哭了鼻子,原来在颁奖典礼后的庆祝派对上,她的小金人被偷了。原来,颁奖典礼介绍后,科恩嫂去参加庆祝派对,大家都在庆祝时,科恩嫂突然发现放在桌子上的小金人不翼而飞。丢失了小金人的科恩嫂哭了,郁闷过后,和乔尔怏怏而归。

    幸好,小偷很快就被抓到,嫌犯是47岁的特里·布莱恩特,他不但经常混迹于这种场合,更在偷走小金人后,立即在自己的社交媒体账号上发布了自拍视频,冲着摄像头举起小金人,亲吻小金人的头,并说,“看吧,我的团队今晚获得了这个,这是我的……我简直不敢相信我得到了它。”

    小金人失而复得,科恩嫂也破涕为笑。据其发言人说,科恩嫂为了庆祝和小金人“团圆”,去汉堡店吃了个双层汉堡。

    这个奥斯卡小金人显然对科恩嫂而言意义重大,因为这是对她不怕容颜苍老,对她一生理想的肯定。

    相信手握奖杯,特立独行的科恩嫂会继续酷下去,虽然好莱坞是一个巨大的名利场,但还是有很多优秀的、视表演为生命的好演员在做着自己,他们才是好莱坞的真正传承。

[责任编辑:石依诺]

[值班总编推荐]

[值班总编推荐] 《习近平谈“一带一路”》出版发行

[值班总编推荐] [庆祝改革开放40周...

  •   纪录片具有其他艺术形式不可比拟的意蕴深度,自诞生之日起以真实表现社会担当,也助推社会秩序的消解、反思、重构,成为记录历史、警戒当下、推动社会变革的重要代表。【详细】

      当万圣节在年轻一代中成为一种潮流,狂欢还是肃穆就成了一个问题。但不管怎样,从更深的层面来说,无论“鬼节”如何庆祝,其背后真正寄托的,都是对逝去亲人的思念。【详细】

  •   当前改革开放进入攻坚期和深水区,与此同时反腐败的形势依然严峻复杂。我们要坚持无禁区、全覆盖、零容忍,强化不敢腐的震慑,扎牢不能腐的笼子,增强不想腐的自觉,通过不懈努力换来海晏河清、朗朗乾坤。【详细】

      改革开放以来的全部理论与实践深刻揭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当代中国发展进步的根本方向,改革开放是当代中国发展进步的活水之源,是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必由之路。【详细】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