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教教主张无忌藏宝西沙群岛啦?

2018-03-09 13:53 来源:北京青年报 
2018-03-09 13:53:34来源:北京青年报作者:责任编辑:石依诺

  作者:萨苏

  朱元璋登基不久,在一个月黑风高之夜,对教务彻底心灰意冷的明教教主张无忌带领亲信们,悄悄来到西沙群岛一处荒芜的小岛上,他们埋下了携带的财宝,开始扬帆西下,准备去小昭所在的波斯总坛与她会合,却被嫉妒心重的赵敏悄悄破坏了罗盘,导致船队搁浅亚平宁半岛海滩,无意中开启了西方工业革命的肇端……

  读过《倚天屠龙记》的朋友,若是看到这段似是而非的文字,只怕会怀疑又是哪个有毛病的家伙写出了金庸先生的穿越同人作品。

  这实际是笔者看到一枚特殊的铜钱的时候,脑子里泛出的场景。由于它的存在,有理由怀疑张无忌等人于元末的大起义中,曾在西沙群岛埋下了宝藏。

  《倚天屠龙记》中张无忌大教主和他那些美女伴侣多属虚构,但这个神秘教派的确存在,而且和元末大起义关系密切。明教本名摩尼教,传入中土后和白莲教结合,形成强大的地下力量。元末社会动荡,很多重要的起义军都和明教有关,甚至干脆就是明教首领发起的。

  初看起来,这似乎有些莫名其妙,圆形,方孔,一枚典型的中国古代钱币,这怎么会和小说中组织元末大起义的明教,乃至宝藏拉得上关系?

  都是铜钱,含义可不一样,换成它的拓片来看一下,这枚铜钱的本相便露了出来,上面的四个字是——“龙凤通宝”。

  罕见的“龙凤通宝”竟然出现在西沙群岛

  笔者日前曾到徐州一游,于一名老先生家中见到1975年一份有关西沙群岛的内部考古勘察文献《西沙文物调查》,其中,便有这枚铜钱的介绍。

  在西沙群岛发现古代铜钱已经有些令人惊奇,而这枚铜钱背后的寓意更让人浮想联翩。

  我国古代的铜钱,常带有当时朝代的年号,如宋真宗时代的“咸平元宝”,明成祖时代的“永乐通宝”等,这个“龙凤通宝”,似乎应该是龙凤年间的产物,可是,我国有哪个帝王用过“龙凤”这个年号吗?

  还真有一个,便是韩林儿,刘福通在元末大起义中建立的韩宋政权。韩林儿之父韩山童和刘福通均为明教——白莲教首领,策划反元起义。韩山童自称宋徽宗八世孙,元顺帝至正十一年(1351年)在聚众起事时被捕杀。刘福通随即起兵建立红巾军,攻占安徽河南等诸多城镇,并派兵多路北伐,强盛一时。1355年,刘福通拥韩林儿为帝,国号宋(因韩林儿出身明教,故又称“小明王”),年号便是龙凤,这枚铜钱,便是小明王政权铸造的。

  龙凤九年,元军和张士诚叛军两面夹击,败韩宋军于安丰,杀刘福通,小明王韩林儿被朱元璋救出,但龙凤政权已经名存实亡,第二年韩林儿在瓜洲渡江时溺死,该政权存在时间只有十年,而且地域狭小,所以铸币流通不广,而留存更少。古币收藏市场中,现存三种龙凤通宝,任何一种的价格最低也在一万七千元一枚,可见其珍惜,于西沙群岛发现,不亦怪哉?

  众多元末政权铸造的不同钱币,同时出现在西沙群岛上

  文献中记载,在1975年的这次考察中,还发现了几种同样古怪的钱币。

  比如“大中通宝”古币,它是明太祖朱元璋称帝前自称吴王时铸造,时间也在元末明初。

  在《倚天屠龙记》中,朱元璋是明教低级干部出身,历史上他是否真的加入过明教没有明确记载,但他的军队属于红巾军的一支则没有疑问。大中通宝的铸造年代正是他尚未摆脱红巾军旗号的时代。由于后来朱元璋获得天下,这种铜钱存世还算较多。

  还有同样发现于西沙群岛的“天定通宝”,与“大中通宝”可说一时瑜亮。此币,是与朱元璋可称齐名的元末红巾军将领徐寿辉所铸。徐寿辉在《倚天屠龙记》中是明教的一名香主,在历史上则是起兵控制长江中游的一名反元豪杰。他在湖北建立政权,曾使用过天定年号。

  “天启通宝”同样为徐寿辉政权所铸,也是西沙考古的收获。明熹宗朱由校的年号也是天启,也发行过“天启通宝”,但与西沙群岛上的发现不同。明末的“天启通宝”,启字左上部的点作一横状,与下方的“尸”字分开,是其特点,可以看到与徐寿辉政权发行的“天启通宝”不同。故此,西沙群岛上发现的这种“天启通宝”又被称作“徐天启”。

  还有一种岛上发现的钱币,虽然因为铸造较差,收藏价值不高,但从历史的角度却极有意义,那就是“大义通宝”。

  大义通宝,是徐寿辉的部将陈友谅称帝后所铸造。陈友谅在小说中是无耻小人,却被不明真相的明教香主徐寿辉收留。这与历史上两人的关系若相符合。1360年,陈友谅杀徐寿辉,夺其军自立为汉王,年号“大义”,并向下游攻击朱元璋,争夺天下。1363年战败被杀,所以,“大义通宝”铸造和使用仅有短短的四年时间。

  沉船钱币最多的,也最晚的是“永乐通宝”

  陈友谅也是红巾军部将。韩林儿、朱元璋、徐寿辉、陈友谅,这么多与明教关系密切的元末政权铸造的不同钱币同时出现在西沙群岛上,基本可以排除是什么古币收藏家的恶作剧。笔者便忍不住去想,会不会是明教中争夺政权失败的某一批人,带着钱财出逃海外,中途将其埋藏于西沙群岛了。

  这只能说是异想天开。向老先生请教这种可能,对方哈哈大笑,说完全不可能,说着介绍了这批钱币的发现经过。

  原来,这批钱币是1974年4月,由海南省“潭门0145号”渔船发现的。当时,他们正在珊瑚岛北侧海域作业。

  他们发现的这批钱币,出土地点在珊瑚岛北侧30海里的北礁,约在水下两米深处。从今天的角度来说,倒完全可以称作一份可以与“南海一号”媲美的宝藏了。

  这些钱币之中,最多的,也最晚的是“永乐通宝”,而这些明末政权的铜钱数量较少,最少的天启通宝只有两枚,物以稀为贵,故此考察报告对其加以特别说明。而夹杂珊瑚礁上明显的竹木痕迹表明,这里本是一条明代沉船。根据渔民回忆,从五十多年前开始便从这条沉船上捞东西,特别是1961年、1971年两次大规模打捞,但到1974年仍有很多东西没捞完。

  既然出现了永乐通宝,所谓张无忌夜黑风高来埋财宝的可能性便不攻自破。古代铜钱大体是依靠重量确定其购买能力的,故此虽然新政权会努力回收旧政权的铜钱,但很难禁绝。这些明末红巾军的铜钱显然是混杂流通到永乐年间的漏网之鱼,在西沙群岛沉船发现的铜币中甚至包括了王莽时代的“货泉”,可见当时币值之混乱。

  一柄剑鞘推测出,沉船或许是郑和船队的运饷船

  但这件事还留了一个尾巴——在这次打捞中,还发现了一口宝剑的铜制剑鞘。

  难道说这条沉船上当年真有一位剑法高明的“大侠”?

  这当然是开玩笑,倒是考古工作者根据这口剑鞘和其他发现物品,对沉船的身份有了一个未能完全证实的推测。

  最初,曾有人怀疑这条船是走私船。唐宋以来,中国的铜钱铸造精美,用料讲究,在当时的世界都是如同美元一样的存在,属于硬通货,所以,外国商人经常一船一船地将中国铜钱运出,甚至一度引发中国本土的“钱荒”——毕竟铜币不能如纸币那样印刷出来,而古代的采矿能力十分有限。因此,当时中国政府是把铜钱列入禁止出口项目内的。尽管如此,走私仍是屡禁不止,可见中国钱当时的吸引力不亚于中国料理。

  但是,这口铜剑鞘的发现让人们重新审视其身份——这是当时武官使用的武器配件,不大像是普通走私商人的物品。而且这批船上的钱中占绝大多数的永乐通宝,多半是没有使用过的新钱,推测是从铸币厂直接搬上船来的。据此,考古队员们重新推断,认为它可能是一条官方船只,而它运载的最新钱币是永乐年间铸造,让大家怀疑,它可能是郑和船队中的一员——郑和下西洋的路线正经过西沙群岛,而且主要航行时期便是永乐年间。北礁是南海著名的险滩,航行十分危险,这条船便可能是误入险区触礁沉没。

  尽管这一推断未能得到出土文物或文献的支持,但十分符合逻辑——比张无忌大教主带人来埋财宝的推想靠谱多了。然而,郑和船队为何会有专门运送铜钱的船只呢?

  推测有两个可能。第一,既然当时中国钱是万国通用的硬通货,郑和船队可能用它当压舱物,到对方港口就可以取来交易,一举两得;第二,郑和船队有上万名水手官兵,他途中是需要发军饷的,这条船便可能是运饷船之一——反正中国钱哪里都能用,水兵们拿了就可以在靠岸的时候消费。

  忽然想到,如今我国也有很多远航船只,船员们的工资,是不是也要放在保险柜中带去呢?这应该是完全不必要的,我们有微信和支付宝,电子支付一按鼠标就把钱拨过去了,估计会把郑和船队的会计羡慕死。

  时代,总是在进步的嘛。

[责任编辑:石依诺]

[值班总编推荐] 40多万天价账单上的舆论味道

[值班总编推荐] 习近平:加强领导科学统筹狠抓落 ...

[值班总编推荐]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