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拎得起》

2018-03-13 13:41 来源:北京青年报 
2018-03-13 13:41:20来源:北京青年报作者:责任编辑:刘冰雅

  作者:奕方

 ◎2017年8月 中信出版社

  从容地放下不算太难。最难的,是放下后还需做好随时“拎得起”的准备。那些看似毫不费力的锦囊妙计,其实都是千锤百炼后的经验梳理

  小时候,常耳闻长辈们用“拎得起,放得下”来疏解自己宽慰他人。那时的我,还没经历悲欢离合,也意识不到人生有得有失,只希望未来无论顺境逆境,都能拥有这种淡然从容的姿态。尽管尚未懂得该拎起什么又该如何放下,最起码待人接物总归要做到姿态好看。

  我第一次真正面对“拎得起,放得下”,是初中时跟随家人移民美国。14 岁那年的夏天,我离开了出生地上海,辞别呵护我长大的外公外婆和老保姆,搬到洛杉矶与父母团聚。我果然是拎得起又放得下,一边欢天喜地地答应会乖乖听话,一边人小鬼大地以“外公外婆明年一定来看我”作为交换条件。

  妈妈感叹:“这样会谈条件,以后是要去联合国调解两伊矛盾吗?”开学后,我把所有的热情都用在熟悉新生活、结交新朋友上。我从来没想过要与上海的童年玩伴断了音讯。相反地,我把自己的日常生活写在给她们的信里。长辈们不能理解,究竟有什么重大事件可以每个月写满两大页纸?后来发现内容不外乎是:昨天中午学校午餐口味不佳,今天跟女同学约好一起涂荧光粉指甲油(特别用红笔注明:荧光指甲务必要涂透明底才不显俗气),明天学校要交的读书汇报需要画成海报,为买一条脚踝有拉链的窄腿牛仔裤而努力存钱,生物期末考试依然让我如临大敌……爸爸审阅后爽快地说:“你一封封抄太费时,周末跟我去公司复印吧。”大概在长辈们心目中,我没有放弃中文,依然能说会写,曾外祖母见了总是欢喜的。

  来自上海的回信里,是童年玩伴多彩的校园生活和对未来的憧憬。仿佛我也未曾走远,这座城市继续陪伴着我们共同成长。

  选择在哪一座城市居住,只是地理上的概念,说到底,是人与人之间的故事,让城市充满魅力,飘荡着温柔的生活气息。

  外婆总说,我们这几个从小一起长大的好朋友很长情。我们也在各自的轨道上,走出了自己想要的人生。我们从不相互牵绊,我们愿意彼此牵挂。

  我喜欢波澜壮阔,也喜欢万无一失。

  我把我大部分的热爱和好奇心,倾注在关注生活中最真实的美好片刻、探索未知的有趣的人事物。其他方面,我是理性的、低调的。这勉强算是“平衡”吧。

  我按部就班地申请大学、选专业,继而进入研究所,开始工作、恋爱、旅行。当然,无论多么小心翼翼,依然会遇到挫折、意外、别离。需要学会“拎得起、放得下”的片刻接踵而至。我渐渐学会按照情况的轻重缓急,做出取舍;学会掂量自己的承受能力,调整应对的步伐;明白唯有心安心定,才能踏上自己的顶峰,享受自己的风光。我也常提醒自己,既然免不了走弯路,更要穿双舒适又美观的好鞋。(本书中的《说鞋》,有我一路走来的脚印。)

  其实,从容地放下,不算太难。最难的,是放下后还需做好随时“拎得起”的准备。那些看似毫不费力的锦囊妙计,其实都是千锤百炼后的经验梳理。

  我们常说“人生,是一场旅行”,教科书大多教我们不要负重前行,听起来很潇洒,是吗?但是出了意外,教科书不需要负责。不瞒你说,我不是一个轻装上路的人。即便我喜欢的作家亦舒曾经说过:“两只手拎得起的,才是真正属于自己的人生。”但我不想把日子过得这么算计。时代如此进步,机场托运、酒店接送,这些花钱可以买到的服务,安全又方便,也是我努力工作的动力。我也想给自己面对突发事件时多留一点余地,所以我短程旅行的标配,通常是一个登机箱加一个托运箱。登机箱里,有足够的装备,即使航班延误48小时,也不耽误工作和晚宴安排。托运箱里的后备物资,足以应对各种天气变化和无聊时光。如果我真有什么处变不惊沉着应战的冷静姿态,无非是因为考虑得周全一些,备案多一些。未必能避免意外,至少不会给自己添乱。

  有时候,我这种凡事想备案的思维方式,也会闹笑话。(奕方)

[责任编辑:刘冰雅]

[值班总编推荐] 40多万天价账单上的舆论味道

[值班总编推荐] 习近平:加强领导科学统筹狠抓落 ...

[值班总编推荐]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