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立巍“弦上经典”遇上吕绍嘉的“老柴”

2018-03-15 11:07 来源:深圳特区报 
2018-03-15 11:07:53来源:深圳特区报作者:责任编辑:贺梓秋

  作者:李 隽

  作为深圳本地艺术团体最重要的代表之一,深圳交响乐团在“一带一路”国际音乐季当中同样承担着极其重要的角色,4月13日呈现的“弦上经典——深圳交响乐团交响音乐会”,独奏为大提琴家秦立巍,指挥是吕绍嘉。

  秦立巍以独奏家和室内乐演奏家的身份,与许多国际知名乐团及指挥家有过成功合作。在获得第十一届柴可夫斯基大赛的银奖后,秦立巍于2001年在纽约赢得著名的瑙姆堡国际大提琴比赛金奖。“一个时尚且敏感的表演者,对音乐投以无与伦比的专注。”这是《留声机》杂志对秦立巍与伦敦爱乐乐团合作演奏的“埃尔加/布里顿/沃尔顿协奏曲”专辑的描述。

秦立巍“弦上经典”遇上吕绍嘉的“老柴”

秦立巍

  从多次秦立巍现场演出的情况看来,他的大提琴演奏个性很强烈,跟当今较多注重音色圆润美感的演奏家很不一样,秦立巍在传统的演奏上结合了巴洛克演奏的一些手法,追求短句速度稳定,感情起伏控制在一定的幅度内,声音干净利落,大提琴显得响亮而明快;独奏的时候,秦立巍时而深情时而慷慨激昂,弓和琴弦、指板的摩擦迸发出他的热情。

  在4月13日的音乐会上,秦立巍将演奏捷克作曲家德沃夏克的《b小调大提琴协奏曲》。如果要选一首历史上最伟大的大提琴协奏曲,那毫无疑问就是德沃夏克这一首了。这首大提琴协奏曲是作者继《第九交响曲“新世界”》之后,又一部为众人所知的代表作,其在内容的深度、鲜明的形象以及交响发展的规模等方面,更接近一首交响曲,也可以说是一部带大提琴独奏声部的交响曲。此曲是作者停留美国期间的最后巨作,饱含了德沃夏克晚年对故乡捷克复杂的思想感情,有乡愁、有担忧、有回忆、有伤痛、有悲愤、也有热情,表达了对祖国和人民命运的思考。秦立巍这种比较干净利落的声音,如果融入了德沃夏克的乡愁,将会产生什么样的艺术效果,这很值得乐迷一起期待。

  跟秦立巍合作的著名指挥家吕绍嘉,出生于中国台湾新竹县,自幼学习钢琴,受陈秋盛先生之启发开始钻研指挥艺术,先后赴美国印第安纳大学及维也纳国立音乐院主修钢琴与指挥。连续赢得法国贝桑颂、意大利佩卓地和荷兰孔德拉辛三大国际指挥大赛首奖后,吕绍嘉展开他在欧洲璀璨的指挥生涯,先后获聘担任柏林喜歌剧院首席驻团指挥、德国莱茵爱乐交响乐团暨科布伦兹市立歌剧院音乐总监、德国汉诺威国家歌剧院音乐总监,并受邀担任欧洲多家乐团的客座指挥。

秦立巍“弦上经典”遇上吕绍嘉的“老柴”

吕绍嘉

  4月13日演出的下半场,是柴可夫斯基《第六交响曲“悲怆”》,于1893年8月12日完成。这首交响曲正如标题所示,强烈地表现出“悲怆”的情绪,这一点也就构成本曲的特色。柴可夫斯基音乐的特征,如旋律的优美,形式的均衡,管弦乐法的精巧等优点,都在本曲中得到深刻的印证。因此本曲不仅是柴可夫斯基作品中最著名、最杰出的乐曲之一,也是古今交响曲中第一流的精品。

  柴可夫斯基在他的日记里形容“悲怆”的四个乐章为:青春,爱情,失望和死亡。第一乐章虽然有很多温柔沉思的幻想,但其实早已经爆发出大量的悲剧色彩;第二乐章的主要旋律具有舞蹈般的节奏,却又荡漾着不安的空虚感;第三乐章是作品最著名的选段,主要旋律具有战斗般的感觉,呈现出一种悲壮感,此部分略经扩展后,再次出现诙谐曲主题而达到高潮,紧接着进行曲主题再现,乐章的终结部便在进行曲主题片断堆积的形态下强烈地结束。在最后一个乐章,主题极为沉郁、晦暗(一般交响曲的终曲都是最为快速、壮丽的乐章,而这首交响曲正相反,充分强调了“悲怆”的主题),悲伤的旋律在圆号的衬托下显得更加凄凉。

  中国乐迷都喜欢把作曲家亲切地成为“老柴”,可见大家对这位作曲家的热爱。现场聆听柴可夫斯基这首“悲怆”,对观众来说一个更合适理想的选择是,在乐曲结束后能够跟乐团一起静默一到两分钟再报以掌声,这样会对作品有更深刻的体验。(李 隽)

[责任编辑:贺梓秋]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