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块广告牌》的残酷与温情

2018-03-15 11:26 来源:北京晚报 
2018-03-15 11:26:15来源:北京晚报作者:责任编辑:贺梓秋

  作者:王 润

  荣获本届奥斯卡金像奖七项提名的《三块广告牌》,虽然最终斩获最佳女主角和最佳男配角两项大奖,但它没有拿到最佳原创剧本奖和最佳影片大奖,还是让很多观众为之鸣不平。有些朋友甚至表示,自己已经“在心里把奥斯卡最佳影片奖颁给《三块广告牌》了”。

  《三块广告牌》的编剧、导演是爱尔兰剧作家、导演马丁·麦克唐纳。他1970年出生于伦敦,20世纪90年代,以编剧的身份确立了自己的职业声望。如今他的工作更加聚焦于电影,他的第一部电影《六发子弹的手枪》为他赢得了奥斯卡最佳真人短片奖。他还拍摄了《杀手没有假期》、《七个神经病》等影片,都很有个人风格。

  然而在中国,马丁·麦克唐纳在戏剧界显然更加出名,由他编剧的曾荣获戏剧界大奖奥利弗奖和托尼奖的早期作品《枕头人》和《丽南山的美人》,都曾经作为“直面戏剧”的代表,在鼓楼西剧场上演,分别由赵立新和冯宪珍主演,很受关注和欢迎。

  电影《三块广告牌》也能看出马丁·麦克唐纳极为深厚扎实的戏剧功底,影片从一开始就充满强烈的戏剧冲突:女主角由于自己十几岁的女儿被奸杀而深陷痛苦的折磨,面对警察的无所作为,她买下了小镇郊外的三块广告牌,分别在上面标识出醒目的标语:“强奸致死”,“凶手毫无着落”,以及“怎么着了,威洛比局长?”如同在原本死气沉沉的小镇扔下了几块巨石,激起了一连串的激烈反应。

  而广告牌租赁处小伙子读的书《好人难寻》,也暗示着这是个“好人难寻”的故事。的确,小镇中处处充斥着矛盾和暴力,警察酗酒、恐同、虐待黑人,当地神父有虐童倾向,女主角也因为脾气过于冷酷暴烈不近人情而让人很难同情……人们的不满、怨恨情绪,都以一波比一波猛烈的愤怒和暴力的方式发泄着,正如女主角前夫19岁的小女友所说:“愤怒引发更大的愤怒。”

  《三块广告牌》本身也取材自真实事件。麦克唐纳曾提到电影的灵感来自二十年前,他在英国搭出租车的时候,看到路边有一块广告牌,上面的文字寂寞又让人心痛,来自一个女儿惨遭奸杀的父亲:“警察搞砸了案子、正义的审判迟迟未至、你没准也会碰上这种事!”这位父亲一生无法释怀,除了刊登广告指责警察,每到女儿生日,还会在报纸上刊登对女儿的生日祝福。麦克唐纳一直无法忘记这个广告牌带给他的感觉,他不断构架着广告牌背后的故事,同时也在不断地寻找故事可能发生的场景。终于,他选择了这样一个小镇,将这个令人痛心的故事搬上了银幕。虽然影片中的人物是虚构的,很多情节也非常戏剧化,但那些强烈的爱与恨,那些滔天的愤怒与痛苦,却自有真实的力量令人震撼。

  在这部影片中,马丁·麦克唐纳一如既往地够酷够狠够黑色,但这次却也难得的柔情与温暖。虽然剧中各种犀利的社会批判,也折射出各种社会问题,但在他以往作品中,罕见如此正常且深情的亲情关系,以及如此善良的人性底色。《枕头人》中,充满了虐童和谋杀;《丽南山的美人》中,饱受母亲控制和折磨的女儿最终杀死了母亲……而在《三块广告牌》中,婚姻不幸的母亲虽然和女儿发生了剧烈的争执,但却因为女儿的被害,一直活在强烈的内疚和痛苦之中,一如常人的情感。而且在她和警察局长对峙的时候,由于身患绝症的警察局长失控吐血,她顾不上拭去脸上的血迹,而是一瞬间本能地关切问道:“你怎么了宝贝?”眼神里全是惊慌与关心。

  这个气质倔强、像石头一样坚硬的女人,虽然摆出一副怼天怼地的态度,一言不合就能将早餐麦片扔到儿子头上,痛斥并赶走神父,暴踢嘲笑她儿子的学生下体,在维护警察局长的牙医手指上残忍的钻个洞,甚至还会因为报复而火烧警察局……但是,她也会轻轻扶起窗边没法翻身的甲壳虫;一个人默默在广告牌下为女儿种下花朵,并对着一只鹿吐露心声并埋头痛哭……三块刺眼的广告牌发出的痛心诘问,被警察局长自杀后留下的三封遗信抚慰了。也许它们本就是硬币的两面,被死亡抛起,重重落下时,在生者的生活中激起巨大的涟漪。

  她周围那些原本看上去满身毛病的人,也慢慢显露出温暖善良的一面。自杀的警察局长,死前留下帮助她支付广告牌租金的费用;不知名的工人,自愿帮助她恢复被烧毁的广告牌;曾经恨她入骨并被她烧伤的警察,舍命帮助她调查凶手;被警察打成重伤的广告公司职员,不计前嫌,为重度烧伤的警察送上一杯橙汁……在这个残酷的世界里,在最深的绝望和痛苦中,还总有一丝温柔和善意,让人终将在与自己和世界的对抗中,找到出路。

  影片结尾时,悲伤的女主角和被开除的警察,两个原本对立但都被世界放逐的人,为了去找一个还不确定的凶手,踏上末日狂花一样的未知旅程。女主角脸上头一次泛起笑容,寓意着某种与自我与世界的和解。此时,歌声响起:“如果,我能永远拥有你的爱,就让生活驶入光明的地方……”虽然故事没有结局,但就像警察局长的遗言所说:“只有通过爱才能达到内心的平静,通过内心的平静才能拥有思想,它们才能解决问题。”

  然而,正如影片中那首凄婉悲凉的爱尔兰民谣《夏日里最后一朵玫瑰》中所唱的:“当真挚的心已枯萎,所爱的人已逝去,谁还愿留在这荒凉的世上独自凄凉?”真实世界中,那些永远无法摆脱死者阴影的人,是否真能有机会得到救赎和解脱?电影,还是太美好了。(王 润)

[责任编辑:贺梓秋]

[值班总编推荐] 40多万天价账单上的舆论味道

[值班总编推荐] 习近平:加强领导科学统筹狠抓落 ...

[值班总编推荐]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