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号玩家》配得上这铺天盖地的赞誉吗?

2018-04-10 10:00 来源:北京青年报 
2018-04-10 10:00:03来源:北京青年报作者:责任编辑:崔益明

  作者:饼干

  不论是夏天叼着冰棍看《回到未来》录像带的80后,还是在《守望先锋》里呼朋唤友的新千年玩家,在斯皮尔伯格的《头号玩家》里,都能找到相应的乐趣。相比原作更小众的设定,电影变成了一场流行文化的盛宴,加上业界顶尖的视觉效果,可以说《头号玩家》贡献了2018年到目前为止最棒的观影体验。

  论及操刀一部成熟的商业电影,被戏称为“美国国师”的斯皮尔伯格,显然知道观众们想看的是什么。对于电影的目标受众来说,应接不暇的各种元素已经足够讨好,他们可以在宏大的动作场面里忙着数彩蛋,也可以在社交媒体足足谈上三天三夜。然而,作为一部电影,《头号玩家》究竟配不配得上现在铺天盖地的赞誉呢?

  电影一开始,伴随着范·海伦的《Jump》响起,两个截然不同的角色同时扔到了我们面前:生活在混乱不堪的现实中的韦德,以及在虚拟的“绿洲”里如鱼得水的帕西法尔。只是和原作就很单薄的现实剧情相比,《头号玩家》的电影在这方面同样乏善可陈。事实上,无数的彩蛋充斥在每一帧画面之中,而在人物塑造和人物关系上并没有给出足够多的时间,帕西法尔从拜金少年到自由斗士的转变,以及与阿尔忒密斯的情感都没有那么令人信服。

  但是壮观的视觉场面证明,斯皮尔伯格的扬长避短显然足够成功。电影首个大场面就奉献了一场疯狂麦克斯式的马里奥赛车,来自不同世界的赛车变着花样地撞碎,同时喷洒出漫天金币。难能可贵的是,在这一片混乱中,镜头运用和空间变化依然控制得完美,赛车走位和撞击都清晰可见。你可以为天龙特攻队的面包车和阿基拉的摩托兴奋不已,而哪怕对此一无所知的观众,依然能享受这场足以位列数年来最优秀赛车片段的奇观。

  《头号玩家》就是这位好莱坞老顽童的游乐场,他带着全世界一起把电影院变成了狂欢的圣地,他本人就是流行文化重要的一部分。到了2045年,年轻人依然会伴随着《Stayin Alive》起舞,哪怕灯光闪烁的舞池变成了悬浮在空中的幻影;在最先进的VR游戏之中,手里玩着的却是雅达利游戏机,这些彩蛋猎人不是对于过去的强行怀旧,我也不想把这些只看成是追求财富的手段,而更愿意理解成是美好时代的生活方式的传承。哈利迪按照自己的喜好塑造了一个虚拟世界,引导着猎人们追寻他的影子来发掘钥匙的秘密。而斯皮尔伯格就是戴上眼镜的哈利迪,他将上世纪80年代的流行符号糅合在一起,观众们得到的不是宝藏,而是“回忆杀”。

  电影没有像原作一样想证明自己有多么了解上世纪80年代的流行文化,相反它极力避免了这种情况。不仅把电影弄得从头到尾热闹不休,还把游戏和影视梗改得更为老少皆宜,让普通观众也能抓住其中一二,比起不少电影过于粉丝向的彩蛋,让所有人都能体会到些许观影时的“优越感”,这一点真的是太牛了,而这也是《头号玩家》的精明之处。电影中一直在强调反对死板规则的束缚,一部库布里克真爱粉的《闪灵》关卡引得无数尖叫和哄笑。如果像小说里的谜题那样,需要主角们一字不差地说出原版电影的台词和做出原版电影的动作,才能获得足够高的分数通关,大概就会只剩下尴尬。

  《头号玩家》的彩蛋之所以优秀,除了铺天盖地的数量,还有它巧妙的使用方式。因为版权等原因,原作里戏份不少的奥特曼,换成了在美国知名度更高的钢铁巨人。这个钢铁巨人不再是原来那个有自我意识的机器人,而是变成了与其他机器人战斗的工具,直至最后用一个《终结者2》的致敬退场。它邀请观众来到一个怀旧的游乐场,把那些美好的回忆带入到现实之中,并且任你摆弄。从小时候到长大成人,我们会买来喜欢的角色玩具,给他们编排成各种各样的故事,那种感情也大抵是如此。就好像电影中的虚拟商店,玩家可以购买《守望先锋》或者《街头霸王》里的角色作为自己的虚拟形象,我们喜欢它们,不过我们还是做我们自己。

  这一点也是和早些年的《无敌破坏王》最大的不同。在那里面,游戏角色都是做着自己应该做的事情,一众反派角色甚至还有个反派互助会。而在《头号玩家》中,这些流行文化符号更多的仅仅只是作为一个符号,一闪而过就是它们存在的意义。如果从这个角度来说,《无敌破坏王》显然更像是一部“游戏”电影,许多人对《头号玩家》的诟病也正是基于此。华纳公司靠着自己和斯皮尔伯格的人脉,获得了数不清的授权,就像电影中总想着推广“氪金等于胜利”的IOI公司一样,它也通过挥洒版权的力量,“解锁”了观众们的笑声和情绪波动。这种做法很有效,却也简单粗暴。

  电影的结尾甚至有一点点恶意:一众“贫民窟”的邻居得到呼唤后都站了出来,一人一枪就毫无抵抗地自动让开了道路,简直让人觉得被氪金游戏和网络直播洗脑的民众就是如此不堪。不过在快餐文化时代,如何将一个怀旧主题的电影拍成能让最多人接受的样子,我不敢说斯皮尔伯格在《头号玩家》里做得有多好,但是相比原作,他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而且不管怎么说,在喧哗的视觉效果之下,珍惜现实就是电影释放出的最大善意。

  好吧,这部电影也没那么善良,虽然说主题一直是“适度游戏益脑,沉迷游戏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但电影最大的“毒草”就是,整部电影都在和我们说现实的意义,结果男主却是在虚拟世界里取得了现实中的金钱和地位,抱着网恋得来的姑娘,然后转脸就说现实最重要,每周还要关两天服务器……这简直是满满的负能量。(饼干)

[责任编辑:崔益明]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