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女职人的自供状:不自恋 专业感 去吃肉

2018-04-10 10:28 来源:北京青年报 
2018-04-10 10:28:53来源:北京青年报作者:责任编辑:崔益明

  作者:韩思琪

  韩剧《迷雾》尽管剧情已经完结,但热度不断发酵,反复刷屏,话题也渐渐溢出剧情相关的讨论,“大女主”和“职场剧”成为舆论热词。这一次想和大家介绍另一部职业剧,热度没有如此高却更精彩的日剧:《Unnatural:非正常死亡》。

  真正的行业剧:不自恋的专业感

  《Unnatural》是一部行业剧。演员石原里美饰演的三澄美琴是在民间法医组织“UDI”工作的女法医,UDI——Unnatural Death Investigation专门接收由于非正常原因导致死亡的遗体,对其进行解剖以求找到案件的真相。工作室的另一个法医中堂系虽然拥有着丰富的临床经验,个性却乖僻古怪,其实中堂有一个无人知晓的秘密,他的女友在一场“意外”中不幸丧生,可种种蛛丝马迹向中堂显示,是一名连环杀人犯取走了女友的性命。中堂不畏人言坚定地留在UDI,正是为了找到杀死女友的凶手。

  同样是职业+悬疑元素,《Unnatural》剧情稳扎稳打,其豆瓣评分从开播之初的8.8分攀升至结局时的9.2分,相较于烂尾的《迷雾》从9.2分到8.2分的滑落,其良心之处正在于职业感的专业和逻辑的严丝合缝。

  法医在剧中被称为是“7K”的职业——7K并不是薪资,而是指代一份脏、险、苦、臭、恶心、钱少、结不成婚(日语首字母都是K)的工作。第一个故事《无名之毒》:在家中意外去世的高野岛,其家属不接受医院给出的缺血性心脏病的死因诊断,因此委托UDI调查。死因排查从中毒到MERS病毒感染,几次反转后真相揭示为:医院病毒泄漏而隐瞒事实,而这次调查及时遏止了病毒的进一步扩散。没有强喊口号,观众却最深刻地理解了“法医是为了未来的工作”这一信条。

  日剧向来非常擅长处理行业剧这一类型,如金融剧《半泽直树》、医疗剧《白色巨塔》《code blue》、出版行业剧《重版出来》等,将职人精神与社会问题结合起来,镜头集中于特定职业的职场生态,而性质则偏向社会写实。《Unnatural》就讨论了非法过劳致死、校园霸凌等社会问题。因剧情篇幅(一般9至12集)限制,职业剧一般会把感情戏压到最低,以求能够完美地传达出职业的理念,这一“专业感”正是职业剧得以打动人之处。

  所谓“专业感”其实并不等同于“专业性”,后者追求的是专业上的完全正确和绝对还原。诚然,行业相关的基本常识不出错是职业剧的基本素养,但若以“1比1照搬还原”为标准去衡量职业剧,也易陷入“电视剧还是纪录片”的循环争论之中。而“专业感”在于将职业的意义与信念提炼出来,其感人之处往往在于这一行业所折射出背后的社会现实:有关生与死、公平与正义种种思考;还在于穿透职人精神其所抵达的更复杂的人性。《Unnatural》是在“法医的身份和故事里,把所有的溃烂与希望,一层一层解剖给你看”。

  国产职场剧呢?呈现出一种既少“专业性”又缺“专业感”的虚浮态。一直以来,国产剧中诸多所谓“职场剧”都饱受“空有职场皮”之讥,“披着职场皮谈恋爱”的故事最后再嫁接一段豪门恩怨,套路狗血、剧情拖沓注水,再多《翻译官》《谈判官》的演绎,都是“女结婚员”的故事。另外有少数聚焦行业的电视剧,如《外科医生》《急诊科医生》等,稍稍搭建出专业性的骨架,就马上沉迷于自我感动,基本的工作职责都被打上了“高光”,将职业剧做成了“BGM剧”——过于依赖背景音乐的煽情。背景音乐仿佛是全剧的“高潮预警”,不断提醒着观众该哭了!“高潮音乐”有时因过于密集而显得廉价,频至的“高光时刻”则有硬搔观众泪点之嫌。

  《Unnatural》的成功之处就在于:不自恋。讲好故事,其他高大上的附加意义和价值由观众自己作出判断,而不是自我标榜。相较于国产剧的“我有一个梦想”式套路——恨不得揪住观众拼命灌输:快来看我是如此不易、是多么伟大!石原里美却只说:“梦想什么的也没必要说得那么夸张,有个目标就行。” 同时也不会过于拔高主人公:只对自己的工作负责,而非整个正义事业。作为法医,出具和事实相符的判断书,她就已经完成了自己的工作,而制裁杀人犯是警官的工作。相对于大写的“英雄主义”以及其衍生出的“白莲花”人设,或许不完美、或许平凡的职人让我们看到了另一种英雄主义:认清生活的真相之后依然热爱生活。

  真正的女职人:摘掉标签的大写之人

  20代到30代的演员石原里美,一改以往“小妖精”的形象,在《Unnatural》中成功转型。有趣的是,她与中堂系扮演者井浦新首次合作的《有钱男与贫穷女》,20代石原里美扮演初入社会、追着工作狂跑的夏井真琴,感叹着“在这种高级场所享受工作的人,和我肯定不是一个世界的”。如今的她出演30代能独当一面的法医三澄美琴,直言“法医是为了未来的职业”,铿锵有力、掷地有声。好的影视文化是可以让演员与角色一同成长,而不需刻意去扮老或装嫩。这既源于作品类型的丰富性,也是尊重人生的多样性。一如演员金南珠可以在20代出演《天桥风云》,在40代遇到了《迷雾》中高惠兰这一角色。

  但相比于高惠兰,法医三澄美琴的身上少了“玛丽苏”的紧绷感,多了专业的精英感。

  三澄美琴强烈反对剥夺威胁人“生的权利”的事,她坚信“法医是为了未来的职业”。她不想输:不想输给不合理的死亡,因为这样就是输给了想拉着她一起死的母亲。坚定如她,在面对关乎底线的选择时仍不会违背原则,写一份假的报告了事。这让她自有一股不同于我们所谓“大女主”的大气。行事动机不是因为要站到制高点,去铲除曾伤害自己的异己者,也不是因为曾经被欺负怕了所以不想被踩在脚下,所以要去复仇,更不是咬牙切齿式的要去“打脸”看轻自己的人。

  一旦将视野从狭隘的性别二元对立中抽离出来,这个角色首先是一个大写的人。石原里美只是UDI的法医,职业不分性别,她的敌人并不是某一个人或某一群人,而是她致力于解决的对象“非正常死亡”。专业感正在于她始终清楚这是“为了谁的工作”。

  《Unnatural》第三集聚焦的社会问题即是日本女性所面对的职业歧视:女性被污名化为都是感情支配的无理性人群。在庭审现场,三澄美琴面对资历和性别上的双重质疑:年轻的女性法医证词被检察官指认为不可取信,她也因此不被委托人信任:“女人啊,一旦处于劣势就会推卸责任,她们只为自己的利益而活,我的一生不能交给一个女人。”

  面对此种情况,她的选择并不是站在法庭上正面反击,咄咄逼人地怼回去,而是“反套路”让更具“说服力”的中堂系出庭作证。前者的做法虽然痛快,却也再次模糊案情的重心,让舆论从罪案本身偏移。她的选择不是为了自己的胜利,而是为了“法医学的胜利”,不同于玛丽苏女主,她真正做到了客观冷静,用行动证明了个人性别和证据的价值没有关系,这才是一个法医的专业性。好作品就是从标签下解放具体的人。《Unnatural》的编剧告诉观众,职场女性是不会主动给自己贴标签的,女性的工作价值也不是为了向世人去证明女性自己,“重要的是让大家明白何为法医学”。

  《迷雾》的烂尾再一次宣告了“恶女”与“女性渴望权力”模式的非合法性。如此紧绷而不自由的女主角却承载了众多观众的认同,而这样的女主角最终又不被允许存在。或许只有破除性别的二元对立,塑造一个“大写的人”才是新女性的打开方式。

  比起《迷雾》中高慧兰最终表情沉重的回答:“你幸福吗?”“我曾无限靠近幸福。”我更愿意听到石原里美说:“有工夫绝望的话,还不如吃点好吃的去睡觉呢,走吧,去吃肉。”面对黑暗现实仍闪耀着人生轻盈的光芒与希望。(韩思琪)

[责任编辑:崔益明]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