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斜杠女性”曹頔:书写现代女性成长的“个人史”

2018-04-10 13:38 来源:贵阳日报 
2018-04-10 13:38:04来源:贵阳日报作者:责任编辑:崔益明

  作者:郑文丰

  随着第一部书《像世界一样宽广地活》出版,曹頔又多了一重“新晋作家”的身份。在该书上市之前,她就以其宽广的活法颇受当下女性的推崇:曾做过新闻媒体人,与吴小莉共事;辞职后与丈夫一起创业,并成功上市。而立之年又跳出舒适区,带着两个孩子远赴美国哥伦比亚大学读书,期间还获得了联合国实习的机会。

  曹頔活成了身份多元的“斜杠女性”。而完成这一切的她,今年才不过三十三岁。但她也注意到,中国女性一旦在被贴上妻子、母亲、职员等多种标签后,其本身的成长更是被他人和自己忽略,为此,她写了《像世界一样宽广地活》这部现代女性成长的“个人史”。书中正是她两年读书生活的所获所得,共收录了36篇文章,分为四个部分。第一部分阐释了她做出读书决定的缘起;第二部分集中了她两年期间对社会生活的思考;第三部分,她以“异乡人”身份重新打量这个咄咄逼人的陌生环境;第四部分她坦诚对身边的亲人和朋友的理解。

  寻找生为普通人的乐趣

  记者:现在的很多名人出书,都在传达成功学和人生赢家的概念。但您的书却写出了普通人的那种细腻。如此定位出于何种考虑?

  曹頔:很多女性会厌恶自己围着工作和孩子转,枯燥、单调没有希望的生活,向往每天可以全世界旅游、接触各种高大上场合的生活。大家知道,我做过新闻人、企业创始人,也在联合国工作过,见到了很多的人,有顶尖的企业家、国家的元首,当我离他们非常非常近的时候,我才看到其实人的追求大部分都是生活中的浮光掠影。因为这样的工作经历,我才更加确信一点,我的追求不是要过高大上的生活,我今天的理想仍然是做一个普通人。我每天不管是坐地铁还是今天坐在这里和大家聊天,还是去超市里买菜,我都会看到每个人都在很努力地活着,这个动力这个力量让我很感动,也给我很多的力量。每个人都希望自己的未来更好一点点,加一点点薪水或者孩子听话一点或者变得更漂亮一点,这些都是生活里最踏实的希望。

  记者:在你的书中,前半部分讲的是认清自己,找到自己的目标,而不是别人标签下的你。后半部分讲的是对社会的使命。如何能加快“认清自己”且“履行使命”?

  曹頔:每个人内心都有一个动力源,那就是自己的兴趣点。有了兴趣,就不太会在乎周围的人怎么看,或者周围的人走到哪里了,因为你自己会有自己的节奏。但这还需要一些时间的积淀才能找准目标。在这积淀的期间,两件事情很重要:一个是阅读,阅读优秀的灵魂、出色的灵魂、闪亮的灵魂写的东西,会给你带来很坚定的信念;再一个是看世界,在你可以承担的条件下多看看世界,多和有意思的人在一起,去感受这个世界的宽广,回来之后会发现今天在担心的事情、在乎的事情,好像都不是很重要了。

  “使命”是一个特别打动我的词。我一直相信每个人来到这个世界都有自己的使命,但不是一定要是那种非常宏大的,要改变世界了,要拯救人类了……大多数人的使命是让自己和家人活得更好一点,让身边的人更健康一点,给周围的人带来幸福和快乐。这样的使命我想每个人都有的,你只要听从心里面的感召,去独立地活好自己的人生,就已经是非常值得尊重的一件事情。

  记者:家庭幸福,事业成功,女性最大的愿望好像都在眼前了。突然您决定远离一切,带孩子去美国读书。怎么想到做这个决定?

  曹頔:决定去哥伦比亚大学读书之前的一段时间,我每天就是吃吃喝喝、保养一下。这样的生活非常舒适,但也非常懒散地停在原地。亲友以及合作伙伴,都会说你这样很好了,你就做好现在的本分就好了。那我是不是就可以到此为止画上句号了呢?对这个“句号”,我感到恐慌,因为在这个“句号”里我发现自己没有再继续学习,没有成长与进步。对我来讲人生最重要的一个词是进步、是前进,是自己的内心仍然想要不停歇地吸收新的东西的渴望。

  所以在三十岁的年纪里选择去美国读书,真的不是为了那张文凭。

  记者:您的很多粉丝称您是现代女性的典范,您怎么看“现代女性”这个标签?

  曹頔:很长一段时间里,我身上的标签和“现代女性”这四个字一点关系都没有,因为我很早就生孩子了,我结婚也很早,生孩子之后还做了一段时间的家庭妇女。大家提到“现代女性”,会马上联想到独立、坚强、精明、干练、事业非常成功,在职场上披荆斩棘等等,像我这样的看上去比较小鸟依人一点,似乎是一个传统女性的形象。一直到今天我走出去见客人,客人也会觉得你大学刚毕业啊。由此你会发现大家的标签是很刻板的。

  这本书希望传递出来的就是你是不是现代女性并不重要,只要你觉得是就好,也许你的生活在现阶段有一点点瑕疵,或者仍然有不满意的地方,但是你知道你想要去哪里、这一刻在做什么,可能是在默默地等待一个时机,可能是在等待一个让自己更上一层楼的质变的能量……虽然都还没发生,但只要知道你心里有一点光,那里有一盏灯就好了。

  记者:作为普通人,心中的那点光很难照亮现实的困境吧?

  曹頔:也许大家会觉得,我做了很多人做不到的事情。但其实我就是一个普通人,不管是工作还是学习,我从来没有拿过第一;更谈不上完美,我带孩子的时候也特别暴躁。

  有时候可能大家会问你怎么兼顾自己的家庭、学习、事业,我想说我也不能兼顾,我只是想尽力地做好。你去做自己应该做的和对的事情就好了,保持独立很重要。当然要顾忌到你周围你爱的人,因为独立不是孤立,女性也好、男性也好,你都是生活在一个社会里的,你有你爱的人,有爱你的人,他们的感受、他们的处境也很重要。

  所以,当你非常地相信一件事情,你要去做一件事情的时候,也不要忘记爱你的人和你爱的人。

  家庭事业都需管理好期望值

  记者:现代社会给予女性的压力似乎很大,您觉得压力大吗?

  曹頔:本身人活着已经很难了,作为一个女人就更难了。这个社会好像对女性的要求更高了,不仅要相夫教子,同时还要独立还要美还要瘦还要年轻,还不能老不能有黑眼圈,有的时候我会觉得特别辛苦,怎么会有这么多要求啊。

  面对家庭和工作,我也经历过一个挣扎和挫败的过程。我第一次做丈夫的妻子,第一次做孩子的母亲,有很多做得不好的地方,需要漫长的时间去相互包容、相互学习。特别是孩子,我这两年去美国最大的感触,不是我在保护孩子,不是我在照顾孩子,而是孩子在照顾我、保护我。我有时会很暴躁,我的孩子就会说妈妈也会有不开心的时候,今天她好像情绪很不好,我还是先回我的房间待着比较好。

  我这几年学到最多的就是放低期待,管理好自己的期望值。生活的瑕疵一个接一个,你填完了这个会有下一个。你要学习忍受它的存在,然后学着跟它相处,因为有很多瑕疵不是我们能够改变的。

  记者:怎么看待事业对女性的意义?

  曹頔:从我个人来讲,事业是我的精神寄托,也是我排解自己很重要的方法。因为在家庭里你会发现无路可退、没有出口,而工作对女性来说是一种解脱,在某种程度上,工作也是你能够控制的,你付出多少回报多少,还是比家庭相对来讲可控一点。

  还有,事业能够让你跟社会持续地保持联系,这个对女性来说非常重要。虽然这样讲会有把自己放低的感觉,但是我会觉得女性比较容易陷入到特别琐碎的生活里面去,衣食住行了、柴米油盐了,特别是有了孩子之后,工作会让你保持跟生活节奏不太一样的圈子和一个心气。这个是工作最大的价值。

  所以,在寻找一个事业和一份职业的时候,有一个基本的标准:什么样的工作能够让你与这个社会保持紧密的联系,能够让你有一个心气一直往上走。不要寻找会磨灭你的意志、让你变成越来越庸俗的工作。(郑文丰)

[责任编辑:崔益明]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