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头号玩家》预示对未来的担忧

2018-04-10 15:21 来源:北京晚报 
2018-04-10 15:21:22来源:北京晚报作者:责任编辑:崔益明

  作者:王金跃

  斯皮尔伯格的新片《头号玩家》本质上是一部爆米花电影,但是由于影片中充满了对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流行文化和经典电影、游戏的回顾,电影顿时有了怀旧的情绪;同时,电影中从现实出发展望未来的隐喻式担忧,让这部电影对于人类未来的前途带上了悲观色彩,两者结合在一起,构成了电影的致命魅力。

  《头号玩家》是斯皮尔伯格早期电影如《E.T.》、《第三类接触》等卖座电影的风格延续。早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斯皮尔伯格在生活中就是一个游戏迷,他生活中的另外一个爱好就是收集电影配音。电影中孩子的心理世界是他当时最擅长表现的对象。父母离婚的经历,给了他很大的打击,曾经很长一段时间,斯皮尔伯格都以为是自己的父亲抛弃了这个家,他对于父爱的渴望在电影中有很多的表现,时隔多年后,他才得知,其实是她母亲提出的离婚,因为她爱上了别人,而父亲只是一个受害者,这是现实给他开的玩笑,但却成就了他辉煌的电影梦。

  《头号玩家》中的主人公韦德是一个孤儿,他唯一的一个亲人也是女性角色,他对“绿洲”的沉迷除了有金钱上的诱惑,也是他现实生活中的一个“避风港”,这种人物性格的设置,可以看到斯皮尔伯格早期电影的影子。

  对于资深影迷和游戏玩家来说,《头号玩家》简直就是一本百科全书,里面充满了各种经典符号和经典人物,这是观影的一大乐趣,让钢铁巨人最终战胜哥斯拉,这样的决战,应该只会出现在孩子们的想象世界中,这是斯皮尔伯格回归童趣视点拍摄的标志。影片的很多细节也反映了导演本人的喜好,比如他对电影大师库布里克的推崇。后者的经典恐怖片《闪灵》中的骇人场景被大段复制,成为重要的情节。生活中,库布里克去世后,他未完成的遗作《人工智能》就是由斯皮尔伯格来制作完成的。《阿甘正传》的导演泽米吉斯可以算是斯皮尔伯格的徒弟,他的《回到未来》系列中可以让时光倒流,影片中“泽米吉斯魔方”就是取材于《回到未来》,可算是导演对于自己徒弟的一个偏爱。

  但《头号玩家》的最大关注来自于对虚拟现实和真实生活之间界限的思考和担忧。互联网、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虚拟现实等技术的发展,逐渐让人们模糊了现实和虚拟世界的界限。从《头号玩家》的视点来看,不管科技如何发展,人类的最大幸福还是来自于真实生活中彼此的情感互动。这在《人工智能》中已经有了描绘,影片中的小机器人一路追寻,只为让自己从一个机器人变成一个真实的人,这样就能够赢得抛弃了自己的人类母亲的爱,可以说,所有的科幻电影折射的困境其实就是人类自身的困境,就像现实中的斯皮尔伯格小时候对于父爱的渴望一样。不管科技如何发展,虚拟现实永远不能代替人类现实生活。

  也可以说,对于人类自身困境的担忧和关注,其实是科幻电影的一个“套路”,从这个意义上说,即便不久以后人类真的可以把人脑意识通过电脑复制下来,从死去的肉体中剥离,从而达到永生的目的,但失去了肉体的灵魂,也将成为一具没有情感的“僵尸”,这样的永生是否有意义,也只能留待科技让这个设想成为现实后再来讨论。但《头号玩家》中涉及的通过虚拟现实逃避现实生活,科技寡头通过游戏让社会贫富加剧,最终达到控制社会的目的等,在当今的社会背景下非常有意义,虽然好莱坞科幻大片中对于未来的社会一贯充满了担忧和恐惧,但好在现实世界中,这些毁灭性的场景并没有真的出现。(王金跃)

[责任编辑:崔益明]
  •   纪录片具有其他艺术形式不可比拟的意蕴深度,自诞生之日起以真实表现社会担当,也助推社会秩序的消解、反思、重构,成为记录历史、警戒当下、推动社会变革的重要代表。【详细】

      当万圣节在年轻一代中成为一种潮流,狂欢还是肃穆就成了一个问题。但不管怎样,从更深的层面来说,无论“鬼节”如何庆祝,其背后真正寄托的,都是对逝去亲人的思念。【详细】

  •   长征不仅是中国革命史上的辉煌篇章,也是中华民族的宝贵精神遗产。“伟大的事业,从基础做起。从江西出发时,没有人想到长征要走两万五千里。【详细】

      当前改革开放进入攻坚期和深水区,与此同时反腐败的形势依然严峻复杂。我们要坚持无禁区、全覆盖、零容忍,强化不敢腐的震慑,扎牢不能腐的笼子,增强不想腐的自觉,通过不懈努力换来海晏河清、朗朗乾坤。【详细】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