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何处是他乡

2018-04-12 11:20 来源:北京日报 
2018-04-12 11:20:11来源:北京日报作者:责任编辑:李姝昱

  作者:王征宇

  法国作曲家埃玛努尔·夏布里埃(1841-1894)早年学的是法律,拿到法学学士学位后,如父所愿进了法国内务部任职。但他从小练琴习乐。1880年之前,作曲还只是夏布里埃“套种”作业,好比种稻的田畈养上鸭。生活和爱好,相辅相成,深嵌于岁月。后来因夏布里埃看了瓦格纳的歌剧《特里斯坦与伊索尔德》,受其影响,辞去公职潜心作曲。他写于1882年的《西班牙交响狂想曲》(以下简称《西班牙》)是在西班牙采风所获,是与作曲家胸中澎湃激情互相辉映的传世佳作。

  乐随心动的《西班牙》,奔放、健美、神秘。忘不掉第一次聆听的经验。像酒量平平的人,被一杯醇醴灌倒,顿时血液沸腾,心在怦怦跳,人熏熏然恍惚,不知身在何地。

  1882年,夏布里埃携妻游历西班牙时,贪婪地欣赏着西班牙的音乐和舞蹈。他从格拉纳达写信给友人,信中称:“每天晚上,我们到咖啡馆听音乐,那里演唱马拉圭那、索立达、萨帕台阿多和佩台涅拉,还有那里的舞蹈,说实话,那是纯而又纯的阿拉伯舞蹈。你若是能看到她们的臀部像脱了臼似地扭来扭去,我敢说你再也不想离开。在马拉加,那舞蹈越跳越狂热,我不得不带了我的妻子离场;不用说,你也知道我记录了有关这些音乐的不少东西……”

  像沉醉于兰陵美酒的李太白感叹“但使主人能醉客,不知何处是他乡”,这种深度迷醉,诗人只要有主人与其同醉,就洒脱不羁,但作曲家是逃也似离开的,怕再待下去中毒太深无以为解。这鼓胀在胸的激动,只好用作曲来平息。开篇小提琴的融荡,都让我觉得夏布里埃是带着“余醉”写下的。抛却法式古典的优雅,用西班牙纵情的霍塔舞曲旋律逗引灵魂的火花。响板踢踏,三角铁敲击,铜管、木管、弦乐层层递进、簇拥,如西班牙女郎绚烂的蛋糕裙,在节奏密集的掀动下,舞得如一枝颤栗的风荷。她凝睇的眼神,冷冷的艳,饱含巴黎大都会缺失的天然元气。

  只6分多钟长的《西班牙》,粗放的民间艺术经夏布里埃提纯,深刻而充满动感。这是野性、率真、酣畅的西班牙,流浪、忧伤、不羁的西班牙。一曲结束,旋律久久在脑海萦绕,如空杯余香。(王征宇)

[责任编辑:李姝昱]

[值班总编推荐] 住房需求,理当被最大程度呵护

[值班总编推荐] 习近平的情怀|为了美好未来

[值班总编推荐] [红船 ...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