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的万花筒

2018-04-15 12:11 来源:山西日报 
2018-04-15 12:11:38来源:山西日报作者:责任编辑:崔益明

  作者:颜雪莲

  “世界上没有完全相同的两片树叶。”莱布尼茨的话。莱布尼茨,17世纪德国哲学家、数学家,历史上传言他给康熙皇帝写过设立科学院的建议信。信是否存在并不重要,这是历史悬案,哲学命题与历史考证不是小说关心的主题,作者也并不有意于历史八卦,而更重要的是围绕着这封信的出现,在当下的时代掀起的一系列风波和相关人物命运轨迹的改变。

  在《莱布尼茨写给康熙的信》里,作者想要囊括的主题似乎包罗万象,真与假、爱与报复、古与今、中与西、文艺理想与娱乐至死等由于人物关系网络的次第出场而交错往复,这一组组的对照在虚虚实实的情节里形成了巨大的张力,故事情节的推演因而也显得快速紧凑。

  真实与虚假是贯穿小说的关键词,事件的真实性调查、人性里真诚度的挖掘,都成为小说鲜明的主题。小说的核心故事由富二代丁樵调查他父亲老丁指骨被人打断一事开始,在有线索无证据的情况下,丁樵开始实施对官二代周聪的报复,以文物造假终于引出莱布尼茨写给康熙的信。

  丁樵在全书有较丰富的出场介绍:富二代,低调朴素,父辈希望他子承父业,但他变换跑道式地追求理想,留学德国师从的是汉诺威大学莱布尼茨研究专家汉斯教授,归国后各种青春梦想一一破灭,喜欢沾花惹草,不过小说开篇就以一场爱情和婚姻点明了他的人生归位。周聪的人物形象则不然,一出场就是生意的谈判,在法国人白杨家中的一场讨价还价生动地刻画了他精明的商人形象。但是作者也不忘描绘他面对生意伙伴兼朋友小丁时的真诚,面对文艺理想时的豪言壮语,以及在担任戏剧角色康熙帝时的挫败感,这让该人物显得丰满,也从而成功地使他游走在真实与虚假之间,同时加深了小丁对他的信任与疑惑,也让小说充满了悬疑的因子。随着故事的推进,真相慢慢浮出水面,小丁一手制造的弥天大谎其实早被揭穿,而黄雀在后的周聪无论如何才是真正的赢家。比较讽刺的是,最该知道真相的小丁似乎是最后一个明了的人,伙伴与朋友都站在周聪的立场上,而这又悲哀地被称之为“人之常情”。在小说的最后,一句“我知道的真相远比别人多”使得伎俩与阴谋的对弈缓缓落幕,有一些尘埃落定,有一些落寞。

  小说中的一句话也道出了整个事件何以总不能扒开迷障的原因。“其实,我们没必要管他是不是撒谎,只要他言之凿凿就好。生活中,我们时常会发现,讲真话的人没底气,我们就会怀疑;撒谎的人理直气壮,我们就信以为真。会撒谎的人深谙此道”。

  在真真假假的事件里,小说故事看起来是一部脑洞大开的荒诞剧。一封信引起国民文化热潮、信息的发酵引来国际关注、小丁与周聪各怀鬼胎却又共谋大业、在“莱布尼茨”系列商业包装里竟有崇高的文化理想……可是这些又哪里荒诞了?这是对这个时代万花筒的高度还原。这些小说里的故事情节无一不贴近我们的生活,无一不是我们这个时代每天都在发生的事。

  于是,我们不得不回想到篇首维特根斯坦的那句话:世界是事实的总体,而不是物的总体。物的总体产生表象,而事实的总体比物的总体宽泛得多。由物产生的不确定性碰撞而生发出一系列作为事实的现象,无论它是扭曲的、虚假的、善意的、邪恶的,都作为现实世界的一部分而存在。

  总体来说,《莱布尼茨写给康熙的信》好看、好玩,情节跌宕,语言幽默,即使是机关算尽,看来也并不压抑。有热门的信件形式、当下红火的文化娱乐行业,又穿插着戏中戏的结构布局。作者全能的视角和调侃的态度让本来严肃的主题得以释放,可以当好看的故事来看,也可以有更深层次的反思,就如同小说中莱布尼茨写给康熙的信那样:这是一封让学者争论不休的信,是严肃的历史文化现象,也是时代之下一则全民娱乐的事件。(颜雪莲

[责任编辑:崔益明]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