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心的高山大海

2018-04-16 10:19 来源:深圳特区报 
2018-04-16 10:19:33来源:深圳特区报作者:责任编辑:李姝昱

  作者:刘元举

  4月13日的夜晚,在深圳音乐厅欣赏了一场高水准音乐会,有如心灵受洗。正是方兴未艾的“一带一路”国际音乐季期间,大提琴家秦立巍和指挥家吕绍嘉携手,身后是深圳交响乐团精锐乐队呈扇形铺满舞台,一场关乎音乐人生深度体验的“弦上经典”音乐会,就在吕绍嘉儒雅的指间开启。

  两位东方人,在以自己的方式,讲述着西方古典音乐的故事。完全进入状态,倾心竭力,似乎他们在心照不宣地攀爬一座大山——一座内心仰望已久的音乐巅峰。

  不一样的感受,与以往的音乐会均有不同。其实我在看排练时,就已经从吕绍嘉的纤巧棒指上,认知了他的细腻而精致的指挥风格。轻点之间,便有万千气象。他的指感像太极高手,也多有书法妙笔,点准穴位无需用力,而笔断意连则给人留下许多的回味。

  近年来多次感受大提琴家秦立巍的演奏,从国内到国外,从卡拉威到埃尔加,一路犹如“追星”下来。这一次被这首听了上百遍的德沃夏克B小调、作品104所深深打动。

  据说秦立巍从小就拉这首曲子,获老柴大奖也是。这首作品伴着他成长,他一定拉了千遍万遍,而他每次都在试图寻找更新的刺激,更多的灵感,尤其是舞台上的瞬间体验,一闪即逝。这是他心中的高山,他那么深挚地投入,那么忘我地倾诉,仿佛在调动一生的积淀与感受,用浑身解数去攀爬登顶。

  沿途是纷纭的飞虹流霞,漫长而繁杂的景致摇曳幻化。他的左手精准把位自不待说,其右手也是风情万种,犹似魔杖。捷克人怎么写得出这样的作品?也只有捷克这个民族,才会成就德沃夏克如此博大襟怀。这首大提琴作品,何以让那些大师级人物“头悬梁,锥刺骨”般苦苦追索,一次次攀爬,将岁月抛掷,直到满头飞雪。前些年直观秦立巍一直在努力,孜孜以求。每临诗境,便显出他那男神般的柔美弓法。拉动埃尔加的悲伤时,他闭上眼睛,后仰着苦楚,那一瞬间他一定是希望有着更加沧桑的诠释与苦吟。我相信他与观众同样期待着。直到这一次,他从内心蓄存已久的悲情终于爆发,达到了淋漓的释放,因而比以往任何一次都更加打动人心。

  观众的掌声强烈呼唤他一次次回返谢幕,终于加演一首巴赫的第三组曲。秦立巍显出了足够的魅力,完全进入佳境,沉着老到,技巧纯熟。一弓一弦,把全场气氛牢牢抓住。台上深交的乐手们也被这首巴赫震撼了。他们已经凝固在台上。秦立巍在自己的音乐世界游刃有余地邀游着,那种现场气氛太美妙了。

  深交音乐会选择这两部作品均是B小调。分上下半场。下半场开始了柴可夫斯基的《悲怆交响曲》。

  深交的弦乐体现出最强的阵容,许多的精彩流英缤纷。第一乐章前半部弦乐的快速挺进,三个声部,几十位乐手,每人手中的弓子犹如利刃,果决地切割着,弓根的力度,将缕缕情丝切碎一地,却又斩不断,更粘连。这种效果契合了作曲家一生的情感纠结。

  圆号、大管、单簧管、双簧管、声声管乐,更加悲情入骨。或许连续欧洲巡演,文化熏陶,深交的声音中已经裹挟了欧罗巴的深沉和稳健。

  指挥对乐队发生的作用是毋庸置疑的。他的排练方式虽是和风细雨的,却有着惊人效果。乐队显然有了提升。他在舞台上的手势,指法,幅度,开合间,无限的美妙如云缱绻。作为忠实的观众,牢牢将自己拴在了他的股掌之中,与其同呼吸,共沉醉,那种亲历是非同寻常的。目睹了众多的中外指挥大师,吕绍嘉的个性特点鲜明深刻:内敛、细腻、严谨、精致,理性的儒雅,轻盈中透着书卷气息,这些都在演出中彰显了效果。深交首席张景婷感慨地说:“我非常荣幸与吕指合作,他的谈吐,手势,排练风格,以及对音乐的想法,都是我非常欣赏的。”

  看他指挥手势,像一个好导演和演员用手在说戏,手上的故事把控、推收拿捏、喜怒哀乐给得非常到位,感染力强,以至于所有乐队队员都被牢牢吸引在音乐里,就像自己也是音乐里的人物。真正感受到乐队和指挥之间相互交织和互相撞击的内心律动。

  2002年吕绍嘉被权威杂志《歌剧世界》评选为全欧前三大歌剧指挥家之一,与费雪及阿巴多大师并列。费雪不大清楚,但阿巴多却是高山仰止。吕绍嘉精湛的纤指间有着的“台湾之光”一说,它折射着切利比达凯的优雅,难怪34岁那年天降好运,替代因病不能登台的切利指挥慕尼黑爱乐而一举轰动。从他指挥老柴的“悲怆”中,我感觉到了他神肖毕现的东方气韵,一招一式,从弥散着的光晕中捕捉到小泽征尔指挥柏林爱乐“柴六”的向死之境。

  视频中可以看到小泽的清晰镜头特写,但是,现场只能窥见吕绍嘉舞动的背影。当我问乐团的一位小提琴手:吕绍嘉在指挥这个乐章末尾时,面对你们的表情是不是也如小泽那般痛苦不堪?回答是肯定的。

  于是,我更加钦佩这位从内心放射光芒,感染所有现场观众的华人指挥家。音乐极致的巅峰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指挥“悲怆”这样的作品一定需要思想的高度。需要更为内在的个性体验:情到深处时不必用力挥舞,比用力更具穿透力;没花哨的动作,却能够让乐队不断迸发出光彩。最悲情的时刻,却是最简洁的表达,这已是大师的境地。

  音乐要结束时,乐手们都被“粘”住了,没有人能从音乐里出来,久久凝固在角色里,就连观众也被这种感动深深震撼。观众的目光和掌声,从未有过的和乐队“呼吸”在一起、凝固在一起。静止数秒,掌声才苏醒般响起,真正地感受到了音乐在每个人的内心发生的作用。

  我喜欢将乐队,尤其深交在高潮到来时,形容为高山大海。那是气势,壮阔,恢宏,蓊郁的葳蕤。如果不是因其学养的丰厚,传统文化的扎实根基,西方乐坛的开阔视野与胸襟,吕绍嘉是断不可能如此沉静笃定,如此精准把握作品的分寸感,如此的不浮躁,理性而深情地完成了对这部伟大作品的令人信服的内在诠释。吕绍嘉与深交乐队的默契,是一种高层次的融合,也是“高山流水遇知音”般的融洽。感慨彼此共同完成了一次高山大海般的音乐之旅,欣喜、回味、久远。(刘元举)

[责任编辑:李姝昱]

[值班总编推荐] 住房需求,理当被最大程度呵护

[值班总编推荐] 习近平的情怀|为了美好未来

[值班总编推荐] [红船 ...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