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东京”到“北京”不变的是真实

2018-04-17 09:53 来源:北京晨报 
2018-04-17 09:53:59来源:北京晨报作者:责任编辑:崔益明

  作者:冯遐

  编剧张佳32岁、14年北漂,典型的漂亮小姐姐,她笑言自己不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就不会写作。从大学毕业踏入编剧行,写写“少女造梦”的肥皂剧,像是《加油艾米》、《女人帮·妞》,因为这就是那时只喜欢“水果色、闪闪亮”造型的她的能力所及,她并不认为这是自己编剧生涯中的黑历史,因为那时的她欣赏不了“丝巾的美”;《北京女子图鉴》是她转型现实题材的第一部剧,便收获不错反响。在接受北京晨报记者专访时,张佳总结了这部剧的成功还是源自“我手写我心”,“我原来的作品都是偏少女造梦,女主角的名字从‘陈可依’到‘陈可’,这也是我自己创作理念的体现,我把‘依’字也去掉了,我抛弃了以前少女造梦式的固有模式,我预测到了这次转型的作品可能会大赞,也可能会被大骂或不理解,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人要往前走就要跨出那么一步,把之前的安全感都去掉。”

  《北京女子图鉴》剧照

  《北京女子图鉴》剧照

  如何结缘

  作为一个14年的北漂,张佳在30岁那年萌生了要写一个北京故事的想法,“女人在30岁的时候会有种莫名的恐慌,其实现在看来还好,但当时就是那么一个心态。”为此,她做了将近一年的采访,跟很多来京打拼的人聊天,素材积累是足够多了,但如何在剧本中呈现出来,张佳一直没有找到一个很好的切口。恰恰在第二年,《东京女子图鉴》播出了,张佳瞬间觉得这个剧完全契合她想要的点,于是买了版权,见了编剧黑泽久子,聊了创作。黑泽久子让张佳明白了一点,那就是:编剧不要去奢望写一个人见人爱的角色,大都市里面没有哪个女性是人见人爱的,你就写个真实的人就行。

  而“真实”是张佳在《北京女子图鉴》的创作中始终遵循的基本原则。“剧中我埋了很多梗,都是源自身边人的真实经历。比如有两个故事都让我想写创可贴的梗(陈可看到顾映真穿高跟鞋磨破了后脚跟,拿出创可贴,两人因此结识,顾映真继而成为陈可的‘贵人’。)其中一个是,我有个朋友在职场中很快晋升到总裁秘书,就是公司有次团建,她看到女老板的脚后跟磨出了血,她就到旁边的711买了创可贴,偷偷塞给了老板,老板后来就问到她的职业规划,把她调到身边手把手去带。老板会觉得,如果这个时候能看到别人的难处,能够以合理合适的方法去帮助别人的人,他一定是双商在线的,值得获得更好机会的人。”而另一个有关创可贴的故事也让张佳印象很深,“我们认识的一个富有的男生娶了一个和他差距比较大的女生。后来才知道是因为在一个聚会上,男生开啤酒瓶的时候指甲劈了,这个女生从化妆包里拿出了指甲刀和创可贴,这个男生就在那个时候被暖到了。这也不能说女孩有心机,她只是从高中开始就一直有随身带指甲刀和创可贴的习惯。”

  “陈可的电脑桌面设置成LV”这个桥段更是取自该剧时尚顾问苏芒的经历,”苏芒刚来北京打拼时跟着老板当助理,也是想要背个LV不要给老板丢脸,于是挨个跟熟悉和不熟悉的人发短信要求兼职写稿挣钱,还把电脑屏保设置成了LV。她后来想想当时有多么喜欢吗,其实也没有,就是想证明自己有买LV的能力,她买了自己的第一个包包后也是在广场上抱着包大笑,和剧中的陈可一模一样。”

  张佳透露,其实自己买了很多知识贴在剧中,倒不是为了教大家要怎样去做,只是希望呈现出来,让大家自己去感受。

  有关话题

  《北京女子图鉴》一共20集,按照预设是“一集要一个话题”,从“懂得饭局文化才能融入北京圈子”、“职场菜鸟的生存法则”、“有欲望的女人不被男人喜欢”、“25岁之后的女人开始面临保养危机”等。不同于很多编剧不会主动承认预设话题,而更愿意说成是观众的自然发酵,张佳则毫不掩饰地直言,“我就是想预设话题,这也是剧本创作期间无数次讨论的事情。这些话题如何去甄选,就是要看大家的反应,大家也会拿出他们的经历,每个人的心态和层次几乎能覆盖到各个层面,20个话题我们都想发酵,一个女性的成长她所经历的事情,未必每件都是你经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