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赵传咬牙逆风三十年

2018-04-17 10:05 来源:北京晨报 
2018-04-17 10:05:31来源:北京晨报作者:责任编辑:崔益明

  作者:王琳

  “一直都有歌迷催我出新歌,但越是快餐时代,越需要我们花时间做一道好菜。”在《音乐武侠》专辑发行四年之后,赵传再度发声,带来新专辑《你过得还好吗》。这张专辑对赵传的意义非比寻常,赵传1988年出道,到今年正好三十年。为了纪念这个特殊的日子,赵传特别邀请了黄韵玲、李格弟为自己操刀创作了新歌《逆风飞行》,而三十年前,正是这三人,联手打造了《我很丑,但我很温柔》。赵传用“逆风飞行”四个字总结了他的三十年音乐人生。“做歌手看上去表面很光鲜,但多数时候和社会上所有人都相同,三十年来我一直都是咬着牙、逆着风前进的。”

  发行纪念专辑《你过得还好吗》

  一夜成名

  1988年,赵传发行首张专辑《我很丑,但我很温柔》。“我们那个时代,市场要的不光是靓丽的外表,也要很好的作品。”这位登上排行榜榜首的新人歌手虽然并不具备靓丽的外表,但“我很丑”却并不是大家想象中的为赵传“量身定做”的。当时唱片公司的制作人沈光远告诉作词人李格弟,有这样一个歌手,白天在贸易公司当文员,晚上跟乐手搞乐队,白天西装笔挺,晚上就是皮衣皮裤。“这个反差给了李格弟很大的启发,她决定讲一个斯文的公司文员晚上会变成一个张牙舞爪嘶吼的巨人状态,而下笔的时候有一点点狠,用‘我很丑’来形容这个状态。”赵传回忆称当年一首歌写出来之后,唱片公司会大公无私地拿出来给所有制作人挑选,制作人则凭感觉去思考歌曲和自己的歌手是否匹配。“结果这首歌没人要,最后沈光远说既然你们都不要,我还是拿回来把这首歌给最初设定的那个人吧。”而后,赵传凭借这首歌一炮而红,也就此与“我很丑”三个字结缘,“从此之后就有人拿我的长相调侃做文章。过了一段时间有人去跟李格弟讲这件事情,她才知道我经历了什么,后来碰到我还道歉,说不好意思把你写成那样。”

  一次逆境

  从入行到一口气推出《我很丑,但我很温柔》《我终于失去了你》《我是一只小小鸟》三张唱片,赵传可谓是顺风顺水,1991年公司开始为赵传打造第四张作品。“我想变化,想在新的位置中找到立足点,于是想到改变曲风。唱片公司也觉得前三张都卖得那么好,大家看到是赵传的,肯定就会买账。所以在第四张的时候我尝试了很多不同的曲风,可是最终惨遭滑铁卢。我本来觉得自己没问题了,可以创造新局面,没想到市场给了我重重一击,那是我初尝败绩,甚至让唱片公司内部有一个很大的讨论,这个歌手未来是否还具有投资的价值。我听到这个,打击很大,第一次感受到逆境。”赵传深刻地检讨了自己的问题,“是我们过度乐观。虽然我们想要改变的出发点是好的,但在执行上太过于急躁,以至于有了这个结果。后来我明白,可以有创新和突破,但必须是要在市场接受的范围内。”经历过失败的赵传不断给自己做心理建设,“我也告诉自己,不可能永远是第一名。总是会有起伏。毕竟要把音乐当成毕生的事业,这种经验算是一种学习和锻炼。”

  一生逆风

  正是因为在最红的时候经历了人生第一次逆境,让赵传在此后的岁月中始终保持着一颗“平常心”。在《我很丑,可是我很温柔》诞生三十年后,曲作者、词作者、演唱者重聚,黄韵玲、李格弟、赵传再次联手带来了《逆风飞行》。“我们在这三十年中间也有其他合作,但这次合作特别有意义。当我听到小样的时候,第一段听完两行眼泪直接就下来。”歌曲想传达的内容如题所示,“做歌手看上去表面很光鲜,但多数时候和社会上所有人都相同,三十年来我一直都是咬着牙、逆着风前进的。”因为自己的亲身经历,赵传发想出了“逆风飞行”这个主题词,交给李格弟之后她瞬间就明白了赵传想要什么,“她了解了我一路走来在歌坛经历了什么,绝不是一路登天平步青云,此后就一直过着幸福快乐的日子,反而更要维持自己的工作态度。”

  三十年来赵传每一次做完一张专辑确实也会高兴一段时间,但他非常明白接下来要面对的就是新的挑战,“做什么样的作品可以超越原来的作品,如何超越此前的销售数字,这些都是挑战,成名的包袱、内心的浮躁,也都是挑战。人在得意的时候一不小心就会膨胀,如果意识到自己给了别人这样的感觉,就赶紧反思。一路以来我都是这样的状态。”赵传总结称,不管是面对失败还是面对成功,都是一种逆境,“怎么面对这种情况,就是考验。总而言之一句话,要有平常心。”

  一曲纪念老友

  新作中有一首名为《打鼓的男孩》,由赵传亲自谱曲填词,花费将近一年的时间,字字句句用心斟酌推敲。这首歌是赵传写给已故友人罗明立的,当年他们共组摇滚乐团“红十字乐团”,一同征战并拿下热音大赛冠军。“罗明立是红十字乐队第一任鼓手,也是我玩乐队以来与我音乐理念最契合的人,”赵传称自己出道三十年最该感谢的人就是罗明立,“当年乐队参加比赛,一路过关斩将通过了初赛复赛,大家都非常看好我们,觉得我们一定能夺冠,但在距离决赛还有一天的时候,乐队内部出现了意见不和,吉他手说不想上台了,我和罗明立花了三个小时苦劝吉他手,最终我们完成了比赛如愿拿到冠军,也因此被唱片公司注意到,后来才有了《我很丑,但我很温柔》。”

  专辑中的《解脱的自由》则是赵传用来给大家“解压”的作品。“希望能陪着为生活、为梦想努力的人们,从充满压力的现实生活中悄悄放松,喘一口气。”和所有人一样,赵传也有自己的压力。“坦白说我并不是一个喜欢担当责任的人,小时候老师对我的评语是‘秉性善良态度散漫’。其实,我是一个随和的人,不是一定要追求什么人生目标。我小时候的志向很单纯,开心过日子就好了。但我有时候会看不惯周围的事情,会有叛逆的想法,而且我的想法比别人的好,因为这样,自然而言地就成了要担当责任的人,而且毕竟我现在不是为自己一个人而活,周围还有家人、工作人员的期待,只好硬着头皮往前冲。”

  一直不想长大

  “我一直都不想长大,可以永远活在年轻的时候多好,但现实逼着我们不得不长大,我想每个人都会有这样的心情吧。”赵传在新专辑同名主打歌《你过得还好吗》中唱到“偶尔不想长大,有人理解你吗”。“我现在已经迈入耳顺之年,但毕竟我做的是音乐事业,一直要保持年轻的心态。‘偶尔不想长大’的心态有点叛逆不成熟,恰巧是做这个工作所需要的。”

  赵传那颗不想长大的心敦促着他在音乐上不断尝试新的东西。“这首歌听上去比较亲切,算是我回报歌迷的感恩作品。对我来说是个挑战,因为它不是过去大家熟悉的我的那种口气,调子也没那么高,但又要维持我的声音的辨识度,所以需要用心拿捏,开始制作人说这首歌的旋律很不错,但我有点排斥,觉得没有力量,节拍上也不是我以前习惯的。但作为歌手要想办法克服心中的障碍,既然要唱,就要做到符合氛围和情感。过去大家都觉得赵传擅长处理高音,我也确实处理不太好低音区,此外以前我唱歌会急、会赶拍子,但随着年纪的增长和经验的累积,现在我可以用一种沉稳的方式来演绎,也算是一种突破。”

  从高音区走到低音区、从刚毅变成温柔,赵传用这首《你过得还好吗》向大家证明自己可高可低、刚柔并济。除了音乐,篮球也是赵传保持年轻的一大原因。“我一直喜欢打篮球,有一个球、一个篮筐我就会很开心。”赵传现在每周都固定练球两次,每次两个小时,还会跟专业选手打比赛。“想不变成中年油腻男人,就要一直保持运动。”北京晨报记者王琳/文 史春阳/摄

[责任编辑:崔益明]
  •   纪录片具有其他艺术形式不可比拟的意蕴深度,自诞生之日起以真实表现社会担当,也助推社会秩序的消解、反思、重构,成为记录历史、警戒当下、推动社会变革的重要代表。【详细】

      当万圣节在年轻一代中成为一种潮流,狂欢还是肃穆就成了一个问题。但不管怎样,从更深的层面来说,无论“鬼节”如何庆祝,其背后真正寄托的,都是对逝去亲人的思念。【详细】

  •   当前改革开放进入攻坚期和深水区,与此同时反腐败的形势依然严峻复杂。我们要坚持无禁区、全覆盖、零容忍,强化不敢腐的震慑,扎牢不能腐的笼子,增强不想腐的自觉,通过不懈努力换来海晏河清、朗朗乾坤。【详细】

      改革开放以来的全部理论与实践深刻揭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当代中国发展进步的根本方向,改革开放是当代中国发展进步的活水之源,是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必由之路。【详细】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