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树一帜的“青苹果”

2018-04-17 12:36 来源:北京日报 
2018-04-17 12:36:42来源:北京日报作者:责任编辑:崔益明

  作者:郑殿兴

  傅希春先生为长篇小说《古全和》付出的心血太多了,在病魔缠身情况下,单是分册进行的修改、打磨就持续了二十多年。可尽管如此,傅先生仍不很满意,自序里便有了“生涩的青苹果”之谓。

  《古全和》

  傅希春 著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

  小说题材,是作者首先会碰到的问题。处理好这个问题,需要作者有较强的分析、观察和驾驭题材的能力,且作者的立场、观点一定会隐在其中——这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作者如不具备一定的文学、政治素养,面对重大题材时,多会畏畏缩缩、举棋不定、回避躲开。

  傅希春先生让主人公古全和在苦难、战争的背景、过程中成长,在残酷、险恶的环境考验中认识共产党、加入共产党,在不断的努力奋进中,表现出他的忠贞和可以理解的敏感与困惑……

  1957年夏,当整风中出现逆流时,古全和皱眉了,思考了,撰写了《把整风运动引向深入》的檄文。可此后,他却因为不够划右派的同学说话,便有了“为右派分子辩护的罪行”;因言说大跃进中家乡孩子“挨饿”的真话,又成了“货真价实的右倾机会主义分子”;更因“顶撞”上司的“犯上”性格而屡遭磨难,陷入“被用了批,批了用;用了再批,批了再用”的境地。

  譬如那一夜,即在学院党委宣传部长文廷栋家里,按照院党委书记步行健的批示修改党课稿子的那一夜,古全和与文廷栋发生的矛盾甚至冲突,便是“犯上”性格的典型表现。古全和对步书记批示中那几个难辨认的字,认为“基本宗旨”应删掉“基本”二字——“党的宗旨就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无所谓‘基本’不‘基本’。”但文部长就是不点头……天快亮了,古全和提议打电话问问步书记。文廷栋坚决不允,说步书记“是书法大家,今后咱们要……提高识别草体字的能力。”

  “古全和忍不住顶撞文廷栋说:‘这是文件,不是书法!’”

  很是尴尬的文廷栋,心里立刻愤愤然了:“这样的人绝对不可重用!”

  但事情总得解决,“早晨六点钟,古全和拨通了步书记家里的电话……”步书记欣然同意删掉“基本”二字。可为了这个“欣然”,古全和把“猛扑上去阻拦”他打电话的文部长“挡得倒退了几步”。

  不被重用却被“重使”的古全和,被派到学院伙食科去“蹲点”了。在那里,他自己不搞特殊,也反对“给科以上的干部发肉、发鱼……”在食堂工作有了起色时,他却饿得浮肿了。

  但古全和并不“纯粹”,高压之下,亦曾“违心”、言不由衷过:为摆脱暂时困境俯就加害自己的人,给自己戴上“片面性”的政治帽子;不愿广播批判“右派分子”荀副院长的稿子,可还是“遵旨”了……也正因此,在反右胜利之时,古全和的心情才“有些迷惘和复杂”,“并没有那么高兴,在他胜利的感觉之中夹杂着某些疑惑和凄凉。”古全和的如此心情、境地,让人自然而然会想到屈原,想到彭德怀,想到“黄钟毁弃,瓦釜雷鸣”……

  尽管他不很“纯粹”,不得不“违心”,却同样是、依然是一名有党性、有良知,不随俗、不跟风、勇于坚持正义的党员。内心如此“冲突和挣扎”的古全和,是可信、可敬的。这样的典型形象,不就是当年黑格尔所言、恩格斯所肯定的极具个性的典型“这一个”吗?如此别样儿且是相当多的古全和,填补了共产党员典型形象的空白,在典型形象之林中应该有一席之地!

  其实,古全和历次遭贬又何尝不是这样呢?构成他“罪证”的不就是他该说假话的时候没有说假话,而不该说真话的时候他说了真话,遇事较真儿嘛!这样的议论,让我瞬间想起季羡林先生“真话不全说,假话全不说”的名言——说真话,真的很难、很难啊!一直很难、很难啊!我想,艺术手法的综合运用如此精妙,绝非偶然:非亲历过,非大手笔……不可为也。

  优秀作品,皆有启迪思想的功用。别树一帜的“青苹果”,不仅别在题材重大上、典型形象上、手法运用上,更别在启示深刻上:鼓励人们讲真话,保护人们说真话。(郑殿兴)

[责任编辑:崔益明]

[值班总编推荐] 住房需求,理当被最大程度呵护

[值班总编推荐] 习近平的情怀|为了美好未来

[值班总编推荐] [红船 ...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