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历史的烟云看故宫

2018-04-17 12:58 来源:广州日报 
2018-04-17 12:58:52来源:广州日报作者:责任编辑:崔益明

  作者:夏学杰

  雨果说:人类没有任何一种重要的思想不被建筑艺术写在石头上。

  《故宫院长说故宫》 李文儒 著 天地出版社

  《故宫院长说故宫》将北京故宫即紫禁城置于图像学视域中观看欣赏和解读,用作者李文儒的话说,走进紫禁城,即走进紫禁城图像之中。在“图像”中行走,在行走中解读,在行走中领悟。李文儒,系故宫博物院研究员,历任国家文物局博物馆司司长,中国文物报社社长、总编辑,故宫博物院副院长。

  捧读本书,相当于重游一次故宫,而这次重游多了几分淡定与从容,因为不必担心还差几个小时就会闭馆,不必忍受太阳的炙烤而无处躲藏,故宫是少有树木的,很难找到遮阳庇荫的地方。作者认为,作为封建帝王的皇宫,紫禁城容不得生命的自由生长,在主要的场所,特别是在举行隆重仪式的大场面里看不到花草树木,看不到生命的绿色。

  宋代禅宗大师青原行思提出参禅的三重境界:先是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然后是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最后是看山仍是山,看水仍是水。历史是深邃的,但是它的深邃只有你的学识有了厚度才可感知。本书意欲使人从整体上把握紫禁城。紫禁城让游客如深陷迷宫一般无奈,不过,作者认为,封建帝王们绝不会产生无奈之感,因为他们掌握着主从分明、条理清晰、繁而不乱、维护稳定的秘诀。紫禁城,包括皇城、都城在内的以中轴为纲,以太和殿、中和殿、保和殿,以乾清宫、交泰殿、坤宁宫为核心的轴心对称结构形成和体现的秩序与平衡。

  这本书是用散文笔法写就,既有对故宫历史知识的介绍,又有作者自己的所遇所感所思。它不是一本学术著作,倒更像是一本文学读本,有着浪漫抒情的笔调。对待一些没有答案的问题,这种笔调倒是适宜发挥,因为要想说清楚一件事物的来龙去脉是相当不易的,更何况是那些湮没在历史长河里的东西了,谁又能说得一清二楚呢?作者采用的判断、推测、假想的口吻,倒也不失为一种明智之选择。比如本书在讲述紫禁城窗户问题时,作者就洋洋洒洒做了各种猜想,以补史料之不足。紫禁城中的窗户上出现玻璃大约是在雍正时期,可是,玻璃窗户并未在紫禁城普及。作者猜想,紫禁城里的人用不了多久,就挑出了玻璃的不少毛病。比如,他们会说,在屋里做的事与在屋外做的事大多数时候是不一样的;他们会说,纸窗户上可以画窗花,可以剪窗纸;再则,也许皇帝们不愿意让自己的紫禁城过分奢华。紫禁城里的房子普遍采光不好,或许皇家的确是过于在乎装饰,而不愿理会采光问题吧?沈阳故宫亦是如此,就连皇太极的御书房也颇为晦暗。抑或是,玻璃太过明晃晃的,与当时审美冲突。“距离足以产生高贵,神秘方可保持至尊。”如今,养心殿正殿即使在正午时分,里面也不够亮堂。然而,自雍正皇帝以来,清代的八位皇帝均在如此昏暗的室内处理政务。

  紫禁城之建造,处处服务于封建皇权的统治。比如作者写道:“没有草木的气息,没有生命的气息,才算得上冷静冷漠,才够得上威慑。”美国作家尼古拉斯·卡尔曾写过一本书名为“玻璃笼子”,探讨当下个人信息和隐私之不保问题,认为现代科技将人们暴露于监控之下。试想,古代哪个皇帝胆敢端坐于玻璃笼子里任人瞧看呢?(夏学杰)

[责任编辑:崔益明]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