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从文的生命态度与生命张力

2018-04-17 13:49 来源:湖南日报 
2018-04-17 13:49:30来源:湖南日报作者:责任编辑:崔益明

  作者:张建永

  116年前的1902年,湘西凤凰诞生了一个文曲星,1988年这个文曲星在运行了86年之后陨落了。今年是这个文曲星逝世30周年。这个人的名字就叫沈从文。是他的作品,让世界知道了湘西,使湘西成为世界关注的对象。他创造的“湘西形象”成为文学地理版图,像美国福克纳的约克纳帕塔法县一样名扬四海。

  沈从文说:“我是个对一切无信仰的人,却只信仰‘生命’。”他以生命感悟判断是非,对一切事物的判断,决不依附任何权威,只相信来源于自己的真实生命感受:“我的智慧应当直接从生活上吸收消化,却不须从一本好书一句好话上来。”“我看一切,却并不把那个社会价值掺加进去,估定我的爱憎。我不愿问价钱多少来为百物做一个好坏评价,却愿意考察它在我感官上使我愉快不愉快的分量。我永不厌倦的是‘看’一切。” 正是这种以自己眼睛看世界的生命态度,他在大方向上总是走在时代的前列,坚持人性的价值高于一切,坚持五四精神一辈子不变,坚持以美善来改变国民性,坚持独立思考和自由思想。

  他以生命感悟为批判定位。新文化运动是一场对传统文化的彻底扫荡,打倒孔家店、打倒一切封建迷信等等口号成为当时绝大多数知识分子的信条。沈从文为他们的思想所倾倒,但是,那些全盘否定传统文化的思想,没有砸碎沈从文从生命感悟中得来的东西,他坚持认为要改变传统革新传统,但并不认为传统都是腐朽的。他在自己生命感悟中,一方面接受西方民主自由思想,另一方面却在小心捡拾被五四激进分子砸碎的传统文化。在他笔下,那些活在传统之中的人们互相帮助,相亲相爱,他对传统被现代性冲击之后的中国该向何处去,提供了自己的探索路径。经过数十年的历史验证之后,陈独秀、胡适等一大批先锋们逐渐冷静下来,看到了全盘否定的弊端。沈从文则以他的作品开辟了两大系列:一个是乡土文学系列,一个是都市文学系列。两大系列两种色调两种色温,完全可以看出,在乡土文字系列中,尽管置放了大量对传统文化的批判,但更多的是以明丽色彩对传统加以颂扬,对现代文明进入中国引起的冲击怀抱深刻反思,而不是一味叫好。

  他以生命感悟张扬生命的庄严。在沈从文的作品里,获得赞扬的几乎和“健康”“阳光”“朴实”“勇敢”“善良”紧密关联,而这一切是“生命庄严”的基础。庄严的生命主要在乡村之中,都市的市侩、庸俗使得生命不可能庄严。他说:我崇拜朝气、喜欢自由,赞美胆量大的、精力强的。雄强健康是他的最高审美标准。他决心用文学来摧毁“庸俗腐败小气自私的市侩人生观”。由此,他提出“要向人生远景凝目”,他的作品总是将美好展示给人类,以此树立榜样,借此引导社会前进。他歌颂自然之美和人性中的美。他写沅水两岸人们的喜怒哀乐,写船夫水手艰辛之中的冲淡、平和和勇敢,写沿河吊脚楼岸边女人对河里水手的思念,都含有隐忍的强大,平凡的伟岸。

  为了实现“生命的庄严”,他极力反对“阴性人格”。“阴性人格”的人有一种阴鄙性,他们仿佛细腻,其实庸俗;仿佛和平,其实阴险;仿佛清高,其实鬼鬼祟祟,应世技巧圆熟,是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他们有一种阉宦性,对国家貌作热情,对事却马马虎虎,对人毫无感情,雄身而雌声,是虚伪的大道理讲述者。他们还有一种庸常性,生命无性格,生活无目的,生存无幻想,是平庸的世俗混混。这些人具有生物学上的退化性,是其市侩人生观所致。

  文明是人类追求的一种终极目标。但是,人类在创造文明的同时,也同样创造了和文明相龃龉的不文明的文化。比如人格上的“阉宦人格”“阴性人格”就是如此。怎样才能走向更加文明?沈从文提出要培植“健康、阳光、勇敢、坚毅、担当”等性格。这些主张体现了一种“生命张力”。他强调这种张力是一种自然之力,一种该长高就长高,该长壮就长壮,该繁殖就繁殖的自然之力。这种力量有一种强旺的张力,真诚的性力,坚韧的耐力。沈从文看透了都市文化带给人类的种种弊端,浮华、虚饰、腐败、堕落、焦虑、浮躁等等。他坚定不移地相信乡村那种在艰难环境中砥砺而成的粗糙但坚强、野蛮但豪放、粗心但大气的素朴人格。

  沈从文这个伟大的生命远去了,无数鲜活的新生命又来到这个世界。40年的改革开放,我们从一个物质极度匮乏的时代步入到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人性的先天缺陷和教育的失衡在优越的生活中开始暴露出来。我感觉“精致的利己主义者”有蔓延趋势,急功近利的想暴升和暴富的现象比较普遍,玩世不恭的颓废和放纵也在繁殖。

  向远方凝目,向生命问道,与自然和谐,与快乐共构。沈从文的生命态度与生命张力,给当下的我们提供了一个范本,可供参考。(张建永)

[责任编辑:崔益明]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