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彪西的调色板

2018-05-10 11:26 来源:北京日报 
2018-05-10 11:26:17来源:北京日报作者:责任编辑:贺梓秋

  作者:陈卫卫

  每当我欣赏莫奈的名画《睡莲》,耳畔总会萦绕起法国印象主义音乐大师德彪西的钢琴曲。而当聆听德彪西的钢琴曲时,眼前又往往会很自然地呈现出莫奈的《睡莲》。

  德彪西的音乐,色彩、音色与节奏的重要性绝对不亚于和声与旋律,这正是印象派画家所捕捉的光影感觉。特别是他的钢琴小品所传递给人们的美,恍如水中月、镜中花般的意境余韵,色彩氤氲、浮光掠影、轻柔温暖、绮丽斑斓。从他指尖流泻出来的音韵,简直就是一首首清澄优美的诗歌。

  在德彪西看来,音乐比绘画更能有效地把印象主义的理想付诸实践,因为绘画只能表现光的静止状态,音乐却能表达光影的流动变化。于是,德彪西打破了浪漫派音乐主题动机循序发展的框架,以色彩印象作为音乐的元素,运用不同的音响结合进行调色变化,形成若即若离、重重叠叠的音乐形象。德彪西吸收了莫奈、马奈等法国印象派画家的表现手法用于音乐创作,还融以西班牙舞曲、爵士乐节奏和东方音乐的意境,使他的音乐更具色彩感、光影感和视觉感,使音乐同绘画甚至文学交融为一种扑朔迷离的艺术通感,令人赏心悦目。

  我的CD架上有一套EMI唱片公司的德彪西钢琴作品集,共4张,涵盖了德氏的全部钢琴曲,《前奏曲》一张中有《德尔夫的舞女》《帆船》《暮公中的声音与芳香》《亚麻色头发的少女》等;《意象》一张中有《水中倒影》《林间钟声》《月落古刹》等。这一首首典雅清丽的钢琴小品,仿如一幅幅明丽的画、一个个娓娓动听的故事。

  就说那首《亚麻色头发的少女》吧,这首曲子精致温柔、清简婉约,仿佛一个美丽可爱的浅棕色头发的少女,在和煦的阳光下从你身边款款走过。然后,她又带着明媚的笑意渐渐远去,留下的是淡淡的幽情。

  《格拉纳达之夜》则以多变的音律、飘忽不定的节奏,像绘画的笔触描摹了西班牙南部小城的夜景。听者的眼前,仿佛有曼陀铃声在夜幕中从远处传来,有哈巴涅拉舞曲的节奏,而小街后巷灯影迷离,明光暗影如同一幅真切的浮世绘。

  德彪西对音乐的贡献是充分运用了音色的个性,如果用心去听的话,更能感觉他音乐里蕴含的清新、细腻入微与色调丰富。难怪香港著名漫画家王司马也彻底迷上了德彪西,他甚至干脆就用德彪西的名字作为自己漫画作品的书名,可见爱之深切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陈卫卫)

[责任编辑:贺梓秋]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