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美人》为何被称为“芭蕾中的芭蕾” _听说 _光明网


《睡美人》为何被称为“芭蕾中的芭蕾”

2018-05-12 09:19 来源:解放日报 
2018-05-12 09:19:07来源:解放日报作者:责任编辑:贺梓秋

  作者:曹 静

  5月10日至13日,春夏交接最美的时光,上海芭蕾舞团版《睡美人》全球首演在上海国际舞蹈中心拉开帷幕。

  这部闻名中外的《睡美人》,为何被称为“芭蕾中的芭蕾”?

  “俄罗斯调子

  衬托着的法国童话”

  《睡美人》 取材于法国作家夏尔·佩罗的童话故事《林中睡美人》。早在1829年,法国巴黎歌剧院便以此为题材创作过一部舞剧,但没能流传下来。直至1890年,沉睡半个世纪的《睡美人》才被俄罗斯著名的马林斯基剧院“唤醒”,此后一直活跃在世界芭蕾舞台上。

  芭蕾这位“艺术女神”,孕育于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诞生于17世纪的法国宫廷,成长、辉煌于19世纪末的俄罗斯。法国、俄罗斯两国文化对芭蕾的滋养,在《睡美人》身上得到了清晰的体现。

  19世纪80、90年代,由于沙皇与法国重修旧好,俄罗斯掀起了“法国热”。马林斯基剧院院长弗谢沃洛日斯基对法国的文化艺术钦佩不已,热切地希望创作一部伟大舞剧,再现法国宫廷芭蕾风采。为此,弗谢沃洛日斯基亲自撰写了《睡美人》的剧本,邀请法国编舞大师彼季帕设计舞蹈,并说服了柴可夫斯基为之谱曲。

  在动笔创作之前,彼季帕和柴可夫斯基讨论了情节、个别舞蹈场面和舞台调度的总体规划。彼季帕执笔为作曲家编写了一份周密的《睡美人》结构计划,展示舞剧的情节线索、主要人物的性格,也对每段舞蹈的拍子、速度和小节数提出了具体要求。

  对于如此严苛的限制,柴可夫斯基并没有丝毫不快,反而激发出极大的创作热情。他在给冯·梅克夫人的信中这样写道:“故事题材是那样诗意和高贵,且很适合于写音乐。它让我着迷并赋予我创作的热情与灵感。”

  当柴可夫斯基按照彼季帕的结构计划写出音乐后,彼季帕也严格地从音乐出发编排舞蹈和场景,并精心打磨。这样的合作方式,让《睡美人》的编舞和音乐达成了统一,也将细腻典雅的法国风格和注重戏剧的俄罗斯风格衔接在了一起。“旋律之王”柴可夫斯基与“古典芭蕾之父”彼季帕的强强联手,最终造就了一部里程碑式的杰作,一部“俄罗斯调子衬托着的法国童话”。

  音乐与角色完美相合

  今年是柴可夫斯基逝世125周年,选择在这个时间将《睡美人》搬上舞台,上芭对大师的致敬之意不言自明。而柴可夫斯基也确实用他的“热情与灵感”,及高超的作曲技巧,为《睡美人》的流传于世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在这部舞剧中,柴可夫斯基采用了交响乐作曲手法,为每一个主要人物都谱写了性格鲜明的主题音乐。尤其是奥罗拉公主,通过三段柔板——第一幕“玫瑰柔板”、第二幕“幻景”、第三幕大双人舞,描摹出一个无忧无虑的公主历经曲折,终获真爱的过程。

  序幕一拉开,柴可夫斯基便用简短的序奏开宗明义,将代表黑暗的女巫卡拉博瑟和代表光明的紫丁香仙女两位人物的音乐主题呈现出来。代表黑暗的卡拉博瑟女巫的音乐,旋律暴虐,令人不安。但很快,在竖琴音流的带动下,乐队奏出了紫丁香仙女主题,旋律充满了光明与温暖,瞬间就将之前的阴霾驱散殆尽。这既揭示了整部舞剧的主题——善良与邪恶的斗争,也预示了整部戏的结局——善良对邪恶的胜利。

  柴可夫斯基用这种戏剧性标题交响乐的写作手法,将芭蕾舞剧的音乐提升到了与歌剧、交响乐媲美的高度,更重要的是,将音乐形象与舞蹈形象在情节逐步展开的过程中完美地结合起来。上芭版《睡美人》的英国编导德里克·迪恩就毫不吝啬对大师的赞美:“我认为《睡美人》是柴可夫斯基的三大芭蕾之中最杰出的作品,不仅是为了编舞而创,更是为了故事而作。他为每个出场的人物都写了个性鲜明的主题音乐,以至于当你听到某段旋律时,就知道这是哪个角色的哪一段舞。这就是柴可夫斯基的高明之处。他的音乐不仅与舞步,更是与角色完美地相合。”

  在《睡美人》中,音乐家奉献出了不少经典曲目。比如,第一幕中,四位远道而来的王子向公主求婚,人们拿着花朵随之起舞的“花环圆舞曲”,已成为世界最著名的圆舞曲之一;第三幕中,“穿靴子的猫”与“蓝鸟”等童话故事的主人公,前来祝贺奥罗拉公主与德西雷王子大婚。柴可夫斯基的音乐语音惟妙惟肖,充满童趣。

  “古典芭蕾百科全书”

  《睡美人》 之所以在芭蕾历史中享有崇高的地位,不仅仅因为美妙的音乐,更因为它将舞蹈、戏剧和音乐三者完美地结合起来。其背后的功臣当数编舞大师彼季帕。他以非凡的舞蹈创作能力、音乐阐释能力以及舞蹈造型能力,为《睡美人》创作了许多经典舞段,淋漓尽致地表现了柴可夫斯基的音乐。

  “《睡美人》被称为‘古典芭蕾百科全书’,其中会使用到所有的古典芭蕾中最高难度的技巧。”上芭团长辛丽丽介绍说。德里克·迪恩同样认为,从编舞角度来说,《睡美人》比《天鹅湖》更古典,更严谨:“《天鹅湖》的动作对演员来说自由度更大一些。而《睡美人》对技术和体能的要求无疑是最高的。尤其是体能方面,是巨大的挑战。”

  在第一幕《玫瑰慢板》中,奥罗拉公主与邻国王子的双人舞,彼季帕编排了双手脱开“鱼儿潜水”的造型,该舞段成为古典芭蕾舞剧中的经典段落,也是各个芭蕾舞团面试女演员的试金石。而在《蓝鸟双人舞》中,彼季帕编排的蓝鸟变奏,是他创作的所有男子独舞中技术难度最高的,尤其是在弹跳的高度上和先后两组各二十四次敏捷利索的击脚跳,对演员要求极高,但也因此而赢得了最热烈的掌声。

  此次,上芭首席明星、国家一级演员吴虎生饰演德西雷王子。在新闻发布会上,他和饰演奥罗拉公主的戚冰雪带来了第三幕中的“婚礼大双人舞”,揭开了整台《睡美人》的华美一角。

  这段大双人舞是世界各大芭蕾比赛中经常出现的经典舞段,普通观众可以从中了解古典芭蕾的程式——首先是慢板,双人舞;接着是男、女变奏,单人舞;随着音乐的越来越热烈,在尾声处,男女主人公再次共舞,将全剧带入高潮。

  其中,有一组精彩的三连“鱼跃”备受瞩目:奥罗拉公主的脸离地面仅十几厘米的距离,双腿高高悬在空中,德西雷王子在完成优雅动作的同时“举重若轻”,仅用单臂将公主“定”在空中,体现出默契的配合、出众的体能和控制力。

  仿若仙境的梦幻芭蕾

  每一个芭蕾人心中都有自己的《睡美人》。

  百余年间,《睡美人》被世界各国的艺术家多次搬上舞台,其中较为知名的有1946年考文特花园皇家歌剧院版和1966年加拿大国家芭蕾舞团版。2012年,英国编舞大师马修·伯恩对《睡美人》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编和解构,创造了一部颠覆版《睡美人》。

  “但是,上芭的《睡美人》还是要尊重传统,保持古典芭蕾的原汁原味。当然,为适应现代观众的观剧习惯,我们对音乐和舞段也进行了调整和再创作。”辛丽丽说。

  在第二幕中,为了使剧情更加完整,德里克·迪恩加入了一段全新的双人舞。此外,在第三幕中,还特别“量身定做”了一段六人舞,成为了此次上芭版《睡美人》带给观众的最大惊喜。

  作为一个关于善良与邪恶、生命和爱情的童话,《睡美人》充满了青春与阳光,舞台时而富丽堂皇,时而仿若仙境。这样一部如梦似幻的“仙境芭蕾”,也对舞美道具提出了极高的要求。此次,上芭邀请了英国设计师彼得·多切迪为《睡美人》设计舞台和服饰,从投入制作至今,软景数量已达到豪华版《天鹅湖》的一倍,硬景数量更是超过豪华版《天鹅湖》三倍之多。

  “宫殿”和“森林”是剧中最重要的场景。其中,“宫殿”的设计灵感来源于太阳王路易十四的行宫——凡尔赛宫,整个舞台运用了大量的金色,印着天幕的星空,舞台两侧的树影,尽显梦幻。在服装方面,仅仅序幕中,包括紫丁香仙女在内的七位仙女以及恶仙女卡拉博瑟都悉数登场,每个角色的服饰都各有特色。每一套服装的制作都需经过无数次的讨论、选料、打样、试衣、上花、点缀等多番繁复的工序,最终得以呈现在观众眼前。

  显然,对于一台芭蕾舞剧而言,“成功”不仅仅意味着震撼人心的音乐、优美精彩的舞蹈,也意味着绚丽华美的服装、奢华灿烂的布景缺一不可。因为只有这样,观众才能跟随蹁跹的舞步,插上想象的翅膀,从现实生活中抽身而出,进入梦幻而美丽的童话王国。(曹 静)

[责任编辑:贺梓秋]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