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中国年轻人“玩转”古风音乐

2018-05-12 09:30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2018-05-12 09:30:45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作者:责任编辑:贺梓秋

  作者:郑娜 田晓凤

  “敦煌定若远,一信动经年。”近期,由一批年轻的非职业音乐人创作的古风音乐专辑《敦煌定若远》,在某音乐网站上作为众筹项目一经发布,上线5分钟内便突破20万元,引起不少人的关注。

  因为热爱所以坚持

  《敦煌定若远》是汐音社创作的第2张古风音乐专辑。

  作为网上知名度已经颇高的一个原创古风音乐创作社团,汐音社最早是一批爱好动漫游戏音乐的“85后”于2013年成立的。此后,随着新鲜血液不断加入,现在团队主力多以“90后”“95后”为主,拥有成员90多人。他们大多是非专业音乐制作人,职业包括学生、银行职员、大学教师、医生、程序员等等,还有不少在海外生活的华人或留学生,因为喜欢古风音乐,聚在一起。

“人间词话”演唱会现场,主持人和音乐人互动(图片由汐音社提供)

  社长孙天宇是计算机专业出身,本科毕业后做过3年村官。凭着对传统文化和音乐的热情,他从2014年起一直做到现在。从第一张专辑《人间词话》到《敦煌定若远》,都由他牵头策划制作。

  谈到为何要制作以敦煌为题材的音乐,孙天宇表示,成员“乘物游心”去敦煌旅游产生了这个想法,觉得这个题材可以深挖下去。后来,自己在“整理资料时,发现敦煌作为东西方贸易的要道,其实也体现了外域文明和中华文明的交融”。制作这张专辑的目的是希望让更多人了解敦煌,向敦煌守护者们致敬,并唤醒年轻人对于历史文物的保护、传承意识。

  对于职业音乐人来说,把这样一个严肃主题和文学、音乐结合起来,同时还要考虑听众感受,任务都是艰巨的,更不用说非职业音乐人了。为此,汐音社花了半年时间研究,查阅资料、观看演出、参加研修班、到当地采风。“我们是流行文化与古典文化的结合,不是曲谱复原。基于此,并不要求音乐人必须采用民族调式,会采用一些民族乐器,但更多编曲元素是根据歌曲的情感和内容而定。”孙天宇说。

  在做这张专辑之前,孙天宇是做好赔钱准备的,但没想到很多人喜欢。目前在众筹平台上已经获得3000多人支持,筹得资金近70万。基于此,汐音社决定将众筹所得的一部分捐赠给敦煌研究院。因为“这将让年轻人参与众筹变得更加有现实意义,也提升了古风音乐的社会价值。”

  从“贴牌生产”走向原创

  作为国内成立较早的原创音乐互动平台,酷狗音乐旗下的5sing也是原创古风音乐的最大驻扎地,聚集了大量古风音乐工作室、歌手以及优秀的古风原创作品——

  2015年上线的汐音社的《人间词话》,以王国维的《人间词话》为切入点,致敬经典,回归传统文化;2017年上线的沉韵清魂音乐社的诸子百家系列《無九無拾》,展现春秋时期百家争鸣的盛象;2018年上线的陌上聆音音乐社的《唐风遗韵》,用音乐再现盛唐重大历史事件,展现当时诗词、歌赋、戏曲等辉煌成就。

  由于在歌词内容上大量运用古典文学、历史典故,乐器的使用也都是传统民族乐器,诸如古筝、二胡、箜篌等,“古风音乐”的名称因此而来。不过,与大家熟悉的“中国风”流行音乐相比,目前的古风音乐还难以称为一种独立的音乐类型,在孙天宇看来,两者的核心差异在于古风音乐是一种有活力的亚文化圈的产物,其听众对创作者和作品有一种基于同人文化的认同感。所谓“同人”,一指志同道合的人,二指不受商业影响的自我创作。

  三四年前,古风音乐的创作风格受国外动漫影响较大,后来国内渐渐有了剑侠类游戏,并且将音乐做得非常好听,于是有人利用为配乐填词演唱成歌曲。再到后来,许多社团开始创作自己的音乐,并且有了自己的创作思想。

  而随着创作水平的日趋提升,古风音乐也逐渐显现出它的市场潜力。从2013年的线下音乐会“金陵秦淮夜”,到2016年的鸟巢国风演唱会,从销量可观的音乐专辑到各种跨界合作,如今的古风音乐有了更为有效的商业变现模式,与游戏、影视的合作也日趋紧密。

  对传统的需求将持续增长

  据酷狗音乐介绍,目前古风音乐的粉丝多以“90后”“00后”为主。他们出生在中国经济腾飞的年代,是网络原住民。移动互联网崛起、智能手机普及、网速变快等变化让他们在手机上听歌变得十分普遍,也使得小众音乐得以随之传播。古风音乐虽然不可能完全承载历史的厚重底蕴,但作为一种全新的载体,它避免了枯燥的说教,能够引起年轻人的兴趣,使其了解传统文化的源远流长。

  “年轻人其实特别热爱传统文化,但是需要用年轻人喜欢的形式,把这些对古典文化的审美成果分享给他们。”第一张专辑《人间词话》受到欢迎后,孙天宇就认识到了这一点。

  事实上,在音乐人董真看来,现在的“90后”“00后”,很多接受过较好的文学熏陶,“像这样的孩子,你让他去听一些大白话的歌曲,他的内心需求是不够满足的,他可能想听到更多更深一点的东西”。她还认为,这些孩子在上学时期,文化生活是有空缺的,需要这样的歌曲去建立一些情感寄托,填补一下文化生活空白。所以古风音乐的出现,事实上是年轻人内在对文化的一种原始需求。

  需求是可以转变成生产力的。许多乐迷都表示自己在古风音乐中受益匪浅。孙天宇说,他们的不少粉丝听了歌曲后对传统文化产生兴趣,进行深入学习后,水平甚至超过了汐音社。“粉丝欣赏水平是不断提高的,我们不能不做研究不读书,不能只做形式化、概念化的东西,要深度挖掘中国历史的好东西、有闪光点的东西。”孙天宇说。

  对古风音乐未来的发展,董真十分看好:“古风音乐的受众群体在近期,或者可能在10年内,都会有一个持续的增长。”(郑娜 田晓凤)

[责任编辑:贺梓秋]
  •   拍电影这事,若不是明哲保身,就是“为艺术而艺术”。“国师”始终是“国师”,几年功夫,张艺谋就放下自己独步天下的张氏场面,走出一己喜好的窠臼。就这点来说,《影》里,有张艺谋自己的影子。【详细】

      “江湖”意味着动荡、激烈、危机四伏的社会,也意味着复杂的人际关系;“儿女”意味着有情有义的男男女女。这一次的新片,他借“江湖”讲了一场“时间的雕塑”。【详细】

  •   《乡村振兴战略规划(2018—2022年)》,对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做出了阶段性谋划,对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第一个五年工作做出具体部署。【详细】

      在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乡村振兴战略近一周年之际,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乡村振兴战略规划(2018—2022年)》,这是落实十九大精神的重大成果。《规划》站的高、望的远、系统全面,不仅提出了今后五年的重点任务和具体指标,而且部署了一系列重大工程、重大计划和重大行动,任务明确,内容具体,责任到位。【详细】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