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怜坛下祥林嫂 _书虫 _光明网


悲怜坛下祥林嫂

2018-05-12 15:40 来源:北京晚报 
2018-05-12 15:40:47来源:北京晚报作者:责任编辑:贺梓秋

  作者:李建春

  鲁迅先生小说《祝福》通过祥林嫂这一艺术形象,深刻地揭示出旧中国劳动妇女共同的悲惨命运。沈鹏先生以诗的形式生动地诠释了祥林嫂的不幸遭遇,鲜明地反衬出新中国妇女所享受的幸福美好生活。诗曰:

  (一)

  死后魂灵孰个知?

  只身无寄质幽微。

  夫儿命薄罪孤寡,

  礼教弥漫布杀机。

  (二)

  爆竹迎神祝福天,

  富家祭祀孝为先。

  悲怜坛下祥林嫂,

  灵肉牺牲奉旧年。

  鲁迅先生曾说:“要极俭省的画出一个人的特点,最好是画她的眼睛。”《祝福》中,“我”看到祥林嫂那双眼睛时“我很悚然”就是明证。沈鹏先生第一首诗首联“死后魂灵孰个知?”中的“孰个知?”正是小说《祝福》中“我”看到的“她那没有精彩的眼睛忽然发光了”的祥林嫂。

  “孰个知?”三字是祥林嫂向“我”发问时,我当时窘迫的心境。面对祥林嫂“忽然发光”的眼睛,听着她一连向“我”提出了三个问题:人死后有没有魂灵?是不是下地狱?亲人能不能见面?而被祥林嫂高抬“你是识字的,又是出门人,见识得多”的“我”,回答却是语无伦次,以致“一见她的眼盯着我的,背上也就遭了芒刺一般,比在学校里遇到不及豫防的临时考,教师又偏是站在身旁的时候,惶急得多了。”“我乘她不再紧接的问,迈开步便走,匆匆的逃回四叔的家中,心里很觉得不安逸。”

  首联中“孰”字,表示“谁”或“哪个”的意思,即祥林嫂询问:谁能,哪个能回答我心中的疑惑啊?与颔联“质”字形成上下互动关系。诗人“质”字用的饶有味道,分别作动词、名词和形容词用。首先是质问的意思,随着诗境的深入,指“本质”时,“质”字又变成名词和形容词使用。“幽微”两字,是写一种复杂的思绪,“幽”可引申为幽昧,释义为昏暗不明。如《楚辞·离骚》中有“路幽昧以险隘。”《隋书·经籍志一》“其理幽昧,究极神道。”;“微”可引申为微茫,释义为迷漫而模糊。如李白《梦游天姥吟留别》句:“海客谈瀛洲,烟涛微茫信难求”诗中“微茫”两字,也是表达景象模糊不清的意思。诗人通过“孰个知?质幽微”把祥林嫂懵懂的内心世界刻画得淋漓尽致。在我看来“死后魂灵孰个知?只身无寄质幽微”句与白居易《卖炭翁》“可怜身上衣正单,心忧炭贱愿天寒”句有同工异曲之妙。身着单薄衣裳的卖炭翁,在冻得发抖的时候,一心盼望天气更冷。诗人如此深刻地理解卖炭翁的艰难处境和复杂的内心活动,又用“可怜”两字倾注了无限同情,催人泪下。此处沈鹏先生用“孰个知”“质幽微”六字,深刻地理解了祥林嫂内心对“魂灵有无”的迷茫、疑惑、恐惧五味杂陈的复杂心绪,同样催人泪下。

  “孰个知?”三字也为全诗留下伏笔或曰悬念,之后的诗句都围绕这条主线铺陈开来。小说中祥林嫂始终困扰在“灵魂有无”间痛苦纠缠中。这套迂腐的理论,缘于小说中柳妈讲阴司故事给祥林嫂听。从主观上讲,柳妈想帮助祥林嫂找到“赎罪”的办法脱离苦海。但由于柳妈受封建礼教的毒害极深,她把地狱、天堂、灵魂之类的邪说和“饿死事小,失节事大”的理学信条当作挽救祥林嫂的灵丹妙药,反而给祥林嫂造成无法支撑的精神负担,从而把祥林嫂推向更恐怖的深渊。

  “只身无寄质幽微”句,“质幽微”三字写得最为深刻。在祥林嫂向“我”质问内心深处的幽昧、微茫时,反衬隐喻了祥林嫂人生的黯淡和卑微。中国文字之美,在于字里包含的丰富内含。如“道”字,论形而上的道时,指学养、境界、格调等精神层面;论形而下的道时,就是道路,楼道,街道等具体的物。诗人正是巧妙地借用文字字意的多样性和诗的想象力,丰富了诗的内涵。“质”作为名词和形容词使用时,“质”字成为整个诗的核心话题,“质”字是两首诗的“诗眼”,指旧中国妇女无论出生贵贱,本质上所处的社会地位是卑微的。《诗经·氓》中的女主人公,由婚前的“载笑载言”,到婚后丈夫的“始乱终弃”;《孔雀东南飞》中的刘兰芝“十三能织素,十四学裁衣。十五弹箜篌,十六诵诗书。”因整日诵诗书“此妇无礼节,举动自专由”惨遭婆婆驱遣;《红楼梦》中金陵十二钗的贾元春,正当青春灿烂,入宫做皇帝的侍妾。晋封为凤藻宫尚书,加封贤德妃。她回家省亲时,不但没有衣锦还乡的喜悦,反而一直悲恸啼哭“当日把我送到那不得见人的去处”;白居易《长恨歌》“在天愿做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诗中被唐玄宗宠爱的杨贵妃,在唐玄宗面对“安史之乱”造成“六军不发无奈何”时,落得个“宛转蛾眉马前死”的结果。这一桩桩悲剧昭示了旧中国女性处于从属、被奴役、婚姻不能自主的社会地位。诗中祥林嫂的“只身无寄”比起上述几位,更显得卑微可怜。祥林嫂惨死于除夕之夜,从鲁四老爷给予她的最恶毒的诅咒中可观端倪:“不早不迟,偏偏要在这时候——这就可见是一个谬种!”在这个男权社会中,妇女地位卑微,即是死,也死的不是时候。诗人用“质幽微”三字,深刻地揭示了封建社会里祥林嫂可怜与卑微的命运。

  “夫儿命薄罪孤寡,礼教弥漫布杀机”两句,是承“孰个知?”的倒叙和展开,这种写法充分调动了读者的阅读兴趣。这两句交待了祥林嫂为何“命薄”。首先是“夫儿命薄”导致祥林嫂“罪孤寡”。为了赎免“罪孽”,她甚至把积存的工钱到土地庙捐了门槛。要说有罪,这个“罪”是封建“礼教”的结果,是长期“弥漫”布下的杀机。诗人在第一首诗中“死后魂灵孰个知?”的起因,正是小说中柳妈那段诡秘的鬼话:“祥林嫂,你实在不合算。”“再一强,或者索性撞一个死,就好了。现在呢,你和你的第二个男人过活不到两年,倒落了一件大罪名。你想,你将来到阴司去,那两个死鬼的男人还要争,你给了谁好呢?阎罗大王只好把你锯开来,分给他们……”这也正是祥林嫂追问“我”“灵魂有无”的原由。“嫁而守寡,寡而再嫁,嫁而再寡。”祥林嫂自觉命数里克夫,故灵魂不安。诗人通过一个“罪”字,深刻地揭示了旧中国妇女被封建礼教折磨的悲苦遭遇。

  第二首诗,诗人采用对比的写作手法,一富一穷,一明一暗,令人震撼。“爆竹迎神祝福天,富家祭祀孝为先”句,是描写鲁四爷们富人家过年的景象。在爆竹迎神的祝福声中,鲁四爷们正忙碌着将猪、牛、羊、鸡、鱼等牺牲品祭祀祖先,行礼施孝。孩子们则围着庭院垒起的“旺火”放着鞭炮,快活地蹦蹦跳跳。此刻,屋内是通明的灯火,庭前是灿烂的火花,屋外是震天的响声,除夕沉浸在欢快热闹的节日气氛中。

  “悲怜坛下祥林嫂,灵肉牺牲奉旧年”句,则是祥林嫂最后绝唱。诗中“坛”字,最耐人寻味。首先是精神的“神坛”,指旧中国妇女身处君权、族权、神权、夫权折磨的礼教规矩;其次是物质的“神坛”,即献上供品,企图神助保佑,事实上是劳民伤财。面对“神坛”,祥林嫂第一次表现的是悲壮。丈夫去世,她逃到鲁四爷家做工被婆家发现抓回,当作赚钱的货物卖到深山嫁给贺老六家时,她毅然举头撞向神坛下的香案,以头破血流的代价彰显了“寡妇守节”的壮烈。第二次表现的是绝望。第二任丈夫死后和“狼吃阿毛”,她重新回到鲁四爷家时,恰逢新年祝福祭祀,这个过去“彻夜的煮福礼,全是一人担当”的女人,因鲁四老爷嫌她“伤风败俗”,四婶嫌她不中用,不让她沾手祭祀,使得她全然陷入绝境。她在黑暗里裹挟着飞舞的雪花,在鲁镇响起毕毕剥剥的鞭炮声中,寂然死去,将灵与肉一并“奉”给上苍。读毕沈鹏先生读鲁迅小说《祝福》诗二首,我掩卷而思,心情久久不能平静。(李建春)

[责任编辑:贺梓秋]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