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小说能够“重”起来吗 _书虫 _光明网


轻小说能够“重”起来吗

2018-05-12 16:40 来源:北京晚报 
2018-05-12 16:40:11来源:北京晚报作者:责任编辑:贺梓秋

  什么是轻小说?轻小说“轻”在哪儿?人们为什么喜爱阅读轻小说?轻小说能够承载“重量”吗?

  作者:曾子芊

  随着以“ACGN”(动画、漫画、游戏、小说)为代表的“二次元”文化在中国日益流行,所谓“轻小说”受到追捧。

  在世界范围内亦是如此。电影《头号玩家》不久前上映,美国作家恩斯特·克莱恩的原作小说《玩家1号》实际体现出了日本“轻小说”的许多特质,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刀剑神域》。但轻小说在日本的最初发端,实是效仿美国之“奇幻文学”。

  近年来国内的“轻出版”也屡见不鲜。上海文化出版书社曾以“轻阅读书坊”为名出过一套系列丛书,将“轻松、轻快、轻灵”作为口号,此“轻”实非彼“轻”,与轻小说的“二次元”属性相去甚远。2003年,郭敬明的小说《幻城》出版时,封面和插图都是漫画,这也显然模仿了轻小说的模式。此后,一批年轻作家主编的杂志甚至被通称为“轻小说”,如郭敬明主编的《最小说》、明晓溪主编的《公主志》等。这些杂志带有明显的“青春小说”特点,文本中思想内涵和文化底蕴的匮乏让不少人开始担心所谓的“轻小说”会变成“飘小说”。严格说来,这些作品不是轻小说。

  轻小说是“二次元产业链”中的一个环节,一个IP的“养成”还包含了影视、游戏、动画、漫画以及周边产品的开发。只不过,目前在中国,这样成熟的产业链还未形成,因此国内轻小说,即所谓“国轻”,大部分还停留在对日本轻小说的模仿上,人物的对话时不时都会带出几句日语。

  不少资本开始注意到了轻小说和二次元文化的发展潜力,试图打造出完整的二次元产业链,如腾讯在2015年新增了轻小说频道,爱奇艺轻小说分区也于近期上线。去年国内二次元领域内的最佳案例当属《全职高手》。

  一派热闹之余,到底什么是轻小说?轻小说“轻”在哪儿?人们为什么喜爱阅读轻小说?轻小说能够承载“重量”吗?

  没有明确定义的“轻”

  作为日本最受欢迎的文艺种类之一,时至今日,轻小说却仍旧没能拥有一个明确的定义。因此,我们还需要了解轻小说产生的背景,尝试归纳它有别于其他文学体裁的本质特征。

  自明治维新以来,日本的文学创作一直分为“严肃小说”和“通俗小说”两个领域,其中“严肃小说”类似于精英文人的写作,属于“纯文学”的框架内。日本文人对“纯文学”的“纯”具有某种可怕的执着,“纯文学”领域的作家和商业基本上完全分离,甚至有一些作家在获得“直木奖”后便会立刻辞掉工作,专事文学创作。而“通俗小说”的作者则更加商业化,其核心目的是为人们提供消遣型的作品,故可被囊括在“娱乐文学”的框架内。

  上世纪七十年代后期,随着日本经济的发展,整个社会逐渐步入后现代阶段,越来越多的青年读者喜欢上了由美国传入的“奇幻小说”。在这类文学的影响下,日本也逐渐出现了以“非现实”为描写对象的作品,这类作品很难被囊括进原有的“严肃小说”或“通俗小说”的二分框架之中。借此契机,“轻小说”这一文学名词应运而生。

  经历了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发端期之后,日本轻小说的“奇幻”气质日益减弱,本土风格逐渐加强。到了上个世纪九十年代,角川文库等新兴出版社逐渐开始占据市场,在它们的推动下,这一时期的轻小说开始呈现出版热潮,各种题材层出不穷,其中成功的代表作有《十二国记》,相较于八十年代的《吸血鬼猎人D》,这部历史架空作品具有浓厚的东方色彩。

  进入21世纪后,轻小说迎来了空前的繁荣,并走向产业成熟。越来越多的轻小说被改编为动漫画,同时也有许多动漫画被反向改编为小说出版。《刀剑神域》便于2012年被改编成动画并大获成功,几乎席卷了2012年的整个动画市场,这又进一步推动了大量以网络游戏世界为背景的轻小说出现。

  “二次元”的信息消费

  “二次元”成为了日本轻小说最主要的特征。虽然轻小说的“轻”也体现在重量轻、体量小、阅读体验轻松愉快这些方面,但传统类型的文学作品难道就不能以A6小开本出版,配以动漫风格的插画,同样发挥出娱乐的功能吗?轻小说从一开始就没有打算以社会现实为地基,它描绘的现实是“二次元中的现实”,这是一个由无数ACG作品编织出来的世界,“萌”、“燃”、“中二”是它的主要元素。

  二次元世界被“御宅族”视作纯洁理想的净土,真正的现实世界却被命名为“三次元”,被排斥在二次元世界之外。将二次元的元素放在主要位置,轻小说开始逐渐拥有了属于自己的审美特点。这些特点赋予了轻小说独特的文学气质,但同时也框定了轻小说的发展空间。

  轻小说最为突出的审美特点是:它在从属于“二次元”这个庞大的“资料库”的前提下,创作变成了元素的组合,阅读成为了信息的检索。

  日本学者东浩纪认为,“御宅文化圈”的消费模式,可以用“资料库消费”这样一种理论解释。所谓“资料库消费”,是指消费广大“御宅系”文化的资料库。各种各样的“御宅系”作品,如漫画、动画、游戏和轻小说,共同构成了一个数据库,而“御宅”文化的消费者则可以通过类似于网络搜索的方式,从这个数据库中获得自己想要提取的东西。

  “萌”、“中二”、“燃”等元素正是“资料库消费”的产物。此类消费者们并非从人物的整体形象中获得阅读快感,而是通过辨识人物形象中熟悉的元素,将这些元素在原有的“资料库”中进行搜索,并与搜索出来的内容匹配连接,从而获得阅读的愉悦。这可谓二次元的受众们以资料库的存在为基础,在交流过程中逐步形成的“语法”。

  萌点即卖点

  以其中最为突出的“萌”元素为例,要想使一个角色具备“萌”的属性,可以有多种组合方式。年龄、性格、关系、相貌都可以成为一个大类,每个大类下还能细分出几十条甚至上百条不一样的“萌”属性。通过不同的方式进行组合,最终构成相应的人物。作者的目的在于使轻小说的读者在阅读过程中感受到“萌点”,从而获得相应的阅读快感。

  日本著名的轻小说导览杂志《这本轻小说真厉害!》评选了2018年最受欢迎的男女角色,他们分别是《魔法禁书目录》的御坂美琴和《刀剑神域》的桐谷和人。在至今的9次选举中,御坂美琴一共获得了7次第一,并在2011年的“世界最萌大会”中获得第一名,成为了当年的“萌王”。这个人物在相貌上是“清瘦平胸”的少女,在性格上的元素是“傲娇”和“元气”,在服装上的元素是“水手服”,同时还是个“超能力者”,并在说话结束时带有“喵”的口头禅;桐谷和人在性格上属于“元气”和“老好人”的类型,相貌上偏“娘化”,会使用武器“剑”,并且拥有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妹妹——这些都体现了人物的“萌”属性。

  几乎所有的轻小说人物,都可以分解出“萌”元素。2009年最受欢迎的女主角——《文学少女》中的天野远子学姐,在人物“萌”属性的分解结果上就与御坂美琴几乎并无二致。换句话说,能否塑造出一个优秀的“萌”物,是判断一部轻小说成功与否的重要标准:《魔法禁书目录》与《刀剑神域》便分别是电击文库至今为止销量最高的两部作品。

  由于“萌”元素能带给“御宅”群体极大的精神快感,他们也十分愿意消费带有“萌”元素的文化产品,在ACG行业商业化的大潮下,整个ACG领域都开始追求“萌”化的形象。与ACG行业保持着紧密联系的轻小说作家们,也开始重视读者体验和市场效应,纷纷以能让作品有“萌”点,以及让这种“萌”具备可编辑性为己任。轻小说《凉宫春日》系列和《物语》系列都属于其中影响力颇大的作品。

  在轻小说中,“萌”属性成为了人物成功的关键,轻小说的情节不再以表现人物的性格为主,而只是在为展现人物的“萌”元素而服务。

  后现代的文化逻辑

  当作品的“纵深感”让位于“平面化”,当作者对文字之美的多重探索演变为从创作之初便谋求视觉化的改编,当读者在阅读中不再希冀发现新世界而是首先检索熟悉的元素,轻小说因此变得“轻”了起来。正如网络上流传的有关轻小说的定义中提到的那样:“(创作)手法的特色在于提高故事传递给读者的效率”。

  “效率”一词被应用于文学身上,显得有些别扭,但它却揭示出了轻小说作者“精准型”创作与读者“精准型”接收的有效循环。这同时还提醒我们,轻小说作为时代的产物,其产生、发展和兴盛都离不开时代的影响。

  由于大部分轻小说作品是商业化产业链下的产物,绝大多数轻小说要以能够促进消费者的购买欲为核心出发点。因此,读者的阅读观感被放在了轻小说创作的首要位置。

  自20世纪六七十年代起,整个社会文化由“现代”转入了“后现代”。“后现代”文化呈现出一种碎片化、拼贴化的特点。正如法国社会学家鲍德里亚所提到的那样,一切都不过是一种“拟象”,并不存在什么真实。随着“宏大叙事”的解体,它所遗留下的各种文化碎片被拼贴剪辑到一起,构成了“后现代”文化。

  在“后现代”文化中,阅读不再是挖掘作品深层的含义,而是从“数据库”中提取自己想要的信息;创作不再是对“宏大叙事”的表达,而是在“数据库”中寻找自己的同类项。从这一角度看,轻小说的“视觉化”契合“后现代”的文化逻辑。

  对“厚重”的向往

  轻小说给我们的感觉似乎像是流水线上生产出来的复制品,而非带有真实美感的艺术品。它试图取悦读者的商业目的使它带有现代“媚俗艺术”的特征,娱乐性代替了严肃艺术的纯审美功能。但是,我们又能否因为轻小说的“轻”,去完全否定它可能具备的价值呢?

  尽管娱乐功能和商业价值被摆在了首位,但是,一些轻小说作者也有着自己的文学理想和社会诉求,他们在作品里努力维持着商业与理想的平衡,这种心理显现出来的特点之一便是:在一些轻小说中,作者通过反复提及,甚至重新演绎经典文学名作,向其致敬。这对读者产生阅读经典文学的兴趣也有潜移默化的作用。

  或许轻小说在文学上无法摆脱“轻”的内涵,但不妨碍一些轻小说展现了对“厚重”的向往。

  比方说,在桥本纺的《仰望半月的夜空》里,陆续出现了芥川龙之介的《蜜柑》、宫泽贤治的《银河铁道之夜》、太宰治的《人间失格》、森鸥外的《高濑舟》、路易莎·奥尔科特的《小妇人》等作品。另外,其中配角的人名也经常来自作家。

  野村美月的轻小说《文学少女》更是在每一册独立的故事中,将某一本文学名著作为主题,故事的展开与名著内容相对应,借喜爱看书和“吃书”的主人公之口,重新阐释《人间失格》《呼啸山庄》《友情》《歌剧魅影》《银河铁道之夜》《外科室》《窄门》等文学名著。由于主人公天野远子拥有特殊的超能力,能够通过吃书感知出书的“味道”,可以说,轻小说《文学少女》系列也是一份独特的“中文系必读书目指南”,一本用写作“美食指南”的方式完成的文学评论。就连被批评为“地摊儿文学”的《玩家1号》,也在其文本内部对许多经典文学名著表达了景仰之情。

  轻小说能够对经典、对现实主义、对有“重量”的文学传统注目停留,或许可让它能更“重”一些。(曾子芊)

[责任编辑:贺梓秋]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