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一只“鸭子”如何成为法兰西的荣耀

2018-05-12 17:52 来源:北京晚报 
2018-05-12 17:52:37来源:北京晚报作者:责任编辑:贺梓秋

  作者:陈 翔

  没有沃康松的鸭子,人们将如何忆起法兰西的荣耀? ——伏尔泰

  “这大概是有史以来人类创造的最奇特的机械生物”,苏格兰著名科学家大卫·布儒斯特这样说,“它就是一只没有羽毛的鸭子,像骷髅一样;它吞咽东西,但感觉有消化问题”,德国诗人沃尔夫冈·歌德却这样说。他们说的,是一只诞生在18世纪法国的“机械鸭子”,或者说,是由法国发明家雅克·沃康松设计制造的一个复杂的仿生机械装置,在机器人的发展历史上有着重要的地位。

  这只“机械鸭子”一经公开展出,便成了当时的明星。人们之所以极为关注,不仅因为它外表看上去造型逼真,上弦之后,能像真的鸭子一样拍动翅膀,站立坐下,喝水、吃玉米粒,甚至模仿鸭子的叫声。它最“神奇”的地方在于:会排便。机器“鸭子”将玉米粒吞下“消化”一会儿后,绿色的“粪便”就从尾端被排出来。听着似乎有点恶心,但这正是其他机械生物所不具有的本领。伏尔泰惊喜地称沃康松是“普罗米修斯的对手”,因为这只鸭子似乎表明,“不可思议的生命运动是能被重新创造的”。

  这只由四百多个镀金铜零件组合而成的机器鸭,“站”(连接)在一个巨大的底座上。没有装饰覆盖,人们可以直观地观察其内部工作情况。这也就是歌德说它像骷髅的原因。而沃康松则表示过:或许很多人希望在视觉上享受外部美感,但是我想将内在的运作原理展示出来。

  沃康松1709年2月24日出生在法国东南部城市格勒诺布尔一个手套制作家庭,他是家里第十个孩子,7岁时,父亲便不幸离世。母亲是名教徒,所以很小的时候起,沃康松就常跟随母亲去做告解。母亲告解的时候,他在另外的房间等待。房间里摆着一座时钟,滴答滴答机械运动着,发出匀速的响声,这着实让小沃康松十分着迷。经过反复尝试,沃康松竟用木头仿制了一个规律运作的小钟表。于是,给人修表成了他当时的一大兴趣,还想过以后以制表为生。

  他的使命远不止于此。受母亲影响,沃康松在1727年加入了里昂的教会,同时他找了一间小作坊去制造简单的机械小玩意儿。有次政府官员到里昂访问,沃康松突发奇想决定用机器来进行简单的服务,比如用滑索上菜。结果菜撒了官员一身,官员勒令销毁这些“机器魔鬼”,他的工作间也就这样没了。

  他大病了一场,对机械的热情并没有减退。1728年,19岁的他来到巴黎,在巴黎学习物理学和解剖学的课程。毕业后,他被表兄送到诺曼底,本是想转移他对机器的热情,但是在那里,他却遇到了意气相投的外科医生勒卡,并由此了解了更多血液循环、呼吸系统和消化系统的知识,看到了建立生物内部循环模型的可能性。

  从1731年起,沃康松的小发明开始受到大众关注,并且获得了一定的资助。两年后,他来到巴黎定居,那以后,他最为人知的机械作品们一个个走进公众视野。

  第一件作品是个“长笛演奏者”,真人大小,穿着原始,手持长笛,坐在一块岩石上。这个机械演奏家被固定在一个基座上,手指和嘴唇都连接着操纵杆。操纵杆的另一端则和鼓风装置相连,在重物驱动下,通过改变气流大小控制呼吸,让它能像人一样演奏乐曲。它在1738年展出,引得整个巴黎的人都来看这“人类精神杰作”。随后,他又制作了新的“乐手”,也是真人大小,这次是个风笛演奏家,他打扮得像普罗旺斯的牧羊人,会演奏二十多首曲子。通过精准的气流控制和指法控制,沃康松甚至说:“这个自动乐手的精准度甚至可以超越真实的风笛演奏家。”

  可惜的是,这两件作品在19世纪初都遗失了。保存稍久的就是我们之前提到的,也是他的代表作:排便的鸭子。沃康松因此名声大噪。当时,普鲁士国王腓特烈二世曾提出很好的条件想与沃康松合作,但沃康松不愿因此离开法国,便没有成行。不过他在法国也得到了很好的待遇,被政府邀请担任丝绸制造厂的主管,后来还入选进入法国皇家科学院。

  精通机械原理的沃康松在进入丝绸制造厂之后,开始着手对纺织机进行加工和改善,试图提升纺织的自动化程度。1745年,他设计出了第一台自动提花机,这就意味着,纺织工人们不再需要手动将印花绣出,机器可以替代人们来完成复制丝绸图案的工作。这虽然大大提高了纺织的速度,迎接他的,却是失业的纺织工人们扔来的石块。机器抢夺了人们的工作,工人就把怨气撒在发明者身上,这在资本主义萌芽时期,似乎是个普遍现象。但他的发明,却为后来的工业时代,打下了基础,在他的启发下,法国发明家约瑟夫·玛丽·雅卡尔设计出人类历史上首台可设计织布机——雅卡尔织布机。

  后来,他还参与了其他的生产项目,却因为经济和人员的困难,没能再获得类似成功。随着年龄的增长和身体状况的下滑,沃康松1792年11月21日在巴黎逝世。如今在巴黎的工艺美术博物馆,可以看到他设计的纺织机。而在他家乡格勒诺布尔的多菲内博物馆里,那只“排便鸭”的复制品,让人忆起他生前的荣耀。

  至此,不得不说一下原品的去向和它消化的“小秘密”。那只曾汇集万千目光的“排便鸭”最后一次展出是在1844年巴黎皇家宫殿。闭展后,机械师、也是魔术师罗伯特·霍丁受雇进行机械鸭一只翅膀的修复工作。修复时,他也观察了机械鸭的“消化系统”,发现事实上,它并不能消化食物,那些食物被吃进去之后,被储藏在鸭子喉咙后部的小槽里。过一段合适的时间,另外装有“人造粪便”的隐藏容器会开启,将鸭子的粪便“排泄”出来。他宣称这只“排便鸭子”只不过是个骗局而已。

  后来,这只“排便鸭”在公众视野里消失了几年,直到在克拉科夫博物馆的藏品中发现。不幸的是,一场大火毁坏了这座建筑物,鸭子自然也不幸遇难。尽管如此,它还是对当时的流行文化产生了巨大影响。电影、艺术、文学作品中都出现了它的影子。特别是霍桑的短篇小说《追求至美的艺术家》中提到了它,托马斯·品钦的《梅森和迪克逊》中,沃康松的鸭子产生了意识,还用“死亡之喙”恐吓流亡在美国的巴黎厨师。(陈 翔)

[责任编辑:贺梓秋]
  •   纪录片具有其他艺术形式不可比拟的意蕴深度,自诞生之日起以真实表现社会担当,也助推社会秩序的消解、反思、重构,成为记录历史、警戒当下、推动社会变革的重要代表。【详细】

      当万圣节在年轻一代中成为一种潮流,狂欢还是肃穆就成了一个问题。但不管怎样,从更深的层面来说,无论“鬼节”如何庆祝,其背后真正寄托的,都是对逝去亲人的思念。【详细】

  •   进入新时代,国际国内形势发生广泛而深刻的变化,改革发展面临着新形势新任务新挑战,我们要抓住机遇、迎接挑战,关键在于高举新时代改革开放旗帜,继续全面深化改革、全面扩大开放。【详细】

      2018年,恰逢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40年辉煌成就昭示着改革开放是决定当代中国命运的关键抉择,是当代中国发展进步的活力之源。【详细】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