搭乘久石让梦想号展开超时空奇幻之旅 _听说 _光明网


搭乘久石让梦想号展开超时空奇幻之旅

2018-05-14 11:25 来源:深圳特区报 
2018-05-14 11:25:52来源:深圳特区报作者:责任编辑:贺梓秋

  作者:南郭子

  暌违八载,久石让重临香江,执棒香港管弦乐团,演绎自己的名作与新曲。

  现年67岁的大师原名藤泽守,在日本及海外参与了约80部电影的配乐,获奖无数,与华语电影也有不解之缘,在2008年和今年,分别凭许鞍华执导的《姨妈的后现代生活》和《明月几时有》赢得香港电影金像奖 “最佳原创电影音乐奖”。这次“久石让音乐会” 本来只上演一场,门票也比港乐的一般套票贵一倍,无奈粉丝太多,一票难求,三个加演场次更首次试行以电脑抽签兼实名制发售门票,以阻截“黄牛”非法炒卖及高价代购等行为。

搭乘久石让梦想号展开超时空奇幻之旅

久石让的音乐,如同这个唱片封面一样简朴纯净。

  如果乐迷仅仅是冲着大师的电影配乐而来,这回也许会多少感到失落。他只在音乐会下半场安排了两首重新编曲串连成篇的配乐作品:其一是钢琴及弦乐版《青春》,三首原曲分别出自北野武执导的电影《夏天》《坏孩子的天空》及《花火》,配乐很能烘托北野武镜头下青春无畏无惧,甚而不乏莽闯误撞的快意,以致如花火绽放刹那光辉不再的怅惘,很有感染力。随后是香港首演的《天空之城》交响组曲,源于他与宫崎骏合作的第二部电影,如今既保留了原作关于挑战、梦想和英雄式历险等重要元素,充满梦幻式纯真浪漫,又增添了管弦乐的色彩与层次,听到观众兴奋异常,长时间热烈鼓掌,大师也投桃报李,加奏了《礼仪师奏鸣曲》和《岩上的波儿》电影主题曲,宾主才尽欢而散!

  不过,对于管弦乐迷来说,此番却是大饱耳福。久石让巧妙地通过曲目的编排,引导更多人认识自己的多重面相。毕竟,大师是研习西方古典音乐科班出身,也是当代简约主义音乐的推动者,电影配乐按其本质只属于委约创作,身负绝世才华者免不了技痒要自抒胸臆,他这回带来香港首演的近作正是音乐会上半场安排的《The East Land Symphony》,在2011年日本3·11大地震前后已开始动笔,写好了头两个乐章,却要到2016年才完成全曲。

  久石让夫子自道,乐曲标题源于东方之国,也就是日本,据此可译作“东方之国交响曲”,共五个乐章,采用三管编制和女高音独唱,堪称体大思精,长约42分钟。第一乐章“东方之国”,以序列音乐(十二个乐音按特定次序出现)和简约音乐(用尽可能少的材料和高度规限的手法创作)元素为主体核心,充满不协和的声音,中段过后,节奏加快,大鼓响起时充满爆炸性。接下来是“歌谣”,以木槌奏出的敲击乐线条如行云流水般反复演奏,仿佛表示要抗拒时间的流逝。第三乐章“东京之舞”,采用了女高音独唱。久石大师自言作曲时浑然忘却日本以外的大千世界,只想着自己以及身边事物,又叫女儿麻衣创作日语歌词,后来想出以数字作为曲式的基础,乐曲前半段就此成了“东京数字歌”,充满讽刺与黑色幽默。整个乐章以轮旋曲曲式写成,中段及结尾的歌词混合了英语和日语,就像《平家物语》里的故事一样,诵唱“诸行无常”。紧接着是“三位一体狂想曲”,是一首充满黑色幽默的嬉游曲,就像观看卓别林演出的电影或者山田洋次执导的《寅次郎的故事》系列影片,总是融悲剧与喜剧于一体,表面上兴高采烈,骨子里透露出一丝丝悲凉意味。末章“祷告”,作曲家坦陈最为满意,尝试以最少素材,编织出既简朴又合乎逻辑的曲子。女高音的歌词选自拉丁语文本,结尾处的赞美诗引用了巴赫《马太受难曲》第62选段。大师自言作曲之际,巴赫选段的通奏低音不断在其脑海里飘荡。全曲令人浮想联翩,反映了置身于纷乱的世界,保持个体的活力与韧性之必要和艰难,“我们该何去何从?”要有活着的勇气和力量,唯愿悲伤之际也有音乐相伴随。我们必须蜕变,带着希望迈向明天。——但整首乐曲没有艰深晦涩或外强中干之流弊,除了旋律的丰富和优美,更重要的是有一颗悲悯之心贯穿始终。乐曲的情怀与感悟,已超越东方西方而成为世界的!因此,无论在作曲配器技巧或者在精神意蕴层面,都实现了“久石让梦想号”与“西方古典音乐主流”的成功对接。当晚无论是港乐和担任独唱的香港女高音邝励龄,在大师的指挥棒下,均有出色的发挥和动人的演绎。笔者事后忍不住冲动立刻搜寻此曲的唱片。

  自2004年7月起,大师被任命为新日本爱乐“World Dream 交响乐团”的音乐总监,经常担任制作人及指挥,举办名为“久石让的音乐未来”音乐会系列,演出实况录音更制成专辑发行。本碟就是成果之一,还找来女高音安井阳子助阵。同时收录了另一首作品题为《三和音》,以Do Mi So为主要的简单和音,形成三管编制的管弦乐曲,长约11分钟,有如祝典序曲一样活泼,元气充沛。

  久石让千金麻衣小姐说过:“在作曲的时候,父亲的头上好像会冒烟、眼睛会喷火。”这回笔者破天荒近距离感受久石让的表演魅力,觉得他是一位平易亲切的绅士,不时流露出老顽童式天真微笑。也许,大师本身具有不同的风华面相,就像其体裁迥异、韵味多变的众多作品一样,可以随时随地牵引着你,展开超时空的奇幻之旅。(南郭子)

[责任编辑:贺梓秋]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