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后来的我们》:前半段丰满后半段牵强

2018-05-14 11:41 来源:羊城晚报 
2018-05-14 11:41:24来源:羊城晚报作者:责任编辑:贺梓秋

  作者:周文萍

  《后来的我们》是一部没有悬念的电影,名字就已说明这是一个关于相爱又错过的故事,影片的任务就是将这相爱与错过的过程表现得真实细腻、令人感动。总体来说,前半段丰富饱满、真实细致,后半段却生硬牵强、尴尬矫情,影片的优点和缺点都同样突出。

  林见清与方小晓相识10年,从相爱到分手到多年后重逢的感情变化,浪漫、真实、细致而丰富,确实令人感动。影片有许多浪漫的爱情场景:雪地牵手、秋林拥抱、除夕看焰火;有主人公相濡以沫的温暖:出租屋吃泡面、深夜街头等公交;还有许多小尴尬,如见清上厕所回来后躺错床,又小心地扭曲着身子爬下床。日常生活琐事让主人公的爱情浪漫而真实,充满了人间烟火味。

  真实是影片的一大亮点,除了对爱情的真实表现,还有对生活的真实还原。春运是中国人的典型生活,林见清与方小晓的北漂生活更是带着北京群租屋逼仄空间里窘迫的空气与质地。除夕之夜当两人拥抱在一起时,镜头上升并映照出群租屋每一个狭窄空间里人的生活状态。可见影片想表现的并非仅仅是爱情,而主人公是一众北漂青年的代表,也是飞速发展的时代的一个缩影。

  亮点之二是对亲情的表现。田壮壮饰演的父亲如同《饮食男女》里郎雄扮演的父亲一般沉默寡言,以食物来表达爱意。开始,他为儿子蒸粘豆包过年,后来,他也为小晓蒸粘豆包过年。小晓不再随儿子回家之后,他仍然忘不了小晓。他给小晓的信深深打动了观众。

  亮点之三是细节的呈现。见清与小晓离家回北京之前,林父细心地为他们装了满满一瓶辣椒酱,小晓离开见清时,那瓶辣椒酱也见了底;林父目盲后在车站迎接见清一家,将见清的妻子习惯性地错叫成“小晓”;林父的除夕夜总是做好年夜饭与老友们一起度过,而一起过年的老友从刚开始的满满一桌到逐年减少。这些细节承载着太多的故事,令人遐想也令人唏嘘。

  春运与北漂,亲情与爱情,影片包含的内容远比爱情要丰富,导演又在浪漫的底色之上以真实细致的生活场景将这一切从容不迫讲述出来,打动了观众的心灵。

  影片的缺陷在于前半段以丰富的细节建构起林见清与方小晓的爱情之后,后半段却没有对这爱情的垮塌提供一个强有力的解释,难免给人以No zuo no die、“为分手而分手”的牵强感。

  影片将两人的分手原因归为见清一心想要给小晓好的物质生活,但心有余而力不足,于是变得消沉易怒,沉迷游戏,对小晓不理不睬。小晓最终只能通过离开来唤起他的醒悟与发奋。见清成功之后想让小晓回来时,小晓又以两人“三观不合”拒绝了他。

  “三观不合”的确是爱情故事中常常出现的分手理由,但“三观不合”却无法解释小晓离开见清的动机。和见清一样,小晓也曾是一个深受物质贫困之苦的北漂青年。为了留在北京,她曾不无迁就地交过一个个男朋友,而在与见清相恋之后,她也像见清一样期盼有个大房子,捡沙发和搬家时不得不扔掉沙发的痛苦,她感受得只会比见清更深,她对于见清想要给她更好物质生活的想法和压力不应该无法理解。两人一起奋斗,共同建设自己的家,不是更合情合理吗?

  但为了达成“相爱与错过”这一影片主题,剧情安排方小晓生硬地说自己并不想要大房子,之后两人便再无像样的沟通了。这不仅使前面辛苦构建的浪漫爱情显得不堪一击,也使小晓这一人物变化突兀,缺乏可信度。事实上,影片后半段对于小晓的生活现状一直语焉不详,或许是因为编导也无法解释小晓到底想要什么,更无法解释为什么一定要把“想要房子”和“想要家”对立起来。毕竟,在现实生活中,物质和精神并非那么对立,许多年轻人也正是在一起为房子奋斗的过程中建立了自己的家。见清与小晓的分手或许是注定的,但影片提供的理由却不够有说服力,这也使得影片的动人程度打了折扣。(周文萍)

[责任编辑:贺梓秋]
  •   纪录片具有其他艺术形式不可比拟的意蕴深度,自诞生之日起以真实表现社会担当,也助推社会秩序的消解、反思、重构,成为记录历史、警戒当下、推动社会变革的重要代表。【详细】

      当万圣节在年轻一代中成为一种潮流,狂欢还是肃穆就成了一个问题。但不管怎样,从更深的层面来说,无论“鬼节”如何庆祝,其背后真正寄托的,都是对逝去亲人的思念。【详细】

  •   进入新时代,国际国内形势发生广泛而深刻的变化,改革发展面临着新形势新任务新挑战,我们要抓住机遇、迎接挑战,关键在于高举新时代改革开放旗帜,继续全面深化改革、全面扩大开放。【详细】

      2018年,恰逢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40年辉煌成就昭示着改革开放是决定当代中国命运的关键抉择,是当代中国发展进步的活力之源。【详细】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