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拘一格出诗意 _书虫 _光明网


不拘一格出诗意

2018-05-14 11:46 来源:羊城晚报 
2018-05-14 11:46:16来源:羊城晚报作者:责任编辑:贺梓秋

  作者:于幼军

  赵南成将半个世纪从事语文教学、诗歌创作和研究、报刊编辑等经验和感悟,结集出版成《诗意,在美学的阳光下绽放》一书。粗览细读,感触良多。毕竟功夫不负有心人,多年耕耘不辍,必有收获。

  南成论诗,形成了自己的风格特点——

  一是不局限于就诗论诗,而注意从哲学层面挖掘评述诗歌的特点、内涵和意境。揭示融情入诗、喻景入诗,把诗人的心境、心态与世态炎凉等写入诗歌中,通过诗的语言、诗的构思、诗的哲理披露诗人所感悟和传递的对人间真善美的追求和对假恶的鞭挞。这种饱含、融汇哲理的诗性美,正是古今多少文人骚客所追求“诗者,天地之心”的境界。书中的一些诗评文章,论述了“言有尽,意无穷,余意尽在无言中”的境界。例如他的《在寻觅诗的质感中过滤诗意》一文中认为,这种“余意”虽不言,但其实在诗的字里行间,在节奏、音韵和分行的组合中,在诗的内容和形式的结合中,已经暗示并不露声色地表达出来了。他在该文中论述了要通过诗的语言、诗的构思、诗的奇趣、诗的哲理来形成和过滤诗意,使之具有纯粹的动人美。

  二是论诗、评诗的形式不拘一格,不落俗套。有从一句诗引发伸展,揭示诗歌跨越时空的经典价值和当代意义,如“路漫漫之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有从一个形象展示中华文化饱含壮志激烈的爱国情怀的传统,如《从柔美到壮烈》等文;有写出了一些论述中国古典诗词形象美、意境美、内涵丰富深刻的评诗论诗的好文章。

  三是把对新旧诗歌的理解,与中华文化元典《周易》贯通,将体现中华民族传统智慧的哲学融入对诗歌的分析评论中,探讨展示诗性之妙美,诗歌对人性的抒发,对人们追求向往美好生活表露。南成把中山图书馆所作的“诗与美学讲座”的讲稿改成的诗评《古老的易学原理与新诗学断想》,用古老的周易去论述“天地之心”,引起了人们的关注。他认为诗心就是周易太极思想的形象化,并用太极原理去分析郭沫若《凤凰涅槃》和海子《以梦为马》等脍炙人口诗作的诗意美,既深刻又新颖,加强了人们对经典诗歌的理解。

  四是以独特的审美眼光,写出了一些饱含新意、见解新颖的评论文章,如《节奏是诗的形式中最重要的因素》一文,强调了诗歌节奏中美学价值的重要,扬弃了一些诗歌中片面追求押韵的倾向;又比如,在《“扭曲”使梨花体获得新意》,肯定了一些优秀的梨花体诗用新的“扭曲”手法所营造的新意,赞誉这种诗体的先锋性。

  如此等等,读者大可以细细品味,感悟南成论诗的特点、内涵。

  我与南成刚出道——走向社会的第一份职业同在广州市郊区一所中学任语文教师,又是同一室的室友,住在同一间宿舍房间里大半年。那段时间,我们俩与三五好友常常在落日黄昏或晚上掌灯时分,聚在一起书生意气,议论时政,交流教学体会。我常常背诵岳飞的《满江红》、诸葛亮的前、后出师表、杜甫的《长恨歌》,还有《木兰辞》等古典诗词和民歌;他则喜欢吟诵自己创作或其他著名诗人的新体诗歌。那段时光,虽然生活艰辛、物质和精神匮乏,但却活得很充实、快活。如今,我等步入迟暮之年,仍沐浴落日余晖,怀念当年青春年华,感慨“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了。老朋友新作问世,相托我为之作序,却之不恭亦无礼,故勉为其难,谨以上述寥寥数语,表达祝贺祝福之意。(于幼军)

[责任编辑:贺梓秋]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