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赫拉利无关 _书虫 _光明网


与赫拉利无关

2018-05-14 13:46 来源:辽宁日报 
2018-05-14 13:46:41来源:辽宁日报作者:责任编辑:李姝昱

  作者:牛寒婷

  阅读尤瓦尔·赫拉利有种宿命的感觉,我是说,他是我的菜。

  赫拉利这道菜,属于菜肴中的重口味系列,这是我喜欢他的原因之一。他喧嚣出位的思想,仿佛携带着与生俱来的某些品质:犀利透彻、越界叛逆、不留情面,这让读者在收获知识之余,总能体验到僭越和冒犯的快感。读赫拉利,在我是精神生活中的一大乐事,于是在微信朋友圈,我便时常会传播一番他那摧枯拉朽的思想风暴,因此也引来不少圈友的围观,其中有个朋友,还因此将我命名为“河粉”(赫拉利的粉丝)。我视赫拉利为男神,说我是他的粉丝我无异议,但我疑心,朋友这样称呼我更是一种善意的揶揄、友好的嘲讽,因为对赫拉利,他是始终有质疑的,比如他说,《人类简史》的写法完全不合历史书的写作规矩。当然对此我只能“呵呵”。没错,赫拉利是历史学家,可历史学家就一定得写中规中矩的历史书吗?赫拉利的书胜在思想,把《人类简史》视为历史读本,完全是驴唇不对马嘴。就思想意义而言,赫拉利的两本“简史”是破除这个时代科技神话的反乌托邦著作,所承接的,似乎是《美丽新世界》《一九八四》《动物农场》那类著作的精神衣钵。

  我的闺蜜本本在伦敦生活多年,我俩经常聊各自读到的书。有一次说到赫拉利,她突然就眉飞色舞起来,我以为她要八卦赫氏那众所周知的私人生活。没想到本本说,不仅她现任的德国男友读过赫拉利,她男友的父亲,一个德国的退休教师也对之爱不释手,居然整整读了三遍!数字“三”如同美杜莎的双眼,在望向它的瞬间我被石化了,以至于,接下来本本又说了什么我没听清……我的感知像是与外界隔绝了,只除了一幅这样的画面:一个花白头发的德国老头,端坐在桌旁,正捧着《人类简史》抑扬顿挫呢!

  其实,阅读的八卦,有时像阅读和思想一样意味深长,透过它,我们也许更能了解阅读是什么。阅读是比柴米油盐更轻盈的一种生活,在这种生活里,我们卸下心灵的伪装,抛却庸人自扰的生活烦恼,整个人都能变得松弛。常常,我们会把一些隐秘的情愫、心事、感知和思考,安放在阅读中,不与外人道,如同与书籍签署了保密协议。有人说,我们要认真对待生活,我却觉得,诚挚地投入到阅读之中,也许更靠谱。那个在书店里非议赫拉利的人,还有开我玩笑的朋友,我绝非想要胁迫他们复制粘贴我的阅读菜谱——我对他们唯一的不满,是他们绕过了真诚的阅读,却又肆意地放纵了伤害阅读的戾气。阅读是真正的解脱之道,它曲径通幽,抵达言说不尽的自由之境。就像在想象中,我与那位德国老教师早成了一对忘年的朋友,我们经常坐在一起喝茶聊天,畅谈书人书事,而赫拉利这个我们共同热爱的思想者,因为他过于重要,反倒被我们有意地略过了。(牛寒婷)

[责任编辑:李姝昱]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