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开花落两由之——谈王洁的长篇小说《花落长安》 _书虫 _光明网


花开花落两由之——谈王洁的长篇小说《花落长安》

2018-05-15 09:45 来源:中国文化报 
2018-05-15 09:45:15来源:中国文化报作者:责任编辑:崔益明

  作者:梁鸿鹰

  凭借着近三年时间的思考与写作,陕西作家王洁以四十多万字的篇幅,记录下一个女性在迅速变革时代里的一段段心路历程,为许多与她有过相似或相近遭际的当代女性,留下了一部色彩瑰丽的心史。这部心史是事业史、爱情史、友情史,也是欢乐史、失落史、困惑史,更是奋斗史和进取史,这部心史的全部旋律就是不辜负时光、不辜负自己以及不辜负人的创造。

花开花落两由之——谈王洁的长篇小说《花落长安》

  在小说开始的时候,大家看到的女主人公秦幽若是一个在医院里忙忙碌碌的助理医师,她的生活只不过是与他人无任何差别的若干程序当中的一部分——毕业、择业、就业、结婚,由家到医院、由医院到家的循环往复,似乎就是她的全部生活内容。她是一个对人生怀有种种期许的年轻人,但陷于繁忙的工作,这种期许尚未变为自觉的行动。小说令人信服地一步步告诉读者,生活从来就不会是风平浪静的,也没有现成的方程式可以遵循,现实每天不停地给人们带来新的课题,你必须积极地去应对——不管你是否愿意与满意,你不得不做出选择与回答,这是你自己铺就的人生轨迹。正当秦幽若奶奶病重、丈夫在外鬼混的时候,大学时期曾经的崇拜者孙德浩来到西安,提出与她共同创业。这个提议无论对秦幽若还是对她的家人,都如同一石激起千重浪,面对展现在眼前新的生活道路,秦幽若没有视而不见或退避畏缩,她勇敢地迎接上去,离开在医院的工作,毅然投入到前途未卜的商海之中,驶往了重新开始的一段旅程。由勤德建材商贸公司的经营到伟业大型建材商业综合体的管理,经过一段时间的打拼,在小说情节的推进中看到,秦幽若在事业上不断冉冉上升,当然,在友情、家庭与情感等方面,她也经历了巨大的波折与考验,但在接受洗礼、得到淬炼之后,变得更加成熟与坚强了。

  在一个每时每刻都在产生奇迹、发生巨变的时代,个人是渺小的,也是伟大的;是软弱的,同样也可以是无比刚强的。一个人,可以跟在别人后面亦步亦趋,也可以在时代大潮中去中流击水,做时代的弄潮儿。昔日的弱女子秦幽若感应时代的召唤,决然走出平庸压抑的旧生活,去开辟新的生活,这种勇气和决心,反映了一个蓬勃向上的时代对人的感召和重塑作用。我们身处一个大有可为的时代,时代在选择人,也呼唤着人的选择。只要顺应有所作为的时代潮流,只要汇入有创造就有收获的主旋律之中,一个人不管起点有多低,经验多么不足,都会是幸福的、充实的。秦幽若这个在商海中跌跌撞撞的一介女子,其身上最可贵的素质,就是对时代的信任,对勤劳创造的执着坚守。在勤勤恳恳的劳动中,在风雨无悔的拼搏中,她找到了自己的归宿,最终安顿了浮躁的内心。作者通过这个女性形象,一滴水见万物,折射了时代投下的斑驳光影,记录了人的成长与创造的无量功德,这便是这个形象的典型意义所在。

  文学是替所有的人说出心里的话,是对人的心灵最深刻的投射,这种投射应该是审美的,是富于理想化的、诗意化的艺术创造。看得出,《花落长安》的作者是现实主义的后裔,她愿意忠于纷繁的现实,愿意以生活的大道之行来安排自己笔下的字句,依照自己的体验和对生活的认识,来创造一个小说的世界,这样一个执着的念头贯穿了作品的始终。小说固然是虚构,但虚构中依然能够看得出生活的铁律、生活的逻辑,以及生活的光芒。对于每一次商战的缘起、展开与结束,对陷入商海中人的做派、情态与心理,作者都为我们提供了许多饶有趣味的画面,让我们在旁观诡谲的职场博弈、虐心的情感纠葛的时候,可以去洞察背后的资本、人力与市场规律,感受大时代背景下的社会大势。但这部小说的力量又不止于如此,其强烈的代入感、富于张力的情感律动,分明让人看到了这个时代里人灵魂的蜕变,看到了作者对现实生活的深刻体悟。

  在商海无情的拼搏与沉浮中,秦幽若的成功不停地伴随着曲折和不幸——婚姻的危机、家庭的解体、闺蜜的背叛及身边人的离弃。作者以现实主义的冷静,揭示了商业铁律导致的心理扭曲与价值乖离,市场法则对道德坚守的冲撞,通过那些惊心动魄的描写,使我们能够明显地看到,女主人公无时不在呼唤理想的人际关系、呼唤公正的商业秩序。在这样一个充满巨大选择性与开放性的时代里,人的创造可能性是无限的,人的失落与毁灭的可能性也是巨大的。阴险的闺蜜方晓琳、脆弱的老总郑秉国,从他们身上,我们能看到,迷失、挣扎、救赎,似乎是商海大潮中的人们不可避免的样貌。在物欲横流几成常态、逐利趋利风气有所抬头的时候,如何把握好自己、走好自己的人生之路,是摆在每一个人面前的紧迫课题。从这个意义上讲,说《花落长安》是醒世书,是警世书,也应当是恰切的。

  到目前为止,大家对王洁的创作还不够了解,而认识她最可靠的依据就是这位年轻作家为数不多的作品。她生长在陕西这片文学的热土上,自幼对文学的喜爱,长时间默默的坚持,使得她有决心和勇气,写下为大时代女性立心、为奋斗人生歌吟的处女作《花落长安》,精神难能可贵。对像她这样一个没有多少小说写作经验的人,驾驭一部长篇相当困难,她的力不从心很难避免。她固然能够按照现实主义对作家的要求,忠实地从周围的现实生活中选择描写内容,把现实按照实际的样子反映出来,但对现实的进一步开掘与深化,她还显得功力不足,因此,她以曾经沧海难为水的姿态罗列了许多事实,但对现象背后的本质未有挖掘,作品尚显浅表化。另外如小说人物总是行色匆匆,情节交代总是事无巨细,这些初涉写作的人们的通病,她也未能免俗,但作品整体上如行云流水,一路优雅,一路诗情,能够给人们带来许多美的享受,是值得肯定的,祝愿她以此为新的起点,在不久的将来能有更大的收获。(梁鸿鹰)

[责任编辑:崔益明]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