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变化,与现代化同行 _书虫 _光明网


风云变化,与现代化同行

2018-05-15 13:37 来源:北京晨报 
2018-05-15 13:37:41来源:北京晨报作者:责任编辑:崔益明

  作者:周怀宗

  一百年前,当中国近代卓越的启蒙思想家和文学家们,遇到西方现代小说时,中国文学开始了风云激荡的历史纪年。

学者吴晓东

  一百年中,从20世纪上半叶的救亡图存,到21世纪的全球一体化……急剧变化的世界中,中国现代小说一直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开启民智、启蒙思想、丰富文化。它与现代化同行,也和这个古老的民族重新崛起息息相关。

  新的起源,与传统告别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研究者把《狂人日记》的发表,视为中国现代小说的起源,著名学者、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吴晓东说:“尽管在起源的追溯上,有一些学者追溯到更早的晚清时代,但通常意义上,仍旧以《狂人日记》为现代小说的起源。《狂人日记》最早刊发在《新青年》上,也就在它发表之前,新青年经历了一次改版,完全放弃文言文的文章,全部刊登白话文章。《新青年》是五四新文化运动肇始的重要标志,而五四运动通常被认为是现代的起源。所以,与其说《狂人日记》是现代小说的起源,不如说它是现代的起源。”

  现代文学发展的历程中,从1917年到1927年,被认为是文学史的第一个十年,十年的小说发展中,鲁迅依然远超群侪,“20世纪末,《亚洲周刊》选百年百部小说,鲁迅的《呐喊》位列第一,可见鲁迅的成就。同一时代,当然也有很多优秀的小说家,如冰心、张资平以及鲁迅带动的一批乡土小说家,但成就较高的,还要数郁达夫和叶绍钧,也就是叶圣陶。郁达夫在这一时期发表了他重要的作品《沉沦》,他把小说看成是小说家的自序、自传,也开启了这一流派的先河。叶绍钧的《倪焕之》,同样也是上世纪20年代重要的作品。”

  三足鼎立,多元的绽放

  从1927年,现代文学史上的第二个十年开始。现代小说逐渐显露锋芒。

  左翼文学无疑是这一时期典型的代表,吴晓东说,“左翼文学中出现了一大批杰出的作家,茅盾、蒋光慈、丁玲,还有柔石等左联五烈士,都有非常好的作品。”

  上世纪三十年代还有两个重要的流派出现,京派和海派,吴晓东说,“海派中有三大作家群体,以茅盾为代表的作家群,新的都市小说家群体以及通俗小说群体。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海派与左翼其实有重合。京派则是以沈从文为代表的一批作家,他们从各地到北京,或者求学、或者教书,同时创作了大量的优秀作品。”

  左翼文学、京派、海派三足鼎立之外,上世纪30年代还出现了几位杰出的作家,“巴金也是在这个时期完成《激流三部曲》中的《家》和《春》的。还有老舍这样的京味儿小说大家的出现,京味儿小说不同于京派小说,京味儿小说以北京腔的白话为特点,以北京生活的方方面面为题材,这一流派一直延续到上世纪八十年代。此外,鲁迅的《故事新编》也是在这一时期创作的。”

  成熟之后,却要经历苦难

  上世纪30年代是现代小说成熟的时期,“30年代的小说,最能反映那个风起云涌的大时代,尤其是长篇小说,可以说蔚为大观。有学者评价,上世纪30年代是创造模式的时代。和鲁迅他们这一代出身自大家庭、又有海外留学经历的作家不同,这个年代出现的作家,很多来自偏远地方,如沈从文是从湘西走出来的,萧军、萧红是从东北来的作家,这些来自各个地方各个阶层的作家的创作,也将中国社会各阶层的生活带到了小说中,因此这个时代的题材是最丰富的,也是中国小说走向成熟的时代”。

  1937年,中国小说第三个十年开始,吴晓东说,“一般说这第三个十年,其实并不是十年,而是从1937年到1949年,十二年的时间。这一时期,中国国土被人为地分为三个大的板块,以延安为中心的解放区,以及沦陷区、国统区,战争带来的伤痛,以及各个板块不同的情况,让小说出现了不同的特征。战乱之中,小说家们的经历更加曲折和丰富,情感也更加深沉。尤其在经历30年代的积淀之后,这一时期的小说更成熟也更先锋。这一时期,张爱玲开始写作,发表了《传奇》等一大批作品。钱钟书的《围城》也在这一时期完成。还有萧红,在这一时期也创作出了非常好的作品。”

  进入当代,一体化文学

  1949年,新中国成立,文学史从现代进入当代,此后的十七年,通常被称为“十七年文学时期”,不过也有学者认为,这一时期可以向前延伸,如著名学者、北京大学教授洪子诚认为,“新中国成立后的文学,在延安时期就已经奠定了基础”,吴晓东说,“这一时期,文学开始合流,通俗文学和严肃文学的界限被打破。”

  十七年文学时期,小说留下了无数经典,吴晓东说,“红色经典在小说艺术上有很好的经典性,它用人们更加喜闻乐见的形式,以更大众化的美学风格,将时代的精神、革命里的波澜壮阔表现出来,真正把小说推广到了所有人群。这个时代留下了很多经典,比如学者和评论家们常说的‘青山保林,三红一创’,杨沫的《青春之歌》,周立波的《山乡巨变》,杜鹏程的《保卫延安》,曲波的《林海雪原》,吴强的《红日》,罗广斌、杨益言的《红岩》,梁斌的《红旗谱》,柳青的《创业史》。这些作品,都是我们这一代人小时候的经典。”

  新的时代,有新的气象

  改革开放之后,小说的年代分野开始模糊,从1976年以后,一直到本世纪开始之前,小说变得更加多元和丰富,但时代的界限却不再清晰,许多学者把这一时期的文学统称为“新时期文学”。

  吴晓东说,“也有人认为,这是重新回到五四文学传统的时代,思想解放的启蒙大潮影响着整个社会的方方面面。也是在这一时期,小说受到了整个社会前所未有的重视,小说的功能远远超出文学本身的功能,成为改革开放、思想解放的一种体现。”

  最早出现的是伤痕文学,以卢新华的小说《伤痕》为名,还有刘心武的《班主任》,王余九的《窗口》等。伤痕文学代表着新时期文学的开端,此后十年,相继出现了改革小说、反思小说、寻根小说等,吴晓东说,“其中成就最高的,无疑是寻根小说。到1984年、1985年左右,经历近十年的积淀,小说真正迎来了巨大的提升,出现了一批优秀的作家和作品,如王安忆、郑义、阿城等,这一时期,汪曾祺的《受戒》也是非常重要的作品。还有同时代的另外一个大家张承志,他的《黑骏马》《北方的河》等作品,几乎是我们那一大学生必读的作品”。

  先锋兴衰,到市民崛起

  1987年,是当代文学史上重要的转型时期,余华、格非、叶兆言、孙甘露等先锋性、探索性的作家崭露头角,吴晓东说,“他们学习西方现代派的写作技巧,把文学带入了先锋文学时代,形成了一个新的浪潮。这批小说家直到今天,仍旧是文坛上活跃的主力作家。”

  莫言是这一时代开始成名的作家,吴晓东说:“那个时候的莫言,其实也可以归为先锋派,他的《透明的红萝卜》,很有先锋文学的特征。但后来艺术创作不断地变化和成熟,慢慢离开先锋文学的路径。”不仅莫言,很多当初的先锋小说作家,最终都慢慢离开先锋,回归到现实写作。

  上世纪九十年代,市场经济高速发展,文化本身也受到世俗化的影响,一批注重市场效应、顺应新生活状态的作家和作品出现,“如池莉、方方、刘震云等,刘震云成名于上世纪八十年代,但他的作品,更接近后者。这个时代,也是市民崛起、小说和世俗生活紧密相连的阶段,在文学上,也几乎和先锋文学同样重要。”

  21世纪,小说进入了众声喧哗的时代,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成熟的作家,依然保持着旺盛的创作力,同时80后、90后的新锐作家也开始踏上舞台。更重要的是,互联网的迅速普及,催生了网络小说的爆发。吴晓东说,“描述百年小说的脉络,网络文学显然是文学视域中不可或缺的部分。”网络小说刚刚出现时,很多人认为这只是载体的变化,文学依然是原来的文学,但很快技术的革新就催生了更多的变化,小说的创作模式、传播模式、评价机制被互联网彻底颠覆,与以往的任何小说不同,和纯文学、传统的通俗文学分庭抗礼。(周怀宗)

[责任编辑:崔益明]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