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而有识 明心见性

2018-05-15 15:22 来源:贵阳日报 
2018-05-15 15:22:01来源:贵阳日报作者:责任编辑:崔益明

  作者:岳德彬

  邓春源散文集《时光散落的碎片》,取材于黔中,作品充盈着思悟、情怀和美感。

  文章见而有识。集子中相当一部分,是以黔中名山胜水、风物景观为视角,以对山水的探秘、对风物的解码为重点,阐发自己的历史反思和文化感悟。

  如《徜徉在云顶草原上的情思》《佛光掠影》《叩问天灵神宗》等许多篇什都具有这样的特点。《徜徉在云顶草原上的情思》:“就在黔中腹地兀立于层峦叠峰,群峰簇拥之间的高坡苗族乡,那被誉为‘贵阳屋脊’的一块台地……不仅有呼伦贝尔的旷野,天山南麓的激越,更有沉淀厚重的渊源历史与辗转不泯的人文精神。”作者在描绘风景、抒发流连此间的快意当中,通过当地的口碑资料和自己的观察,并调动知识积累,深情阐述了对此地的生态认识、古迹认识和对过往事件的思考与评述,使得一篇游记充满了历史感和文化意味,让读者与作者一起流连风景、低徊沉思,并从中获得阅读享受。

  《精美的石头会唱歌》写的是安顺天龙屯堡:“石头砌成的城墙,石片盖成的屋顶,石柱搭成的拱桥,石头铺就的街道,组成了一道具有石文化内涵,大可琢磨一番的风景”。但是,作者写山水风物,不是为写景而写景:“‘源出江淮六百年耕戍田泷,枝发云贵三千里守望家山’……多有气魄、多有概括性而意境深邃的楹联佳句。我品味着楹联中的含意,肤浅地认识到:它是对屯堡人六百年前征南云贵、平定疆域,并把燕京、江南以及中原先进的明代农耕文化、建筑文化以及服饰、语言、戏剧等文化,带到了这个南蛮夷地的耕耘与繁衍,使黔中荒原从此吉发千祥、枝繁叶茂、守土安望的一个浓缩性写照吧。”作者不仅写眼里的风光,更深究了风光内里的人文底蕴,这就使得他的散文在优美里有着深沉厚重。可见作者善于在“遇见”里开挖“见识”。

  文集显山露水,明心见性。明心见性,就是发现自己的真心、见到自己的本性。散文若能明心见性,就会有真味道。邓春源的这本书里,有一类作品就是在流连风景、显山露水的同时,表露自己的真心和真情,如《杏舞翩然》《雨意·归来兮》《空山鸟语·凤凰寨》等。

  《雨意·归来兮》是对雨水的诗意发现和追寻。作者游历的地方是在明王朝贵州杨氏土司管辖发祥地的狼鸡山脉里。给我留下较深回味的,是他在雨中生发的性灵美:“细雨莎莎,清风习习,行走在这雨中的风景,撩拨着流淌的情愫,惬意的心境正好与盎然的山水交融”。《丹霞望月》写的是作者赶到贵州“凉都”的丹霞山已是傍晚时分,在“观日楼”就只能观月了:“此刻,空旷的天际无一丝杂质,浩瀚的长空一片静谧,但见一轮圆月悬于当空,而月亮的周围,如众星拱月的星辰,在那一片寂静中忽悠地闪烁着光亮。就在这片幽月的朗照下:远处,一眼望不到尽头的山脉更加雄浑,而近处村寨人家的点点灯火,又恰似天上灿若繁星的琼楼玉宇……仿佛天上、人间已共存一个世界”。在这样的场景里,当然会有思绪的腾飞,他想到了徐霞客对中国山水地质等方面的不世之功、想到了丹霞寺庙的兴衰起落,想到了那些或美或丑的历史事件,而这一切,最后都多情善感地归结为自己的性情——“这轮皓月的倩影,就宛如一面洁净而清悠的明镜;一部历史厚重的典籍,她的清辉能把人世间的‘真善美’朗照得一清二楚;她的印痕,能把人世间的‘假丑恶’记录得无处藏匿。正是因为这轮清澈透亮之月,对世间事物折射的‘泾渭分明’,怎能不令我无上地景仰与膜拜呢!”作者观月,观到的原来是自己的心灵和性情。

  散文充满诗情与画意。引经据典的散文,容易出现“掉书袋”的毛病。作者的散文作品里引经据典不少,但却没有这种弊端,那是因为作品里诗歌元素的存在。作品注重培植诗情、营造画意。表达见识也好,抒发心性也好,披露资料也好,引经据典也好,因为他的情是心灵之情,意是个性之意,再加上他对山光水色里的画面美、诗意美的描绘和提炼,浑然天成的散文就出现了。在《桐埜三韵》这一篇里,写在贵阳花溪骑龙村白纳坡见到的残荷、慧泉、古寺。其中,有对清代学人周渔璜的缅怀和对他的桐埜书屋及其故事、传说的叙写、介绍,有对一座古寺的凭吊和介绍,还有不少议论之语,有一些抽象思维,这些成分,因为是包容在作者灵动的诗情和风景画面的画意当中的,宏观与微观、抽象与形象就水乳交融了。

  这本集子里还有对故人、故事、亲情、友情的回忆,从中,我们可以见出作者的事业追求历程和心路历程。(岳德彬)

[责任编辑:崔益明]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