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抵灵魂深处的诗 _书虫 _光明网


直抵灵魂深处的诗

2018-05-15 15:37 来源:西安日报 
2018-05-15 15:37:56来源:西安日报作者:责任编辑:崔益明

  作者:李慧慧

  这本诗集叫《摇摇晃晃的人间》。作者余秀华对诗歌的理解是“诗歌一直在清洁我,悲悯我”,多么清醒又让人感到美好的理解,但她不是摇摇晃晃的,虽然她是一个残疾人,却是四平八稳的,尤其是她的精神自由且坚强。

  摇摇晃晃的人间

  作者:余秀华

  出版社:湖南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2月

  我庆幸,买了这本余秀华的诗选集《摇摇晃晃的人间》。

  因为网络上一句“穿越大半个中国去睡你”,开始的时候,我对余秀华的诗是反感的,以为是网络营销出来的,是炒出来的热度,所以一直拒绝去买去看。

  但看完整本诗集后,我觉得她真的是天生的诗人。她的思想是自由的,文字是灵动的,虽然她身体不完美,但她的诗很有感情。就像《诗刊》的编辑刘年在文字里写的那样,“她拿起了诗歌做武器,但不是报复,不是自戕自弃,而是向命运和生活对她的不公,表示了轻蔑。”

  她的每一首诗,总会有出彩的内容,实与虚结合得完美,读着易懂又有诗意。她对文字的运用似乎是不经意的,信手拈来的,但又是那样的有意境,有味道。比如“她的体内有沉睡的螺丝”“一个人到了能吃进铅的年纪,才不管身体是不是越来越重”。她写奶奶的年纪,“昨天我就看见瘦骨嶙峋的奶奶,身上的皮能拉很长”。

  余秀华的身体是不完美的,但像所有的女人一样向往爱情。对于情,她是直接的,她明白自己需要什么。她说“请接受我躬身一鞠的爱/但是我一直没有被迷惑,从来没有/如同河流,在最深的夜里也知道明天的去向”,她又说“血肉模糊却依然发出光芒的情意”。

  余秀华写实的诗,依然有诗性,有韵味,比如一首《瓷》,表面写瓷的外表,又似在写她自己,我以为这是作者的高明之处,

  也是一篇文学作品富有力量的地方。她写道“一白一黑的两条鱼/咬不住彼此的尾巴,也咬不住自己的尾巴”,多么富有画面感的文字,又蕴含着生活的哲理。

  她对文字的运用,看似随意却紧扣内容和诗意,“把云朵扯下来,撒得到处都是”、“屋宇如鱼,匍匐在水面上,吐出日子,吐出生老病死”。哪怕写一粒水珠“水从草尖滚落于秋,就没有远方了”,普通的场景,直白的语言都能写出生死,这是天生的对文字的感觉。

  余秀华自己对诗歌的理解是“诗歌一直在清洁我,悲悯我”“我认为只要我认真地活着,我的诗歌就有认真出来的光泽”,多么清醒又让人感到美好的理解,她不是摇摇晃晃的,虽然她是一个残疾人,她是四平八稳的,尤其是她的精神自由且坚强。(李慧慧)

[责任编辑:崔益明]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