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写在诗行里的历史

2018-05-16 09:42 来源:青岛日报 
2018-05-16 09:42:34来源:青岛日报作者:责任编辑:李姝昱

  作者:谢 惠

  中国新诗从1917年诞生至今已经百年了,那些在新诗史上发出熠熠之光的诗人们依旧活在人们的记忆里,他们的那些脍炙人口的作品一直影响着一代又一代人的文学观和审美观。其中,代表性的诗人有郭沫若(《女神》)、徐志摩(《再别康桥》)、戴望舒(《雨巷》)、艾青(《我爱这土地》)、流沙河(《草木篇》)、舒婷(《致橡树》)……而陈明远也是中国新诗史上不得不说的一位诗人,他的《广场上的诗》曾经影响了20世纪七八十年代的莘莘学子。我以为这是他最好最有质地的一首诗。如是,在中国新诗百年之际,诗人陈明远自选其新诗作品结集成了诗集《从炼狱中复活》,从中既有诗人将近七十年的新诗写作轨迹,也有诗人个人成长以及新诗发展的脉络。

  《从炼狱中复活》是一本诗人自选诗集,诗人精选了从孩童时期到耄耋之年的代表性诗作,以诗歌的形式回溯了诗人个人成长的历程以及其不同阶段诗歌写作的发展和变化,从中也可窥见1949年后新诗发展变化的轨迹。这本诗集按照诗人个人成长的阶段来确定篇章结构,以时间为轴,采用倒序的方式将其分为六个部分:“迎新”、“反思”、“复活”、“安魂曲”、“炼狱之火”和“学步”。其中,“迎新” 和“反思”延续了以时间倒序的方式安排具体的诗歌篇目,而其他四部分中的诗歌篇目都以由远及近的时间顺序安排,如此安排既可以体现诗歌不同于一般文章跌宕起伏的特点,也可见诗人对以往的诗歌创作和个人经历的诚实,同时也可以感受诗人对新世纪到来的欢欣和喜悦之情,以及对新世纪当下的体验情感。

  对于这本诗集《从炼狱中复活》,诗人有用其回溯一生的初衷,所以在结构安排和诗歌篇目选择上都遵从了这一思路。其中,“学步”选取了诗人从孩童时代的1949年至青年时期的1965年的部分代表性诗作,如儿童组诗《赤子心》《学子新装》《第一个路标》和《图书馆》《献身艺术的孩子》《百花齐放的校园》《虹口小巷》,以及《炉火边的旋涡》《冥想》《醒悟》《祈求》,从中可以看到诗人如何从天真烂漫的孩童变成了青春昂扬的青年;“炼狱之火”选取了诗人从1966年至1974年的诗作,主要是诗人对个人在那个特殊时期的心迹陈述,如《黑的新年》《花环——锁链捆扎的圆舞》《我是人!》等;“安魂曲”选取了诗人从1967年至1999年的诗作,主要是诗人对逝去的友人的追忆,如《悼亡灵(组诗)》《焦木》《重逢·诀别》《快乐的阿丹》《泪流满面的妈妈》等;“复活”选取了诗人从1976年至1988年的诗作,如《纪念碑·华表》《夜曲·双星(组诗)》《北京的鸟儿》《独上黄山(组诗)》等;“反思”选取了诗人从1974年到2001年的诗作,主要是诗人对新时代和对社会的反思,如《后现代的生态平衡》《信仰》《脑海不是空壳》《拍卖古董见闻》《人!》等;“迎新”选取了诗人从2000年至2017年的诗作,主要是诗人对新世纪的观照和当下社会的审视,如《永不忘点亮窗前的灯》《汶川·问天》《天鹅之死》等。

  如果说《从炼狱中复活》是诗人的一本诗歌式的自传的话,那么这本诗集还从个人诗歌创作的轨迹里呈现出了一个隐微的1949年以来的时代变化脉络,如“炼狱之火”、“安魂曲” 、“复活”、“反思”中的部分诗作,不管是《我是人!》或《泪流满面的妈妈》,还是《纪念碑·华表》或《人!》,它们都在用跳动的诗行提醒着我们每一个活着的生命,而人活着不是仅仅为了活着而已。其实,诗歌是激情的产物,也是思维跳跃的产物,但是诗歌也和小说、散文一样有着深深的内涵,而这一点在这本诗集里已经完全呈现出来了,它不只是个人人生经历的叙写,更有对时代、对社会的思考和辨析。所以,这本诗集就如它的名字“从炼狱中复活”一样让人有所思有所感有所悟,其诗歌的价值也正体现于此且并不是只停留在一时的激情澎湃或者情绪低沉。(谢 惠)

[责任编辑:李姝昱]
  •   纪录片具有其他艺术形式不可比拟的意蕴深度,自诞生之日起以真实表现社会担当,也助推社会秩序的消解、反思、重构,成为记录历史、警戒当下、推动社会变革的重要代表。【详细】

      当万圣节在年轻一代中成为一种潮流,狂欢还是肃穆就成了一个问题。但不管怎样,从更深的层面来说,无论“鬼节”如何庆祝,其背后真正寄托的,都是对逝去亲人的思念。【详细】

  •   长征不仅是中国革命史上的辉煌篇章,也是中华民族的宝贵精神遗产。“伟大的事业,从基础做起。从江西出发时,没有人想到长征要走两万五千里。【详细】

      当前改革开放进入攻坚期和深水区,与此同时反腐败的形势依然严峻复杂。我们要坚持无禁区、全覆盖、零容忍,强化不敢腐的震慑,扎牢不能腐的笼子,增强不想腐的自觉,通过不懈努力换来海晏河清、朗朗乾坤。【详细】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