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与行走

2018-05-16 09:44 来源:青岛日报 
2018-05-16 09:44:14来源:青岛日报作者:责任编辑:李姝昱

  作者:孙伟民

  常言道,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但我们却很难理解阅读和行走之间微妙而复杂的关系。徜徉于人世,阅读与行走都是一种修行。无论是何种境遇,阅读与行走总有一种恬静的力量,使得你我内心由浮嚣归于平和。阅读的故事虽可能是虚构的,但你却可以毫无顾忌地大笑或热泪盈眶,收获一种别样感动;在行走的路途上,你可以自由畅享天地赋予人间的一切瑰丽与起伏,感受人生的种种遭逢。从阅读和行走中,也许你会找寻回那个逐渐走远和迷失的自己。对迷途中人而言,阅读和行走如旗帜导引着前路,不啻为一种温暖的拯救。

  一个人的格局一定程度上是由其视野所决定的,而一个人的视野则很大程度上是由阅读和行走而决定的。《增广贤文》中有云“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其意重在教化人多读圣贤之书,“不闻窗外事”绝非读书人该为、当为。相比之下,无锡东林书院的那副名联“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则更能体现出读书人该有的胸怀和抱负,那就是家国天下。古人重游历,少有埋首书斋、不闻窗外事之人。纵有二三,虽不无立身之作,但终因格局有限,而难大显于世,不无遗憾。通过游历,人生可以被无限拓宽,个人的命运与时代有了更为紧密的关联。有人因为贬谪,排遣抑郁,故寄情山水寻求慰藉,如屈原,如韩愈;有人隐居遁世,于山水中寻求人生归宿,如陶潜,如王维;有人或因生活的困顿,不得不颠沛流离,如杜甫,如章学诚。他们的人生际遇虽不尽相同,但无一不从阅读和行走中找寻到了归宿和意义。

  从南到北,一步一步走出来的路,才叫踏实;从北到南,一页一页读出来的书,才叫厚重。前路因为未知的艰辛才有了意义,看过不一样的风景,接触不一样的人情,人生才有了新的感悟。心中有了大山水,做人才有大情怀,才有可能写出千古文章。山之俊秀,水之柔美,二者化一,可想其中该有多少学问可参悟。山水因此变得灵动飘逸,变得神采飞扬,有了内秀,有了灵魂,有了内涵,这才有了《观沧海》,有了《滕王阁序》,有了《蜀道难》,有了“永州八记”……你说,是山水成就了文人,还是文人成就了山水?

  在阅读中行走,在行走中阅读,二者实为一体,难分彼此。近些年,读书之余,我经常一个人出行,算下来也穿行过了大半个中国。但无论去哪里,我都会带上几本书。因为有书相伴,再孤苦无聊的旅途也有了情趣和色彩。无论是西北的苍茫戈壁,还是西南的莽莽林海,或者江浙的淫雨霏霏,所到之处,无不感到阅读带给我的温暖和行走带给我的触动。这样的温暖和触动绵软而悠长,浸润心脾,让我庆幸可以生而为人直接感受到阅读和行走的美好。在前行的火车上,偶见车厢有人于人浪中低头阅读,如遇知音,心生想要亲近的意愿。树影婆娑,流云飞散,偶尔写下的几行小诗,也铭记了过往,珍藏了岁月。

  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虽不能至,心向往之。我们了解一个地方,很多时候是从阅读开始。因郦道元的《水经注》,我对三峡心向往之;因沈从文的《边城》,我对湘西有着无限憧憬;再如孙犁笔下的白洋淀,汪曾祺笔下的昆明,莫言笔下的高密东北乡,海子笔下的德令哈……当有了阅读的积淀,行走不再只是行走,它开始变得充盈,有了温度。我喜欢于一个飘洒着细雨的午后,秉着一份沉静,扫落一地浮嚣,踏着岁月的风尘,拜访文化名人的故居,感受前贤的气息与风华。在成都杜甫草堂,你可以穿越千年风雨和这位大唐诗圣进行心灵对话;在长沙岳麓书院,随手拾捡起的落叶似乎也经历了千年的风霜;在绍兴鲁迅故居,先生虽逝八十余年,但音容笑貌宛在眼前……

  阅读最容不得功利,行走也最见不得糊涂。当以世俗之心对待阅读和行走,当然也能收获到一些东西,但是却失去了源于兴趣的最本真的欣喜。阅读和行走是伴人一生的修行,在我看来,这也是人生之为人生的要义所在。(孙伟民)

[责任编辑:李姝昱]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