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眼睛的“阿富汗少女”来到了北京 _玩艺 _光明网


绿眼睛的“阿富汗少女”来到了北京

2018-05-16 15:41 来源:北京青年报 
2018-05-16 15:41:15来源:北京青年报作者:责任编辑:石依诺

  作者:陈吴越

  从1888年创刊至今,《国家地理》杂志已经经历了130年的风风雨雨,借着周年庆的缘由,名为《国家地理·经典影像盛宴》的大展降临中华世纪坛艺术馆。

  这次展览从《国家地理》杂志自1888年的影像资料中精选出了近百幅摄影作品,这其中不乏一些为我们所熟知的经典之作。值得一提的是,参展的每张作品都配有详细的中英文介绍和语音导览,这让缺乏相关知识背景的观众也不会觉得懵懂。除此之外,展览还有由800幅历史封面组成的发光的“时空走廊”,以及几个多媒体的互动专区。美中不足的是墙上的一个亮黄色边框,作为《国家地理》封面的标志,本意是为了让观众站在框内拍照留念,可无奈场地光线不足,智能手机对焦失灵,观众没有这张可以发朋友圈的留影,对策展方的宣传是不是也是一大损失呢?另外单人100元、双人180元的票价是不是也有些偏高呢?

  不过总的来说我对这次展览还是比较满意的,它让我理解了这本杂志对于我们而言绝不是“国家地理”这四个字这么简单。《国家地理》是美国国家地理学会的官方杂志,作为一本月刊,从1888年的第一期开始,这一百多年从未间断,杂志的内容主要涵盖了科学、地理、历史和文化。截至2015年,《国家地理》在全世界已经拥有近40种语言的不同版本,发行量高达650万。在上世纪的各种动荡中,《国家地理》依然从地理、文化和科技出发,发表了许多客观的文章。随后由于自然环境的改变加剧,杂志将更多的笔墨放在全球变暖、森林砍伐和环境污染上。而文章的篇幅也从过去的长篇大论演化成了短小精悍。

  然而无论内容和篇幅怎么变,《国家地理》杂志中高水准的图片质量始终没有变。从电话的发明人亚历山大·贝尔接管这本杂志开始,就明确了照片的重要性。他说:“照片,而且要用很多。”于是到了1910年,高质量的照片就已经成为《国家地理》的重要标志。直到今天,凭借着层出不穷的精彩摄影作品,《国家地理》在Instagram等社交媒体上也大获成功,在粉丝数上遥遥领先于其他杂志。无怪乎当读者清理旧杂志的时候,总舍不得扔掉《国家地理》的过期刊,因为每一本都能够当作书籍来珍藏。

  展览中给我印象最深的照片其实也是全场最出名的一张,是美国摄影家史蒂文·麦柯里于1984年拍摄的《阿富汗少女》,这张照片于1985年刊登于《国家地理》六月号的封面上。《阿富汗少女》拍摄于巴基斯坦白沙瓦的一个难民营,绿色背景下戴着红色头巾的小女孩充满怀疑和不安地盯着照相机的镜头,她明亮清澈的绿色眼睛里好像有说不完的故事。这张作品曾经被誉为“第三世界的蒙娜丽莎”,也正是因为这张照片,在水深火热中的阿富汗妇女和儿童才被西方社会广泛关注。

  然而在史蒂文·麦柯里拍下这张举世闻名的照片的时候,并没有记下小女孩的名字,于是就有了故事的续篇。上世纪90年代,史蒂文·麦柯里几经返回拍摄地点都没有找到小女孩。2002年,《国家地理》组织一个团队前往阿富汗一起去寻找她,可是消息一经传出,就有无数的当地妇女上门来说她们自己是照片中的小女孩,更有无数的男人争着说小女孩就是自己的妻子。经过不懈努力,《国家地理》团队最终在阿富汗一个偏僻的小山村找到了这个谜一样的女孩,她的名字叫莎芭·古拉,那时候的她年近30岁,她还记得十几年前自己被一个外国摄影师拍过一张照片,然而对于她早已成了“封面女郎”而闻名全球一无所知。于是在2002年史蒂文·麦柯里又为她拍摄了第二张照片,同时也是她有生以来第二次拍照。照片上她戴着紫色的头巾,虽然年龄不大,可是因为生活的艰辛,青春早已不再,皮肤褶皱,眉间流露着愁容。现实中,她父母双亡之后又失去了小女儿,当被问及是怎么在战火中幸存下来的,莎芭·古拉回答“上帝的意愿”。我对比看她十几年间的两张照片,不禁想,她将近30年的生命中有多少天是快乐的呢?或许从她出生那天起,颠沛流离便是她的人生常态,所以她早就习以为常?

  史蒂文·麦柯里曾经说过:“当一名优秀的摄影师并不一定要去遥远的地方冒险,而是需要时刻摆脱自己的舒适地带,去探索。”我想这句话适用于观展的每一个人。

[责任编辑:石依诺]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