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溧的绘画

2018-05-16 16:34 来源:中国文化报 
2018-05-16 16:34:06来源:中国文化报作者:责任编辑:石依诺

  作者:韩利诚

  编者按:5月8日,胡溧艺术陈列厅在浙江省宁波美术馆揭幕,首期展示120件捐赠作品中的31件,其余将适时替换展出。胡溧,祖籍宁波镇海,1950年生于上海,来自艺术世家,从小深受艺术的熏陶和启迪。他于上海大学美术学院油画系毕业后留校执教,后赴美留学获硕士学位,为美国威斯康星大学终身教授,2016年去世。他生前把自己最好的作品捐赠给家乡的宁波美术馆,首批捐赠作品中就包括久负盛名的巨作《女娲留下的两只鸟》和《南京大屠杀》。胡溧逝世后,夫人李萍女士继续整理其艺术作品,包括写生和素描作品等,最终捐赠量达120件。这批珍贵的作品丰富了宁波的国家美术收藏,将对宁波文艺事业起到强有力的推动,也具有极大的示范作用。

  有一类艺术力求使观众通过可见的姿势,理解其中表现和释放出的情感信息,这就是兴盛于20世纪初叶的表现主义艺术。观胡溧先生的画,表现主义艺术成了他创作风格的最好概括。

  胡溧出生于上海,从小浸染海派文化,对中、西文化的异同有着与一般中国画家和文人不同的认识与理解。他那遭受外族入侵所受苦难的家庭印痕,以及由此而生的家国恨,有着常人难以窥透的深刻。尤其定居异国他乡的经历,那种文化差异之突兀感,使他从别样的角度、别样的层次思考趋同的交叉点。他的思考无疑是痛苦的,作为一名美国名校的美术学终身教授,他身上那种文化冲突所带给他的文化认识和思想也常常遭遇学生的不认同。我在贝克曼的《夜晚》中感受到了些许他的这种处境,这位表现主义大师所呈现的人间生活的惊愕令人怜悯和同情,甚至令人揪心。但是胡溧是一个坚定的挑战者,他不仅挑战现状,也挑战自我。在谈到他身份定位的时候,他曾说,“我更像是个世界公民。”他认为他的工作地点并不能框定他奔放的思想和对祖国文化的认同。

  在艺术上,他的这种思想成为了一个时期的主题。他创作的大量作品强调理性,强调主题高于形式。但是当他创作《南京大屠杀》时,他的文化冲突经验再次淹过思想之堤,在艰难中他选择了“风险”。没有将这一华人熟知、家喻户晓的题材,定势、定形、定格,即用常规的思路、常规的语言表达。他从文献入手,用半年时间阅读了大量二战期间日本侵略者在中国的罪行史料,目的是要让创作最终告诉美国人日本军国主义在中国犯下的滔天罪行。有一次他问威斯康星大学的学生,“你们都知道犹太人被德国人追杀,也知道纳粹集中营,可否知道日本军国主义对中国人有着同样的血债?”学生竟无人能答上。症结在哪里?他翻开儿子的高中历史书,发现美国的历史课本根本没有日本屠杀中国人民的内容。1997年华裔女作家张纯如以史书笔法写作出版了《南京暴行:被遗忘的大屠杀》,在全美引起轰动,成为当年度畅销书并获得麦克阿瑟文学“天才奖”。张纯如让全世界,特别是英语国家了解了1937年南京发生的那些事。2009年,由陆川执导的电影《南京!南京!》问世,并得到国际公认,获得第57届圣塞巴斯蒂安国际电影节金贝壳奖。同时中国的学者通过媒体将此事推到了高潮。此间,胡先生认为时机已成熟,在潜心研究的同时开始着手构思,但也经受过多种苦难的他,一想起历史的往事就无法忍受,“在做研究时,前半年睡不好觉,思想进不去,心平不下来,常常画不下去。”他说。

  这么一个具有强大思想力的画家,在调整情绪之后,着重考虑在艺术方面的中美(西方)平衡。他不愿争辩,也不愿放弃自我挑战。于是,他将油画、中国画做了多层面的结合,将这种结合体现在作品《南京大屠杀》之中。在电话采访中,胡溧不回避他的冒天下之大不韪:“我真的将西画和中国画糅在一起了。我用横幅长卷形式,将画面分成三个部分。画面中有书法题录与红色篆刻印章。几个人物头像都由遭到残杀的无辜平民的名字构成,几张小的图像也是如此……把国画和书法都颠覆了一下。”这幅作品是以老少咸宜的画面呈现了战争与南京、日本侵略与中华民族的灾难。

  胡先生认为用艺术表现南京大屠杀是最佳的形式。但这幅作品完成后在谷歌网站上发表,立即遭到来自日本右翼势力的反对,他们要求谷歌撤下,网站迫于压力,撤下了图片,这一举动又激起了华人的反对,同样迫于压力,谷歌又将图片上传,上上下下几回拉锯,成为此巨作诞生之初的坎坷遭遇。2014年此画在人民大会堂展出,被专家高度肯定。这幅画是胡先生形式与内容完美结合的成功一例。虽然他说此画注重了形式上的革命,但正如当年高更“拒绝欧洲文明,用情绪化的形式和色彩来庆祝另类的生存方式”一样,他用情绪化的中国形式表达了他的生存方式。也如恩索尔“用具有冲击力的技巧来表现令人震惊的主题”一样,他关注了形式背后的主题,并让其走向崇高。

  在此不能不提及他的另一幅大画《女娲留下的两只鸟》,此画极具神秘主义色彩。但在构图与画面形象的处理上,胡先生煞费苦心,凭空添画了另一只鸟,只是不让美国及西方观众产生“是一条诺亚方舟拯救了人类”的想法。世界具有多样性,文化具有非唯一性,行为不是单边主义和宗教式的膜拜,也具有这样的警示意义。

  他是一位沉重的思想者,是一位理性的文人,是一位忠实刻录当代情绪的艺术家。在他的作品中我们还可发现他善于呈现问题,通过人物行姿,将问题艺术化是他与读者沟通的方式与建立平等关系的桥梁。他的每一幅画都创设了中国式的想象空间,给观众以理解的自由。

  (作者为浙江省宁波市文联副主席、宁波美术馆馆长)

[责任编辑:石依诺]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