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便画来,朴素为好 _玩艺 _光明网


顺便画来,朴素为好

2018-05-16 16:30 来源:中国文化报 
2018-05-16 16:30:55来源:中国文化报作者:责任编辑:石依诺

  作者:缑梦媛

  一面是严谨沉稳的处事习惯,一面是肆意洒脱的绘画风格,吕品田近期的水墨山水让人们看到了他鲜为人知的一面。这看似对抗的面貌其实并不矛盾,作为涉猎广泛的艺术理论家,他深知艺术对人的本质意义:艺术能使人超越现实,让人在世俗冗务之外直面本真自我。通过绘画,吕品田寻得了自由之径,任凭笔锋飞动、水墨氤氲,挥洒率真意气,表达山水林泉丝丝生机带给他的触动与寄托,尽显浪漫有趣的灵魂。

  吕品田从小就怀揣画家之梦,痴迷绘画的他大学毕业后分配至北京工作,进入工艺美术领域,后又研究美术理论,建树颇深。几十年的理论研究并没有终止他的绘画创作,后者记写着他对自然世界的体验及个人的艺术理解。自然风景是他心仪神往的对象。蒙着晨露坚挺鲜绿的青草、雨后娇嫩欲滴的花叶、微风中摇曳的树影、斜阳穿过林子透出的辉光、山谷间缓缓流淌的溪涧……无不令他感动、沉醉。这些体悟常常被他用“水墨”的方式加以呈现。他认为,“水墨”是中国人理解世界的一种基本的抽象表达形式,墨色微妙的层次关系足以表现丰富的世界图景,我们习惯通过主观体认对世界进行概括,而不是局限于对眼前物象的摹写、复制。墨色变幻无穷的可能性及易于情感表现的优势恰恰契合了吕品田以画畅神的追求。因此,水墨山水成为他游物乘心、追求朴素之美最好的绘画方案,他能从中获得真正的放松与快乐,不拘谨、不刻意、不雕琢。正如其两枚闲章所言:“顺便画来”“朴素为好”。无论是绘画这件事还是其最终的作品,他均顺其心性,自在为之。

  得益于对手工艺与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领域的研究,毛笔、墨和宣纸对吕品田来说不仅是绘画的工具和材料,更是凝结中国文化精神与传统技艺的珍贵之物,它们的物性与彼此接触后产生的反应被他视为能幻化出“神迹”的“天工”。水破墨,或是墨破水,都会在纸上产生难以预料的变化,正符合了其追求自由畅快的心性。很多时候,他会等待墨在纸上尽情蔓延渗化,在此基础上再施“人力”,确定进一步的绘画方案。这种顺应正是对“自然”的追求,是对自我与对象本性的尊重与体悟。他对笔的运用也是“顺便画来”,在顿笔之后顺势挑动笔尖以中锋写出不同形态的叶子,无论夹叶还是点叶均是如此。

  2016年的夏天,吕品田首次个展在广东美术馆举办,其水墨山水第一次呈现在公众视野中,个人面貌初露端倪。尤其那幅《乱山葱茏》(2014),画中颇具个性的山石皴法受到大家关注,有人称其为“刮铁皴”“钢片皴”,而吕品田自谓“斫木皴”。在他看来,它们更像斧头垂直劈开木墩露出的大块而整体的剖面。相隔近两年,吕品田近日在中国美术馆展出的水墨山水画有了令人惊叹的进展,沿着《乱山葱茏》发展而来的还有《明月物语》(2017)、《晓峰烟树》(2017)、《雨余尘埃少》(2018)等。他谦逊而勤于自省,善于听取各方评析、建议,不断地锤炼自己的绘画语言。如今的作品用笔更为讲究,随性的笔墨更加贴合对象的结构,符合树木生长的自然状态,同时注重墨色体块、浓淡之间的互相照应。

  吕品田的水墨山水已清晰地形成两种风格:浓重酣畅与清新淡雅。前者体现墨色浓淡变化的空间较大,他让画面黑白对比强烈,皴染丰富,尽可能呈现多种肌理效果以丰富画面层次;后者体现墨色层次的空间较小,而他尤其喜欢这种淡墨的效果并不断进行探索。浅淡的墨迹变化会清晰地在白底中呈现出来,他努力在细微变化中留住笔意,又呈现出明确的层次关系,使草木能在光的浸染中精神奕奕。《庭院春熙》(2017)是这类作品的代表,水墨交融后在纸上自然洇渗形成的朦胧斑迹就像光投在枝丫、屋宇上的影子,浓淡应和了明暗。画周围自然交融的深墨如庭院亭台、树荫的纳凉地;中间墨色浅淡如洗,似初春时阳光照进庭院带来的盎然春意,给人宁静祥和、质朴无华之感。类似的作品还有《人家碧色中》(2016)、《春芳》(2018)等。像这样的作品,由于明暗梯度较窄,如何在视觉上体现出对比关系,是颇为考验画家功夫的。这方面吕品田早有研究,在景德镇陶瓷学院读本科时,他的毕业论文《青花的对比手法》就是研究较浓墨而言明度更高的“青花”如何在白瓷底中做到对比明快的。实现的主要途径就是大量运用对比手法,如浓淡对比、疏密对比以及不同图案样式的对比等,通过多重的关系对比使画面丰富而有秩序感。这些研究都对他的水墨山水创作起到了重要作用。而清新淡雅的淡墨山水画则正契合了吕品田“朴素为好”的精神旨趣,让人在纷乱喧嚣的现实之外体会返璞归真的恬淡雅趣。

  吕品田不拘泥于前人既定的笔墨程式,而是抓住那些让他尽情抒怀的表现方法深入探究,使自己“不为物役”地“游”于其中。他的这种绘画形式体现出他对自然和生活细致的观察和鲜活的体悟。率性的他又是非常理性的人,不会任自己漫无边际的逍遥,而是“去去就来”,对自己放任片刻后不忘归返继续承担现实中的责任。更为难能可贵的是吕品田在绘画中持续地体现着“知行合一”的态度,认知与实践在这里获得了高度统一。他一直认为艺术的功能是服务于人、服务于社会。人的生活因为艺术而有了突破现实的出口,而人的适时“出走”有利于身心放松、舒展丰富的人性,精神获得有效调节后才能以更加饱满的热情回到工作中。艺术以这种方式间接为社会发展贡献力量。艺术实践在人类的日常生活中充当着重要角色,它不是艺术家的专属行为。从这个立场出发,吕品田经常强调,我们今天研究的民间美术都是普通百姓出于日常生活需要而创造的,它们一直以最朴素的形态为大众生活服务。艺术给人带来美好的希望,是人得以安放心灵的栖息之所。吕品田在治学、创作和生活中将这些理念一以贯之,表达着他作为当代知识分子独特而鲜活的艺术精神和人文素养。

  (作者为中国艺术研究院助理研究员)

[责任编辑:石依诺]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