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金版《哈姆雷特》:颠覆中的创造 _看客 _光明网


福金版《哈姆雷特》:颠覆中的创造

2018-05-17 10:13 来源:北京日报 
2018-05-17 10:13:21来源:北京日报作者:责任编辑:刘冰雅

  作者:李健鸣

  从疯狂到冷静的哈姆雷特

  我看过很多版本的《哈姆雷特》,自己也参与过国内这部剧作的制作,而上海现代戏剧谷邀请的俄罗斯导演瓦列里·福金的《哈姆雷特》,是最简练并极有魅力的。导演在短短的九十分钟内,展示了他独一无二的“哈姆雷特”。在导演的指挥下,哈姆雷特更像暗黑漫画中的一个人物,在黑暗帝国里偷偷摸摸地完成了他的复仇。导演没有着重展示他内心的挣扎,也没有让观众完整地听到莎士比亚最精彩的台词,而是用画面、具有幽默感的肢体动作和扮演哈姆雷特的演员疯狂的眼睛,把去英雄化的王子、无辜受虐的哈姆雷特呈现给观众。

《哈姆雷特》剧照

  观众一进剧场,满台的黑色脚手架扑面而来,除了中间的铁阶梯,别的地方都像蜘蛛网那样,仅留有很少的空隙。脚手架的上部坐满了人,交头接耳,似乎都在等待着什么。一个微胖的老头在舞台上走来走去,不时地望着进场的观众,有时还有点不安,似乎等不及开场;后来才知道他就是国王的大臣波格涅斯,他一如既往地在认真地安排国王的活动,而这次是国王的婚礼。突然一个男人被拉上舞台,被强行穿上衣服,他就是哈姆雷特,不正常的他要被旁人拉去参加母亲的婚礼。

  哈姆雷特从一开始就像丢了魂的木偶,他不知所措地奔跑,动作也很古怪。导演通过这个方式去掉了原著里通过语言表达的一层层心理铺垫,而是马上就把受到丧父打击、母亲再嫁的哈姆雷特展现给观众。简化台词,把时间和空间简单化是导演这部戏的基调。导演保留了原作的基本情节,也就是能延续故事的部分。他虽然也保留了莎士比亚一些主要的台词段落,例如“死去还是活着”,但类似这样精彩的台词也被缩减到只剩下几句话。唯一保留完整的是戏班子来到王宫的场面。导演肯定是想通过那段古希腊戏,让不死不活的哈姆雷特看到自己的懦弱,从而增加他行动的决心。哈姆雷特在这个版本中的发展也是导演独一无二的创作。我能明显地感觉到他一上台的疯狂渐渐地变成某种冷静,这也很合理,毕竟装疯还是真半疯都不可能导致行动。

  最大的颠覆:王后成为罪恶的主谋

  《哈姆雷特》原作里许多重要的角色(国王、奥菲利亚、波格涅斯等)在这一版本中几乎都隐掉了,导演常常是用几个滑稽的动作就消化了厚重的内容,观众完全都不了解这些人物的心理状态,当然对导演来说,观众也不需要去了解这些人物,因为导演很明显就是只想突出哈姆雷特一个人。我理解这一点,也许是因为导演太钟爱哈姆雷特这个人物,但也许更重要的是,在这个变化无常和迅速发展的年代,观众不愿意在一部大戏中了解各种人物的心理动机,而只愿意通过具体的画面来接受自己可以接受的东西,例如哈姆雷特不幸的命运。

  导演一定是非常了解这部剧的,他会把一些有名的段落,调换到别的场景,这也符合我的看法。我一直认为《哈姆雷特》的基本故事没有什么特殊,只是一个宫廷里发生的复仇故事。这部作品的特殊之处是作者写下的一些至理名言,但这些话并不是百分之百地与角色挂钩,所以调换到别的场景是完全可以的。

  导演对剧本的最大颠覆是对王后这一人物的重新演绎。在原著中,王后不知道现在的丈夫杀死了自己的前夫,她感觉到良心的不安,但她对哈姆雷特的爱是实实在在的,所以在哈姆雷特赢得击剑比赛时,要为他喝酒,从而中毒而死。在福金的版本中,王后成为杀死前夫的主谋,正像哈姆雷特对国王说道:“你是她(王后)的傀儡。”(这句话是福金加进去的)正因为是王后主控一切,所以国王基本上是一个被动的帮凶,他会把自己的脑袋缩起来,他会趴在地上,摆出一副很想忏悔的样子。而王后则永远是挺直了腰板,毫无表情的脸上甚至都不出现奸笑。最后,当她看见哈姆雷特、她丈夫以及雷欧提斯都死去了,才十分冷静地喝下了毒酒,因为她面对死人,已经没有施计的必要。福金的这一设计肯定会招来非议,但我倒觉得,坏人并不由性别所决定。导演对国王和王后的外型设计也颇为重视。剧的开头和结尾,两人都穿着现代服装,只有在叙述故事的时候才换上王室成员的服装。导演的暗示很明显,那就是他很想让我们感受一下当下与过去的某种共同性。

  失语、偷窥与烟花

  在这个版本中,所有哈姆雷特真正看重的人物,例如霍拉旭和奥菲利亚,都失语,都没有台词,只是发出一些感叹的声音。导演也许是想告诉我们,在哈姆雷特都无法说出真相的时候,他喜欢的人同样也无能为力。尽管这些人物几乎都没有台词,但他们那种无助的感觉却给观众留下深刻的印象,特别是奥菲利亚。

  舞台上经常出现的群体场面就是偷窥,从上往下,从下往上,从左右两侧,甚至跟着角色去偷窥。这些场面令我感到紧张,因为群体的好奇心,并不善意,似乎带有某种吃人的意图。舞台前部中央还有一个缺口,从演出一开始到结束,都时不时地有士兵把死人扔进去,导演就用了这么一个小小的重复动作,表现了丹麦是个大监狱。既暗示了哈姆雷特和群众的生活环境,也展示了比复仇故事更重要的现实。

  这部剧的开始和结尾,屏幕上都出现了烟花,是黑底上白色的烟花。从国王登基到挪威王子福丁布拉斯的接位就是通过这惨兮兮、脏兮兮的烟花体现的。这当然预示着帝王并不好过的日子,但烟花总还有喜庆的意味,再加上那么多人的围观,这样的场景也不由让我感到,帝王都是演戏的,而群众就是看戏的,有时还会不怀好意。

  福金的这版《哈姆雷特》既冷酷,却又不失冷幽默。他以自己的方式讲述了哈姆雷特的故事,并不热衷从哲学和心理的角度来刻画人物,更多地是利用画面和演员的身体,但他留给我的思考却不失哲学和心理层面。他真是一个了不起的导演,也是中国舞台上缺乏的人物,也许他的作品会让我们的导演打开新的学习和实践思路,这当然是我最期待的。(李健鸣)

[责任编辑:刘冰雅]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