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电影的“月亮背面”

2018-05-18 10:01 来源:北京青年报 
2018-05-18 10:01:19来源:北京青年报作者:责任编辑:石依诺

  作者:尹鸿

  中国电影,可以说形势一派大好,不是小好。全球坐二望一的电影市场,全球数一数二的电影产量,全球最多的银幕数量而且3D银幕、大银幕和数字化银幕比例最高,全球增长速度最快的大票仓,《战狼2》创造的全球单一市场最高票房纪录。无数的中国电影节不仅开在国内,甚至还开遍了五洲四洋……的确,全面的市场化改革所激发的中国电影的巨大活力是有目共睹、毋庸讳言的。但与此同时,人们仍然会发现在孔雀的美丽羽毛之后,在明晃晃的月亮背后,还存在着不少阴暗、隐忧和问题。无论是普通观众,还是行业内部,也都常常在各种场合对这些问题提出批评。

  归纳起来,这些问题不外乎:

  第一, 国产电影的质量和数量严重不平衡,烂片太多好片稀缺;

  第二, 国产影片在市场上能得到良性商业回报的比例很低,但是不挣钱却并不影响电影产量的居高不下;

  第三,全中国有全球最大的电影教育规模,年年报考影视专业的人汗牛充栋,但“人才、人才、还是人才”却成为中国电影行业最大的软肋;

  第四, 电影行业宏观态势欣欣向荣,但是每一个具体的电影项目却都是如临深渊、如履薄冰,风险大到谁都无法高枕无忧;

  第五,电影过度依赖电影票房,后影院市场仍然小得可怜,电影的品牌影响和版权效益远远没有达到好莱坞电影70%以上的收入总占比;

  第六,电影行业上下游之间,经常相互指责、互相埋怨,编剧怪导演,导演怪出品人,出品人怪投资方,投资方怪院线,院线怪票房平台,票房平台怪发行,发行怪电影,各说各的理,最后似乎就谁也没有理……

  这些问题,在媒体的报道中,在论坛的主题中,都是常见的老问题。

  症候背后的四大病根

  其实,发现以上这些问题并不难,难的是发现这些问题为什么会出现,找出问题背后的问题。然后,才能找到解决这些问题的方向、路径和方法,让问题逐渐不成问题。如果从这样的角度来考察当下的中国电影,我们就会意识到,中国电影出现这些问题的根本原因还是在于中国电影产业结构不合理,产业链不完善,产业规则尚未确立,产业对外界影响的抗衡能力太弱。

  第一, 电影结构高度分散,行业秩序难以建立。

  中国电影产业最大的困境就是产业结构的不合理,体现为企业过度分散,形成过度竞争的格局。电影行业的小企业多如牛毛,品牌性企业却很稀少,领导型企业几乎没有。上游一次性生产的制片公司比比皆是,下游的电影院线40多条,而且在同一城市就可能有二三十条院线同台竞争。卧榻之旁一堆他人鼾睡,整个行业就都处在恶性竞争的压力之下,惶惶不可终日。

  于是,企业和创作生产者往往容易急功近利,有时甚至会不择手段。这就导致全行业很少有那种有定力、有耐心、有格局、有前瞻性的优质企业和创作生产者。大家都是打一枪换一个地方,饥不择食、寒不择衣。这种状态,对电影质量、品质当然会产生巨大影响。优质作品的出现常常就成为可遇而不可求的低概率事件了。

  第二, 过度竞争带来行业生产创作要素的供不应求。

  这种过度竞争还导致电影行业的创作生产要素的高消耗、低供给。为了减少在过度竞争中的风险和提升获得市场空间的机会,大家都拼命高价争抢那些具有商业价值的生产创作要素,而很少有企业愿意“为未来投资”,去发现新人、培养新人、使用新人,于是就导致了供求关系的失衡。大家都愿意选择现成的商业元素而不去培养新兴的商业元素,天价片酬的出现就不可避免。不仅明星价格疯长,名导演、名编剧的价格也是直线上升。

  与此同时,由于投资者的推动使得这些“高价”要素更加快速地投入到影片生产的流通过程中,有的明星只能用一周或半个月的周期拍一部电影,有的明星几乎同时赶两三个片场拍戏。在这种被资本牵引的创作状态中,浮躁自然难免,甚至许多高价明星和导演自己也叫苦不迭,在最好和最贵之间费尽周折进行选择。

  第三, 行业缺乏能够制定规则、执行规则的领导型企业。

  行业分散、过度竞争,根本还是在于中国电影行业缺乏像好莱坞的迪斯尼、派拉蒙、华纳兄弟、环球、福克斯、索尼这样的传媒和电影的领导型企业。美国之所以有全球最成熟和最强大的电影工业,就是因为这些在投资、生产和发行全产业链条上的领导型企业成为产业的核心。大量的独立坞(好莱坞拥有股权的独立制作公司)、独立制片公司和相关技术、服务企业围绕着他们,构成了完整的工业体系和相对公平的商业体系。

  但目前中国的电影行业却是各自为政、四分五裂,无法形成有约束力的行业规则,导致行业乱象丛生,纠纷不断,而且行业外的力量,无论是资本的力量还是其他权力的力量,都能轻易搅动整个行业。这些年的热钱进入、互联网企业的影响、资本杠杆的撬动等等,都表明电影行业门槛太低,抵抗外力的能力则微乎其微。

  第四, 电影产业各发展环节之间出现了严重的不平衡。

  电影产业链条上,大部分环节都高度分散、过度竞争,但只有一个环节实现了寡头垄断,这就是线上票务平台。这一环节,由于风险相对较低,又需要技术平台的支持,还处在电影上下游的咽喉位置,近年来在互联网企业和资本的推动下,快速发展并通过资本博弈很快形成了2+N的寡头格局,如今影院售票的约80%由票务平台完成,而其中的70%以上由两家平台占有。当高度分散的电影生产环节与数千家影院、四十多条院线依赖这一平台的时候,寡头垄断带来的不公平交易的风险就会大大提高。在市场规律的推动下,店大欺客、坐地起价,收了服务费再收票补,最后还垄断发行、控制电影信息传播通道……这些现象,是企业逐利的必然产物,仅仅靠道德说教和良心发现是很难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

  工业体系不仅仅是高新技术和重工业

  行业分散、过度竞争、领导型企业匮乏、产业环节发展不平衡四大病症,才是国产电影数量多质量低、急功近利、天价片酬、市场失范等乱象的根本原因。应该说,这些问题的出现,与产业结构调整和行业规范形成跟不上中国电影高速发展的步伐相关,在一定程度上也是中国电影“发展中”的必然现象。但是,我们更应该未雨绸缪亡羊补牢,将中国电影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影响降到更低,推动中国电影不仅走得更快,而且走得更好。

  第一,各主要的电影企业、有影响力的电影人应该尽快达成行业规范的共识,建立真正的行业共同体组织。在行业领导型企业没有出现之前,应该加强行业协会、行业组织制定规则、执行规则的能力。行业组织要对成员提供权利和义务对等的约束,并且让这种约束具有法律效应,这样才能真正起到协调、协商、管理、规范的作用。没有规矩不成方圆,电影行业需要规则和执行规则,才能保证其健康发展。在这方面,美国的电影协会、导演工会、演员工会、经纪人组织等都发挥了重要作用,而这种作用的发挥也依赖于电影行业主要企业的支持、拥护和参与。行业组织的专业化、规范化、赋权化,是电影企业共同的义务。

  第二,政府应该以知识产权法、反垄断、反不正当竞争等相关市场经济的法律体系和电影促进法为基础,加强对电影行业市场经济行为的合法性监管。如今电影行业的许多纠纷,都缺乏法律解决的途径和意识,往往停留在舆论层面上的相互指责,交易过程的潜规则更是层出不穷。政府和企业都应该利用法律手段,坚决打击不正当竞争、行业垄断、商业欺诈、侵害知识产权、违反合同约定等违法行为,使电影商业行为符合市场经济秩序,保障电影相关利益方的合法权益。

  第三,政府、行业协会应该广泛听取利益相关者的意见,参照国际成熟的行业规范,制定相应的电影行业指导意见、指导标准,以利于各行业协会和企业、个人在争取权益时作为参照。目前这种“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局面,究其原因还是我们缺少比较科学、理性的参照系。

  第四,大力发展电影相关服务业,提升电影行业的专业水平。中国电影仍然处在粗放发展状态,特别是一些中小公司、单片生产发行企业更是缺乏专业操作能力。中国应该大力发展专业的律师事务所、会计师事务所、投融资公司,使电影的相关业务更加专业化。至少将来行业外的投资,需要通过专业的投融资平台来进行,这样才既能减少投资者的风险,也能避免外来投资的搅局后果。让专业的人来干专业的事,中国电影行业才能成为专业的行业,而不是什么人、什么钱、什么企业都可以来这里呼风唤雨的。

  只有在以上这些条件不断完善的情况下,中国电影产业才能按照市场规律进行产业结构调整,形成真正的领导型企业,并且让领导型企业与大量的独立企业、关联企业能够和谐共存、相互依赖,公平经营、良性竞争,最终形成真正的中国大电影产业。

  我们一直在推动电影工业化,但许多人都把电影工业化理解为电影的重工业化、高新技术化。其实,工业化最核心的问题,是工业体系的完备和产业链条的良性。从纵向的投融资、创作生产、发行、放映、版权销售和转让全链条,到横向的跨媒体融合、品牌管理、国际贸易、跨行业协作等,都需要行业的标准、规则、流程、共识和执行手段。只有这样,中国才能有电影的品牌企业、品牌产业,电影企业和电影人才能更加专心致志地进行创作,如同美国电影协会(MPAA)在“自我介绍”中所说的那样,“我们是全球影视工业的声音,一个处在创新、想象、创意交汇点上的讲故事者的共同体。”中国电影行业也应该成为这样一个共同体:创作更多更好的被观众、被世界所共享的影像故事——而不仅仅是成为票房黑马、票房冠军、票房赢家。商业的成功是一个市场结果,而把创新、创意、想象融为一体的好故事讲给观众听,才是电影行业最崇高的使命和荣誉。

[责任编辑:石依诺]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