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而不得 辗转反侧

2018-05-24 09:49 来源:北京日报 
2018-05-24 09:49:25来源:北京日报作者:责任编辑:崔益明

  作者:李梦

  看过不少音乐家的爱情故事,有些热烈浪漫,有些含蓄内敛,可是,像1992年法国电影《冬之心》中男女主角那样别扭另类且难以捉摸的感情,却是少见。

  电影《冬之心》海报

  电影中的女主角卡米尔,是一位天资卓著的小提琴家。她凭借天赋与毅力,在高手如云的古典音乐世界中打拼,生活简化到了“酒店-机场-舞台”三点一线,日子忙碌而单调,直到遇见男主角——小提琴修理师史蒂夫。

  史蒂夫寡言、沉默,从不轻易表露自己的感情。他默默地在马克西姆开设的小提琴商店中供职,旁观自己的合作伙伴、爱上卡米尔的马克西姆不惜与自己的妻子离婚,不惜拆散原本的家庭,也要与这位容貌美艳的小提琴家相伴相守。卡米尔并非不知道马克西姆的心意,可是,这位孤高矜持的女人,却爱上了另一个同样孤高的灵魂。某次,史蒂夫代替出差的马克西姆去观看卡米尔的排练,排练之后两人独处时,卡米尔勇敢表明自己的心迹,竟然被无情拒绝。

  初看这电影时,我并不明白的是:史蒂夫明明钟情卡米尔,欣赏她的才华(他望向卡米尔的深情眼神,他听闻卡米尔即将与马克西姆同居时的失落都是证明),却为何在面对一场近在眼前的爱情时,选择决绝地转身离开。难道史蒂夫真的像卡米尔嘲笑他时说的那样,“没有想象力,没有热情,对梦想一无所知”吗?

  我并不想将史蒂夫想象为一个“爱无能”的人,与其说他恐惧,说他逃避,倒不如说他相较于向往飞蛾扑火式爱情的卡米尔,对待人与人之间的感情更理性,更慎重。不惑之年的他,早已过了青梅竹马、你侬我侬的年纪,也不知如何在与卡米尔的朦胧爱情以及与马克西姆的友情之间选择,只好出于本能地后退,退到原本孤独的环境中,那里,才是让他觉得最惬意、最安全的所在。

  都说男人与女人是不同星球的生物,对待爱情、对待生活的态度总有这样那样的差别。可是,这些差异,以及因了这差异而生出的交逢、摩擦与误解,拼凑出这世上大多数爱情的样子。片中不时出现的拉威尔钢琴三重奏片段,正是这些爱恨交逢的绝佳注脚。

  俄罗斯作曲家斯特拉文斯基曾以“精巧的瑞士钟表匠”来形容拉威尔其人其乐,实为强调这位法国作曲家旋律中的克制、谨严与工整。的确,拉威尔并不喜欢过激的表达,也看不惯其他音乐家太过另类的风格,可是在他创作于1915年的那首钢琴三重奏中,他竟写下十分激越热烈甚至张扬的乐音,与他过往那些如水氤氲的钢琴独奏作品相去甚远。

  拉威尔一生只为钢琴、小提琴和大提琴这三件乐器的组合创作过一首a小调三重奏。a小调是惆怅忧伤的,与作曲家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的寥落心境契合。拉威尔曾在法国与西班牙边境的山区居住,那里与他母亲的故乡相邻。他在这些旋律中糅入浓郁的西班牙风味,一方面为怀念他的母亲,另外也想透过这些热烈的、冲撞的乐音,纾解自己于动荡战时无从发泄的抑郁及苦闷。而《冬之心》中,卡米尔在马克西姆与史蒂夫两人之间摇摆,排练时演奏拉威尔这首极富张力的曲目,正正是她心境的直陈。

  拉威尔这首三重奏中,三件乐器之间的互动远不是彬彬有礼的,而是充满挣扎拉扯的意味。旋律出现在片中,亦暗示三位主角之间的关系。马克西姆对卡米尔无望的爱,卡米尔对史蒂夫不求回报的、炽烈的爱,以及史蒂夫对卡米尔“想触碰却缩回手”的爱,都是微妙复杂、欲言又止的。张弛之间,明暗之间,充满对于人性晦暗幽微处的无尽探问与找寻。(李梦)

[责任编辑:崔益明]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